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13章 噩梦惊醒

第413章 噩梦惊醒

  骆斌见流氏兄妹等了自己许久,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是奶爸,但等他的时间实在长了些。

  所以,大家的目光都一致看向小云朵两只小手拿着的那张牌之后,骆斌不忍地伸手去和小云朵抢。

  小云朵见有人抢自己的玩具,用尽他的全力小小短短的小肥手抓着,不悦地张嘴去咬骆斌的手指。

  骆斌的手指瞬间被软软的小嘴巴含住,呲满了小云朵的口水,流觞见状嫌弃地抽了抽嘴角,挑了挑眉头。

  流珠看向愣住的骆斌,大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按照骆斌的牌面布局,只有小云朵这一张是单牌,且最棘手需要先打出去的。

  骆斌见小云朵反抗,也不恼,放下自己的牌用手绢给他擦了口水,换了个口水兜,把自己的手擦干净之后,才放弃小云朵手上的那一张,慢悠悠出牌。

  结果,他出了一个对四,流觞气得直接送了他一个炸二,这豪气,震得流珠一愣一愣的,骆斌却没被吓着,边带娃边玩牌。

  结果,一心二用又惹到了流觞的骆斌,处处被流觞针对,一场都没赢过。

  还好他们没赌钱,不然骆斌今天真的要输得连裤裆都不剩了。

  就在看着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其实只有流觞玩得很爽,想要继续欺负骆斌的时候,南宫弄阳被恶梦吓醒了。

  尖叫了一声,猛得一个大动作坐起,马车又在行进,流觞在上面又完全不注意下面的情况,吓得差点从马车顶上摔下来。

  流觞只好不耐烦地把牌扔给自己的妹妹洗牌,先自己爬下车顶,钻进马车里看南宫弄阳的情况。

  就在这时,在睡觉的猗景瑞也被吵醒了,因为南宫弄阳杀猪般的叫声实在太有震撼力。

  猗景瑞不耐烦地掀开自己的马车后帘,打着哈欠声音非常不友好地道,“怎么回事?”。

  流觞只好随便汇报说是南宫弄阳用药后的副作用,解释很瞎,让猗景瑞更加不爽了,眉头皱了皱,回了他一副信你个鬼的表情之后,甩下自己的帘子。

  然后接着躺下闭目养神,命令大家到了宽敞的地儿就先停下休息埋锅造饭。

  反正项阡酋就算到了瘟疫爆发地,也不会那么快发现异常,就算发现异常,他现在也没闲心管这等小事。

  且他们都是走山路,行踪隐秘,又在项阡酋没到之前就提前跑了,行程绝对安全的,所以就尽可能地照顾妇孺。

  这些天,因为南宫弄阳的事情,他也是没睡好,但是在大家眼里,看出的都是他对南宫弄阳的厌弃,嫌弃她碍手碍脚。

  流觞见自己的表哥不关注这边的情况了,才着急地递手绢给南宫弄阳擦汗,一做噩梦,她老是会出很多汗。

  流觞想安慰她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小声问道,“你刚刚叫爸爸,爸爸是什么?”。

  流觞见南宫弄阳一副晕乎乎的状态在擦额头的汗,就给她拧水袋递到她面前。

  南宫弄阳强颜欢笑接过,喝了一口,才小声解释,“就是父亲,爹爹的意思,我们那里叫父亲,是叫爸爸!”。

  流觞“哦”了一声,似信非信地低着头思考她的回答。

  南楚他虽然没去过,他经常听到母国去过南楚出差的人回来说了很多南楚的风土人情,至少在南楚皇城,没有父亲是叫爸爸的说法吧?

  南宫弄阳是南楚皇城南宫家的废材小姐,机缘巧合之下才嫁给百里尊的。

  他们的婚姻轰动了整个云空大陆,所以,他对他们的关注还是有一点的。

  百里尊名声太大,不想关注都不行,坊间就有他们夫妇的各种传言,但多数都是不好的传言。

  南宫弄阳还沉浸在自己的噩梦里,根本没注意到流觞的诧异。

  想到刚刚梦里,她又听到了养父的声音,看到了现代的天花板,和一个男医生穿着白大褂的背影,那样的真实。

  她都不知道现在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情,她现在既想回到现代,又想回到古代。

  可是,现代那一边,从做的所有噩梦总结来看,她只能确定自己没死而已,不知道能不能醒来之后,还有完整记忆,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去生活没有变残疾。

  古代这一边,她都有小孩了,说什么她都舍不得自己的小云朵,哪怕能狠下心来不去牵挂孩子家爹,她也放不下自己的小云朵。

  想到小云朵,好像思维有了一点方向,于是伸出手腕,示意流觞帮她看看,是否已经完全健康,可以抱小云朵了。

  流觞看到她恳切的目光,给她认真地把起脉来,南宫弄阳一瞬不瞬地盯着流觞的面部表情,想以此还获取最新的身体健康状况讯息。

  看到流觞不太好的面部表情,南宫弄阳倒抽了一口冷气,今天想抱小云朵肯定是没戏了。

  果然,流觞诊完脉之后,和气地劝解,“小病都要调养许久呢,更何况这次我们不小心染了瘟疫。

  放心吧,总会好的,你平时体质那么好,又年轻,恢复起来很快的!”。

  流觞劝慰,就想着去忙其他的事情,不太忍心看南宫弄阳那失望的目光。

  其实,坐月子的时候,她是在破庙里,吃的用的和在家里肯定没法儿比,加上她心事又重。

  连月子留下的后遗症都还没搞定了,她又得了新病,这样一调养起来都不知道要调养到猴年马月去。

  人们常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平时就算再强壮再健康的一个人,疾病来了,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加上因为表哥猗景瑞的关系,他们一直在路上奔波,对南宫弄阳的调养十分不利。

  流觞心里很是着急,但是无计可施,也就更不敢告诉南宫弄阳真实的情况。

  他是毒医,但也清楚,病人的情绪很重要,很多病人就是因为大夫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不会多加注意,导致病患产生轻度的抑郁症的。

  南宫弄阳最近心事又多,情绪又不稳定,不好的话自然不能说太多,连不说,她那么聪明,都能猜出端倪,就更不说全部告诉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以前他是很相信南宫弄阳是个坚强的孕妇,一直以为她能承受各种各样的打击。

  可经过近距离相处几次之后,发现她也和平常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出最强悍的那一面,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罢了。

  骨子里,她也是个脆弱需要人呵护的女人,守着她没几天,看她噩梦不断就晓得了。

  流觞猜得没错,南宫弄阳失望了一会儿,就开心笑着安慰起他来,表示需要他们多费心了,十分感谢云云。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