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11章 有解药了

第411章 有解药了

  还没到晌午,小云朵们就来了,骆斌抱着他笑嘻嘻地走前面,流珠背着自己的药袋走后面。

  这其乐融融,“夫唱妇随”的场面,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呢。

  南宫弄阳老远看见了都想笑,想撮合他们,只是,儿子得还给她,她可不愿意儿子去客串人家的一家三口。

  流觞见她笑,以为她是见到小云朵开心,也跟着笑,扶她到墙边,静候小云朵们走近。

  这些天以来,南宫弄阳每一天活下去的动力,就是看到小云朵。

  经过多日和这些士兵的相处,大家关系缓和了许多,其实能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的。

  士兵见到他们来,笑了笑警告了两句不可相互接触,就给他们留下来谈话的空间,远远地看着他们不在当面守着。

  骆斌见状大喜,也就不需要爬上槐树了,走到土墙外,举着小云朵和南宫弄阳打招呼。

  流觞因为有消息要和流珠交换,于是,南宫弄阳只好虚弱地趴在土墙上,开心地看着儿子。

  流氏兄妹微微走远了些,也是隔墙相对交换意见,两拨人待在一起聊天会相互影响到聊天质量的。

  南宫弄阳见机会难得,心里又开始打小九九,小云朵在他父亲身边,肯定是最好的。

  于是,她严肃地道,“姐夫,现在监视你的是流姑娘,可以走的机会很大,有机会,你就带小云朵走吧,回南楚,交给百里尊,不必管我!

  姐夫,你放心,流觞说,快的话,我今天下午就能服用解药,运气好的话,死不了的。

  有机会你和小云朵先回南楚,你看这些天,没有奶喂他,他喝米汤也不闹,我也放心多了。

  只要能活下去,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来与你们团聚,你先到南楚了也可以告诉百里尊前来营救,他对付猗景瑞有经验些……”。

  南宫弄阳还没说完,流氏兄妹就已经交换完了意见,朝他们这边走来,所以,骆斌都还来不及说出自己的看法。

  他当然也想逃走,但需要一起走,绝不会丢下南宫弄阳一个人。

  要是发现他们都逃走了,留下南宫弄阳一个人在这儿的话,指不定南宫弄阳要受什么非人折磨呢。

  猗景瑞那个神经病一犯起病来很不得了,吓人得很,他自己都亲身体验过。

  骆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头侍弄小云朵沉默不语,南宫弄阳看着儿子在阳光下和姐夫玩得很开心一脸沉醉。

  好想抱抱小云朵,可现在她必须保持距离,连接近小云朵三米以内的距离都不敢,更别说抱了。

  所以只好克制住自己的肢体欲望,满足眼瘾,小家伙还真的是一天长一个样,自己病了的这些天喝米汤,也没有把他喂瘦,看来姐夫还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想到骆斌照顾小孩子很靠谱,她就放心了些,毕竟小孩子还太小,凡事得小心,不能粗糙地养着。

  他们装作不知道流氏兄妹靠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流氏兄妹对他们也慢慢地放松了不少提防。

  人与人的相处就是这样的,时间一长,相处久了就会有感情了,有了感情就会影响做事的度。

  流珠的心思除了醉心自己的专业领域,就是想着怎么讨好自己喜欢的男人,所以,连精明如流觞,都看不出南宫弄阳他们刚刚有猫腻,就更不说流珠了。

  流觞最先打破沉默,笑嘻嘻地道,“粗鲁妇人,你等一会儿,珠珠现在就去弄药!”。

  南宫弄阳闻言笑着颔首,然后转向流珠准备道谢的,看到流珠满眼都落在骆斌的身上,一直盯着骆斌的侧颜看着。

  小脸微微红着温柔小声道,“你们在这儿等我,我研完药就一起回去!”。

  骆斌头也不抬,“嗯”了一声,接着抓住小云朵的小手掌,温和地逗着小孩。

  流珠听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之后,嘴角牵了牵,害羞地跑开了。

  南宫弄阳见状,咬唇笑了笑,哪个少女不怀春呐?但她开心的目的却一直没有改变,那就是流珠作为骆斌和小云朵逃跑的突破口,成功的机率高了许多。

  流觞见到她笑,有些不解,但还是跟着她笑了,还别说,病殃殃的她,笑起来也挺好看的。

  晌午,流珠高高兴兴地跑回来,开心地大声嚷嚷,奔跑向大家。

  “解药来啦!解药来啦!……”。

  士兵一听到这话,都十分高兴地看着她,被关在村子里的老百姓见状,拼尽全力爬向村子口,隔着土墙,对外面露出一双双渴望的眼睛。

  南宫弄阳闻言,也转头朝热闹的地方看去,流觞示意他等着,就跑了过去,朝土墙外的流珠挥手。

  “珠珠,这儿,丢一颗过来。”

  流觞问妹妹要解药的样子,像足了小孩子在问小伙伴讨糖果吃。

  南宫弄阳看着没有高兴的感觉,反而还有点心塞。

  莫名其妙地想起小时候放学,看到养父到肯德基的店买汉堡,以为是买给自己的,就开开心心地凑上去。

  结果,养父一脸为难地说,是给客户跑腿买的,后面给她买了肉包,叫她赶快回家写作业,就骑着电瓶车又去送餐了。

  病人的思想总是很容易飘忽不定,想起一些不开心的往事来,思想主题都跑偏了还不自知。

  直到流觞拿着一颗黑漆麻黑的药丸在她眼前晃,她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伸手接过,把药丸送进了嘴里。

  流觞见状趁机和她说了刚刚与流珠的对话内容,猗景瑞要求他们瘟疫毒一解,就要带南宫弄阳出村,他们不能再耽搁了。

  南宫弄阳有些不解地看了流觞一眼,低下头没有说话,她只是想着,瘟疫应该没那么好解吧,以前看到的资讯,瘟疫都是最难搞的。

  但是她没有说出质疑医生的话来,那样的话,很伤人的,且人家都是一心一意地照顾她,她什么都没回报人家。

  流觞与她待在一起久了,有些南宫弄阳简单的一些小情绪,他还是猜得到的。

  见南宫弄阳不敢提出质疑,低头沉默,流觞笑着自夸,“本少爷的妹妹是谁呀?在本少爷的英明指导下,她对解毒又是很有天赋,在母国本少爷排第一,她第二呢!区区瘟疫,能奈我何?你且瞧好吧!”。

  说完,还不完拍拍自己的胸脯,南宫弄阳见状,笑了笑,她也在等药效呢。

  习武之人对自己身体细微的变化还是拿捏得比较准确的,这些天流珠给服的稳住病情的药,虽然身体依然很疲倦,但病情没有恶化,她是感觉到了。

  现在,她也想感觉一下这解药的药效,可药效的变化,吃进肚子里差不多半刻钟了,还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让她等得有些心慌。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