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17章 下不为例

第417章 下不为例

  骆斌想着,这药不会很快发作的,他也最看不得小女生被欺负。

  当流珠走到他面前,举着药哽咽不吭声的时候,他静静地看了流珠一眼,伸手从她的手掌中,拿了两粒药,直接吞咽到自己的肚子里,把南宫那一份也吃了。

  流珠都能清晰看到骆斌喉结蠕动的样子和吞咽药物的声音,然后,侧身让流珠进去。

  流珠读懂了他的眼神,刚刚骆斌仗着流珠背对着猗景瑞,看不清他们的动作,所以,求流珠作弊,放过南宫弄阳一码。

  流珠读懂了他的眼神,眼眶微微动了一下,双眸中的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然后,准备侧身进房去给南宫弄阳喂药,正当她抬手准备推门时,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下不为例!若还敢阳奉阴违,后果你很清楚!滚!”。

  猗景瑞这话是对流珠说的,他虽然没往骆斌他们这边看,但是表妹对骆斌表现出的好感,实在是太明显了,所以,他都不需要证据,就直接怀疑表妹做事的用心程度。

  流珠闻言,吸了吸鼻子,蔫蔫地走回刚刚的位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默默数眼泪。

  猗景瑞不悦地冷笑了一下,悠闲地喝着茶,看着近日来的情报,看完一张烧一张,上面写了什么内容,只有他自己清楚。

  半晌,忽然“砰”的一声响,骆斌腹痛难忍,倒地四肢痛苦地痉挛,疼得他一个劲儿地翻白眼抽搐,虚汗直冒。

  所有的人见状,都默默地看着骆斌被毒药折磨,流珠想上前去扶又不敢,索性背转头一直哭着,猗景瑞像似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继续悠闲地喝着茶。

  本来一颗毒药发作的时间,是没有那么快的,但是骆斌吃了两颗,所以,加快了毒药发挥的速度。

  流珠十分清楚这药有多磨人,第一次服药会在半个时辰之内发作,之后每隔七天发作一次,一次至少一刻钟。

  中毒者这个时间段内,完全沉浸在疼痛的世界里,对外界一丁点儿反抗的余力都没有,甚至连说句话求救都发不出。

  骆斌疼得完全不受控制,身体本能地哀嚎,一声声,直剜人心脏,撩得在场除了猗景瑞的其他人,心似被银针轻轻撩拨般难受,后背发寒。

  猗景瑞果然是不能得罪的,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在这时,不怕死的农家妇人,早早煮好了鸡汤端了过来,并想询问一下,他们要在哪里布桌吃饭。

  一到现场看到这吓人的一幕,端着托盘的手一直抖,大气也不敢出,托盘里的药碗都洒出了汤来,脚下似灌了铅似的,移都移不动。

  猗景瑞见状,笑得十分阴险地友好提醒,“把药放过来,记住,你什么也没看到!滚!”。

  农家妇女吓得一哆嗦,药差点洒了,接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尿骚味儿,农家妇人被吓失禁了。

  猗景瑞闻到臭味非常不悦,猛地抽出腰间的佩剑想要一剑砍下去的时候,自己的手腕被两只手拖住。

  妇人吓得连滚带爬,手脚并用地哭嚎着求饶跑开了,流珠这时才冷静地劝告,“这是在百越!要是闹出人命,把地方官招来,表哥怕是要疲于应付了!”。

  猗景瑞看着农家妇人狼狈逃跑的背影,怒得一直喘着粗气,恨恨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把剑插进了剑鞘里。

  然后看了一下石桌上的药碗,冷冷道,“去,一并喂她服了!”。

  此处的她自然指的是南宫弄阳了,一并服下,就是刚刚的毒药和现在托盘里的滋补鸡药。

  流珠哭了一会儿心绪平复了许多,准备伸手去端托盘里的药碗时,猗景瑞挑了挑眉头,随意地淡淡道,“算了,我自己去!。”

  他这是不信任流珠了,觉得自己亲自动手比较可靠,流珠现在见猗景瑞这样,都不知道该难过不被信任还是难过没有机会作弊,悲戚地看着猗景瑞靠近南宫弄阳的房间!

  骆斌见猗景瑞靠近,用尽全力想要去拉扯猗景瑞的衣角,求他放过南宫弄阳,可猗景瑞看都不看他一眼,似踢开讨厌的乞丐一样,一脚把他踹开。

  骆斌的身体瞬间若断线的风筝,飞下了台阶,又发出了一声“砰”的巨响,流珠心里也跟着吓了一跳,好心疼呀,又不能靠近,别提多憋屈了。

  接着,猗景瑞不悦地命令下属,“把这碍眼的东西给我拖下去,关起来!”。

  然后推开南宫弄阳的房门,大步地跨了进去,脚下一勾,门就从里面关上了。

  骆斌绝望地看着那刚刚被打开的房门,呜,呜,呜地发出声音,却疼得他额头青筋暴跳,双眼布满了血丝,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身体就被抬走了。

  流珠见南宫弄阳的房间门关了,思考了一下,还是朝骆斌被带走的那个方向跑去。

  猗景瑞的大动作,把摇篮床里的小云朵吓醒了,嘤嘤嘤地哭了起来,猗景瑞听到这声音,不耐烦地转身,朝小床里看去。

  只见小云朵伸脚踢被子在哭,小小手和小小脚一直在扑腾,哭得十分伤心。

  猗景瑞见自己吓到了小孩子,且不能以大欺小嘛,不然按照南宫弄阳的说法,会死得很早的。

  所以,他放下鸡汤,走近摇篮想要伸手去抱小云朵哄一下时,南宫弄阳醒了,一看到猗景瑞接近孩子,本能地蹭地坐直了起来,大声质问,“你做什么?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刚刚的开门声她都没醒,还是儿子的哭声把她惊醒的,南宫弄阳说完,就掀开被子挣扎着下地。

  因为久病又猛起的原因,脑子昏沉,她一下床就摔倒了,额头磕在地上,弄得她眼冒金星,依然挣扎着起来。

  猗景瑞被从后面醒来就质问他的南宫弄阳吓到,见她摔倒,就完全不顾摇篮床里还在哭的小云朵,赶紧跑过去扶南宫弄阳。

  “当心些,我给你送鸡汤呢,看到小云朵哭了,所以想哄哄,你别多心!”。

  猗景瑞开口解释完,自己都晕了,怎么回事?他都不相信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南宫弄阳了,还是本能地不带任何目的的关心。

  说完,自己都不敢置信,然后对上南宫弄阳狐疑的目光,猗景瑞有些尴尬地躲开她的目光,把她扶回床上坐着。

  然后,就不知所措地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没人去管小云朵。

  小云朵也是很神奇,好像母子连心的缘故,感应到妈咪醒了,自己和妈咪的安全没有问题之后,停止了哭声。

  睁着眼汪汪的眼睛,咬着自己的手指,看着房顶,时不时动一个他的小小腿,十分可爱。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