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15章 又病了

第415章 又病了

  半个月后。

  因为之前南宫弄阳也不幸染上了瘟疫,却误打误撞帮了项阡酋的忙,遂项阡酋对南宫弄阳的事情就更加上心了。

  一有点南宫弄阳的信息都尽量抽出时间来给百里尊写信,可南宫弄阳的消息实在有限,除了在猗景瑞他们待过的山洞寻找到一点点痕迹和之前下人们的汇报以外,再无其他。

  他能告诉百里尊的也很有限,现在又要治瘟疫,手上的人手本身就不够,所以没有多余的人可以给他派去寻找南宫弄阳们消失的山路方向。

  但是作为中山国的太子,对于自己将来继承的所有疆域板块,还是了解的。

  根据猗景瑞们消失的方向可以简单判断,猗景瑞这是要前往百越。

  若是出了中山国的境内,他想帮百里尊也无能为力了,毕竟不在自己的国土,他身份特殊,别国的事情,哪怕是小事,他都不好干涉。

  身居高位的人,一举一动总是很备受关注的,所以,他的一言一行要必须十分谨慎小心才行。

  项阡酋见瘟疫的方子由那些太医通过流珠配药时留下的药渣,很快研究出了解瘟疫的解药。

  经过半个月的努力,调粮赈灾,新修房舍安置百姓等,一切都忙得差不多。

  流珠的药方为他们省下了不少的时间,抢救到了更多的生命。

  项阡酋想到此,心里还是挺感激的,想着将来有机会见面一定要道谢,虽然这位流姑娘和绑走自己朋友的人是一伙儿的。

  但他向来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别人对他有仇他不一定记得住,别人对他有恩,他是记得很清楚的呢。

  所以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流珠很是满意,不管人家最初研究解药的目的是什么。

  导致最后一封飞往白山给百里尊的信,他写得有点纠结,就是想告诉百里尊,南宫弄阳的方向,又不太想让恩人早日与百里尊发生不快。

  以百里尊的性格,惹到他的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别看他长着一张人神共喜的脸蛋,就对所有人都菩萨心肠了。

  他跟是一个更懂恩怨分明的人,项阡酋如此想。

  但他写的信还没发出去,贴身侍卫就来报,皇城有回信,项阡酋一看是项阡蓁回的。

  讲述百里尊不在白山,所以送到云来客栈的所有信笺都转到了太子府,而太子府的急件最近都是项阡蓁在处理。

  项阡酋见回信,气恼地把刚刚写好准备封口寄出的信撕了粉碎,心里默默为南宫弄阳祈祷,她在歹人的手里不要有事。

  毕竟染了瘟疫那么大的一个病,那些人都没有放弃她,虽然没有回到百里尊的身边之前,肯定要过许多苦日子的,但至少能确定她有命在,且她那么聪明,一向不会让自己吃太多苦。

  项阡酋自我安慰了一下,心里才安定了些,随便回了自己的妹妹项阡蓁一封信就直接看军报了。

  瘟疫是大事,军报每天都是由他亲自整理,然后寄回白山皇城。

  目测目前的进度,不出一个月,他很快就能回朝接着忙别的事儿了。

  刚刚妹妹的信中提及百里尊留下了信笺,往百越方向而去,他只想回去好好研究百里尊留给他的东西,然后祈祷,百里尊和南宫弄阳在百越能够相遇重逢,从此夫妻和睦,幸福美满,双宿双飞。

  再半月后,百越鹏城峰山脚下。

  本来大家准备上山过夜的,但染过瘟疫的南宫弄阳,身体越来越差,一路上,隔三差五地,动不动就全身酸痛,染了风寒,一身病气。

  猗景瑞见才半月,南宫弄阳就瘦得美丽的双眸都陷下去了不少,又再次对她心软,莫名其妙的心疼。

  南宫弄阳的性格对他来说也是很奇怪,明明自己很难受,但她默默忍着,就是不开口向他求饶。

  作为她的典狱官,自然是不会太主动的,那样太没面子了,要让她吃一些苦她才学会乖,也正好让他知晓自己不是好惹的。

  明明主意都打得好好的猗景瑞,折磨了病人几天之后,见大家的表情都越来越肃穆沉闷,他心里也跟着堵得发慌的。

  连不知愁是什么滋味的小云朵,都一天蔫巴巴的,笑也少笑了,天天睁着明亮的小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

  南宫弄阳因身上有病气,不想传染给小云朵,尽管很想抱抱小云朵,可为了他的健康着想,连照顾小云朵的骆斌,他都不许骆斌离她太近,免得骆斌染了自己的病气去照顾小云朵,把小云朵也弄病了。

  骆斌是看着又心疼又无奈,他不是医者,什么都需要靠流氏兄妹医治,很焦心,但还是乖乖地听南宫弄阳的话,把小云朵先照顾好。

  若是南宫弄阳想小云朵,或者是小云朵想母亲了,就像之前南宫弄阳得了瘟疫那样,远远地抱着距离三丈左右,让他们母子互看相互安慰一下。

  流珠见骆斌不高兴,心里也跟着难受,对南宫弄阳的调理更加上心。

  流觞就更不必说了,一直像个兄长一样,给她端茶递水,不怕病气传染,天天和南宫弄阳同乘一个马车。

  只有猗景瑞一直在孤孤单单地享受着他的太子殿下待遇,他的马车一直都没人敢靠近,有时他也希望长路漫漫有人陪他说话,但无人懂他的寂寞。

  在此与自己最亲的表弟表妹,宁愿待在病人或者幼儿旁边,都不愿来关心关心自己。

  莫名其妙地,猗景瑞察觉到自己被孤立了,孤立他的人还没有察觉到他们做了什么。

  猗景瑞先察觉到的这个感觉,让他感到更加不舒服,这些天以来,一直都把气撒在南宫弄阳的身上。

  一直舟车劳顿的,还是不舍得休息赶进度,想得南宫弄阳求饶或者其他人看不下去,来找自己谈话。

  但后面得知,南宫弄阳病着还对身边的所有人都非常地有礼貌,且有一回流觞和骆斌看不过去,要找自己理论时,南宫弄阳还病殃殃地为他说话,表示猗景瑞赶进度也有自己的难处,都尽量不要麻烦他。

  骆斌只好气呼呼地作罢,流觞闻言很是心疼,吐槽了一句“自作自受,懒得管你!”之后,几乎天天都守着她。

  南宫弄阳精神好些的时候,还给他们讲笑话,骗他们说,自己是天上派到人间执行任务的天使,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让身边的人感到温暖,开心。

  她讲的笑话足够大家笑许久,过后回味起来还是忍不住会笑出来的那种,但是她的强颜欢笑并没有为她驱散多少病气,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猗景瑞也是个见微知著很厉害的人,看南宫弄阳真的快要撑不住,终于良心大发。

  放弃上鹏城峰过夜见师父的打算,在鹏城峰的山脚下农舍里,安顿了下来,让南宫弄阳缓缓。

  于是大中午的秋季,虽然有阳光,但有微微凉意,对于南宫弄阳这个病人来说就更冷了,直接吃了药,早早裹棉被里安睡。

  大家各自在外面忙着……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