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22章 受苦的傻丫头

第422章 受苦的傻丫头

  虽然他刚刚一直在昏迷的状态,可微微被抢救回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感觉的,除了胸腔上有人按压以外,好像还有人往自己的嘴里吹气。

  一清醒,刚刚的感觉再次回归脑海,看到南宫弄阳那关切的声音和紧张的小脸,和微微红肿的双唇,他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责怪起来。

  “弄阳,你刚刚……刚刚是不是,亲我了?将来相爷知道了可怎么好?你会受苦的!傻丫头!”。

  骆斌一恢复清醒就开始教训人了,南宫弄阳以为他开口是要感谢自己呢,没想到是把自己教训了一顿。

  且比较吃亏的是她,她都没计较,骆斌一个大男人还叽叽歪歪的,担忧以后的事儿。

  不过一想到他也是为自己考虑,南宫弄阳不由觉得心里暖暖的,瘪瘪嘴,生气不讲话。

  骆斌无奈,想要挣扎着起来,南宫弄阳见状只好伸手帮他。

  把骆斌扶起来靠在旁边的石头上的时候,骆斌才舔了舔嘴唇,一脸心疼地看向南宫弄阳,宠溺地又怼了她一声,“傻丫头,这事儿不怪你,姐夫会跟相爷解释的!”。

  说完,这才无奈地看着南宫弄阳笑,南宫弄阳点头应了声“嗯”,也跟着笑了,解释刚刚的行为。

  “我刚刚叫流珠亲你的,她不愿意,人命关天,我不敢耽搁,所以就……

  姐夫,我们是兄妹对吧?在我们那儿,姐夫也可以叫哥的,兄妹之间,这样救命的接触,不过分哦!

  百里尊最了解我,应该能理解的!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呢!”。

  说完,就难过地耸拉着脑袋,有些小忧伤起来,都这么久了,百里尊的半点踪影都没有,他们离南楚的距离,越来越远。

  江湖险恶的,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相见,就算现在猗景瑞放她走,她也不认路。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娃,路上强盗劫匪又多,她也没多少钱,身体又不好,肯定凶多吉少,还不如在猗景瑞这里先混些日子,准备准备。

  逃跑这个事情,她一直都在思考并努力的,可小云朵出生之后,她就不太愿小家伙跟着她跑来跑去,毕竟孩子还那么小。

  骆斌并不知道南宫弄阳想什么,只是要求南宫弄阳把他再扶起一些,他调息一下这样的,然后南宫弄阳就任由骆斌打坐调整,她在旁边守着。

  病着的时候,有运动出汗,是会好得比较快的,在现代的时候,一般风寒感冒,她都是尽量不吃药的,去打一场球,然后出一身汗,回去洗澡喝碗热粥,加杯姜茶,好好睡一觉,第二天一定好得差不多了。

  她对自己现代的身体是比较熟悉的,对现在这一具身体,用了这么多年也很熟悉,但原主的底子没有自己好,所以,她只能多担待担待些。

  但是,今早一起来吃了早饭就出发,然后与这些人爬山这么久,体验还是非常好的。

  一出汗,那种身轻如燕的感觉又回来了,于是她笑了笑站起身,也简单地做几个拉伸动作,舒缓一下肌肉。

  小云朵见娘亲在动来动去,十分开心,拍着小手掌在她的背上哈哈笑。

  南宫弄阳见小家伙开心,也会转头逗逗他,骆斌打坐得差不多之后,睁开眼就看到南宫弄阳在强迫小家伙说话,说不出来还伸手去挤他的小嘴巴。

  骆斌见状不由好笑,宠溺地质笑道,“那么小,还不会叫娘亲呢,是你亲生的,别太过分欺负人家小!”。

  南宫弄阳见骆斌调整差不多了,开心地挑了挑眉,坏笑道,“姐夫,反正我们现在是病人,就慢慢走呗,我们又不急着上山,他们不叫我们前进,我们能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

  骆斌还想着早点上山,到山上就可以彻底好好休息一下,这样南宫弄阳也不用受太多罪呢,没想到南宫弄阳和他的思想不在同一条线上,她还不想走呢。

  想了想也对,他们现在身体状况不佳,虽然调息了一下好了很多,但不到非糟蹋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千万要爱惜,不然生病了什么都做不了,确实很难受的。

  加上小妹他娘俩儿还靠着他呢,怎么也不能倒下,索性就依南宫弄阳的,慢慢走着休息。

  这些人现在也只是折磨他们而已,他们还很有利用价值,不会让他们就这样轻易地死去。

  南宫弄阳说什么,骆斌都是很乐意听的,于是笑着应了,又坐下来调息自己的身体。

  习武之人,最懂怎么调息是对自己最好的,现在的身体又特殊,还有毒药,就更好好好调息。

  免得一会儿出现刚刚那样的状况,南宫弄阳不在身边,其他蠢货没及时发现的话,自己就没有生还的机会了。

  救人如救火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猗景瑞的人,就算懂也是不太愿意帮自己的,所以就只好在活着的时候,多费些心。

  本来有时受辱,又无力反抗的时候,心生极端之念,想一死了之,但想到小妹和侄子,他一次又一次忍受屈辱,艰难地活了下来。

  骆斌并没有把自己吃了毒药的这个事情告诉南宫弄阳,当流珠以别的借口检查南宫弄阳的脉象时,确认到猗景瑞并没有喂南宫弄阳毒药告诉了他,他也就不打算告诉南宫弄阳自己中毒的事情了。

  骆斌知道,南宫弄阳要是知道,猗景瑞要他服毒的话,她肯定会找他好好理论的。

  南宫弄阳对他的关心,他从来没怀疑过,以南宫弄阳那样的性格,就不想让她太为自己的事情担忧,遂请求流珠也帮他一同保密。

  刚刚就是因为自己身体欠佳没休息好,那毒药的后遗症,又不宜运动过度,一运动过度就晕厥,差点猝死了。

  但他没表现出自己中毒的迹象,只表现出自己又被猗景瑞的下属群殴受伤的假象,所以南宫弄阳没有看出更多的异常。

  加上流珠告诉他,这药适应三天之后,慢慢就会和自己的血肉容为一体,成为定期发作的慢性毒药。

  到时候,他找到毒发的周期规律之后,毒发的时候躲开南宫弄阳就好了,免得她因自己的事情再与猗景瑞产生口角吃亏。

  远处坐着休息的猗景瑞,不耐烦地看了南宫弄阳们很久,说实话,他真的是不关心骆斌的,死了直接扔了就是。

  但南宫弄阳在锻炼身体在休息,他就不忍心叫她快点,因为她现在病着,昨天还在冰冷的地板上坐了一天,他就莫名其妙地有些心疼。

  但想到昨天他们发生的不快,他不愿主动去搭讪讲话,南宫弄阳也不愿与他走太近。

  今早自己伸手想要搀扶她爬山,或者帮她抱小孩,南宫弄阳理都没理他,一路上给他脸色看。

  有所顾虑且今天上山之后,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只是好好休息而已,索性就任由南宫弄阳好好休息个够这样的。

  无聊又为仇人着想的猗景瑞,不悦地翻了个白眼,头转向别处,不再看着南宫弄阳们,冷冷下令,“一刻钟后叫他们出发!”,然后自己也闭目养神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