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10章 原来是鼠疫

第410章 原来是鼠疫

  远在中山国白山城的百里尊,刚开始准备待十天就走的,项阡酋走后的第七天,他就受不了了,眼皮又开始老跳,跳得他心绪不宁的。

  这一心绪不宁,都乱得他的脑子无法正常思考分析,是南宫弄阳还是郎老头遇到了麻烦。

  老头子虽然聪明,且身边还有护卫,但一把年纪出远行,难免还是让他很担心。

  南宫弄阳就更不用说了,算算日子,她怕是要生了,也不知道自己不在身边,那丫头可怎么办!

  闹得他睡无眠食无味,提前就出发百越了,他选择走官道,官道人多,好打听消息一些。

  宰相大人的英明决定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殊不知那个猗景瑞深怕露出半点蛛丝马迹,带着南宫弄阳他们走山路,有些路段还需要他们去开发,前人都没走过的这种。

  在于防人这一块,猗景瑞还是很努力的,所谓,好运藏在努力里,不怕吃苦的猗景瑞这位天崤国的太子殿下,终于在思想谋略上,赢了百里尊一回,让百里尊查无可查。

  之前还派流觞运在中山国挣到的钱回国,后面一想,要是百里尊心思细一些,打听到天崤去。

  自然会知道谁跟自己一起出门,然后也会着重注意这些跟随自己出门来南楚和中山的人的行踪。

  所以,后面撤回了自己的命令,由暗卫与自己的母国的人接头。

  他就不相信,百里尊的人还是能心思细微到注意到他的隐卫的讯息,遂,此刻,染瘟疫的南宫弄阳才有流觞陪着。

  不然留她一个人在那里,估计早就一命呜呼了。

  在某一程度上来说,猗景瑞做事情确实很绝,折磨百里尊天天吃不好睡不好的。

  但冥冥之中,还是因一些自己的决策,有意无意地给南宫弄阳带去了好运,至少现在,帮生病快要挂掉的南宫弄阳,多博得了许多等待救治的时间。

  这么清算下来,百里尊还得感谢他呢,只是两人都不太清楚对方做了什么事,这个事后的并发症又有些什么。

  他们的账,这辈子是算都算不清了,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并一直以这样的形式相处下去,那就是不共戴天。

  百里尊的不辞而别,让项阡蓁哭了好几天,而此刻的宰相大人严肃着一张脸,奔驰在中山国前往百越国的官道上。

  情感的缺失归情感缺失,百里尊也不是什么都没报答人家的,听到项阡酋提过南宫弄阳在中山国的时候,给他出谋划策过,他就把南宫弄阳的谋划,更加详细编写了很多,走之前,命人留给了项阡酋。

  项阡酋的富国安邦之愿,在他们夫妻的共同努力下,一定是可以实现的。

  连他看过南宫弄阳给项阡酋提的建议,且和项阡酋讨论了许多中上国的经济农业问题后。

  按照南宫弄阳的这个建议,不出五年,中山国的财政赤字就会消失,开始实现百姓安居乐业,有钱可以养军队,与他国更有底气地邦交,互通商阜等。

  自己在中山国麻烦了人家那么久,他们夫妻也是那种恩怨需要泾渭分明的人。

  哪怕自己的状态再怎么不好,都不愿麻烦别人太多,麻烦到了就会想办法弥补自己的叨扰这样的。

  虽然百里尊的离开,让中山国的公主很伤心,但大家看到他留下酬谢他们的东西的时候,满朝震惊,开心不已。

  全都顾不上安慰公主的情绪,国王亲自主持这些事情的大小事宜,忙得不亦乐乎。

  一直扬言,千曲君乃是全国的恩人,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神仙,将来有机会要亲自拜谢等等。

  中山国的现任国王项乾堪因为是老人家,且子女都大到可以谈婚论嫁了,遂是不追星的。

  也就不知道,千曲君就是声名大噪风靡云空大陆的名相百里尊,他们是同一个人。

  只好一直在问项阡蓁,这千曲君是何许人也,想要亲上加亲,一提到这里,项阡蓁又更加难过了。

  看着百里尊留下的帛书,感受着他的绝世才华,迷得一塌糊涂。

  却又不能告诉自己的父王,那个人就是自己心仪之人,南楚宰相百里尊,只好扯谎骗老人家说,是哥哥的一个江湖朋友。

  不喜在朝为官,因哥哥项阡酋帮过千曲君办过一点小事,所以,人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来了,报完恩就走了。

  后面,中山国果然在百里夫妇的献策下,实现了富国强兵,短短几年,跃升成为云空大陆的强国之一。

  实力不输南楚和天崤,天下反而因实力均衡太平了不少,战争也少了许多,基本都是能动口不动手的,以和为贵,这是后话。

  翌日,流觞去和村民们聊天,想着把最新的情况和了解到不一样的东西,等流珠或者是骆斌来了就告诉他们。

  所以,一大清早南宫弄阳还在昏睡,他就着急地在她面前踱步,等着妹妹和骆斌的到来,因为,他好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不止水的原因,还有村民未染病之前的常食的肉食,蛇肉,但是,他得在这里守着南宫弄阳,又不能亲自去找药来配,已证实自己的猜测,所以一时着急不已。

  看着那些快要顶不住,气息越来越弱的老人和小孩,流觞明明有办法可试一试的,却不能亲自去,一时让他着急得想爆粗口。

  就在这时,听到南宫弄阳迷迷糊糊地醒了,咳嗽了两声,流觞只好赶紧放下自己心事,跑过去扶她坐起来。

  南宫弄阳醒来的第一件事,流觞就迫不及待地告诉她,“粗鲁妇人,我好像知道怎么解瘟疫了!快的话,你今天就能吃上解药!”。

  这些天,流觞一直在安慰南宫弄阳,所以,南宫弄阳只当这是鼓励的话,没有多想。

  流觞见状不高兴了,把他昨天趁她睡着,然后跑去和村民聊天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了。

  分享完自己采集到的信息,一脸骄傲地看着南宫弄阳,想等来她的赞许。

  没想到南宫弄阳闻言,本就惨白的小脸更加面色暗沉难看,天哪,蛇最喜欢吃的就是老鼠,据她所知,从来没有哪一类瘟疫是由蛇引起的,那多半是鼠。

  鼠疫,就是我们现代人叫的黑死病,这个病,死亡率极高,传染到一点点都很痛苦的。

  就算临时解了毒,后期的调养工程也很重大,不到个两三年,想完全好,身上没有任何细胞还有残留病菌了,那简直就是不可能。

  但是想着有机会活下去,看着儿子成长,她还是开心的,只是,要忍住许久许久之后,才能抱儿子了。

  南宫弄阳沉着脸,认真地道,“蛇的主食是老鼠,我怎么觉得,和老鼠的关系大一些呢?”

  流觞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夸赞,对的,就是鼠,他都亲自去看了,只是想着南宫弄阳不懂,刚刚简单介绍了一下想让她夸自己而已。

  经过几日的相依为命,流觞胆子越来越大,伸手轻轻叩了一下她的额头,赞许道,“你这粗鲁妇人,还挺聪明的嘛!”

  南宫弄阳嫌弃地别开,想着与流觞一起,静候小云朵们的到来。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