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27章 对诗是吧

第427章 对诗是吧

  仲柏老头见百里尊不讲话,当他是默许了,于是笑嘻嘻地做了个请的动作,想百里尊移步到后院的雅间。

  明明是百里尊才是这个院子的主人,他老人家却做起主人家的动作来。

  百里尊实在太困,困到饭都吃不下的这种,直接不耐烦地道,“对诗是吧?好,本君进城之前,路过许多村庄,看到大家在过节,想起我夫人之前与本君说过的一首,听好了,我说完,你慢慢对。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对吧!本君先回房一下,宰相大人慢慢想!本君一会儿出来听!”

  然后示意童进安排人善后,他直接回房睡觉去了。

  仲柏老头一行人还以为是人有三急,郎公子要去出恭,所以一脸沉思地想着对诗。

  还别说,以为百里尊不擅长这些舞文弄墨的,绝对不是自己这个常年玩弄文墨的人的对手。

  没想到,优秀的人做什么都是这么地优秀,人家才一开口,就把他老人家惊到了。

  仲柏老头陷入了怀疑人生又不服输的世界里,在与自己较劲。

  对诗是他老人家先提出来的

  ,他的对手却想都不需要想,自己张口就来,还表示是他夫人说过的,真是牛逼。

  偏偏百里尊咏出的诗,他是怎么品怎么喜欢,意境,韵味,格调,简直都能成为绝句了。

  要是他老人家对不出来,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于是,仲柏老头叫自己平时也很喜欢诗的侄女跟着一起想。

  仲倾今天一天的心思都是在百里尊的身上,被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思绪。

  现在听到这么好的诗,一时也是激动不已,很想自己对出一首非常合适的诗来,让百里尊对自己刮目相看。

  她也不傻,从今天自己一直跟在皇叔身边当哑巴,收集来的所有信息汇总,就彻底猜到了来人就是南楚宰相百里尊。

  刚刚百里尊有提醒,希望在百越,大家叫他郎公子,那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

  想到是百里尊来了,她是又高兴又伤心,确实,云空大陆,所有女子最想嫁的男人就是百里尊,她也不例外。

  可,一想到百里尊有夫人,仲倾心里就非常难受,哪怕此生与百里尊无缘,她都不开心,觉得这个世界上,没人能配得上那么优秀的男人。

  刚刚百里尊又说,这是他夫人说的诗,莫名其妙地,她就想把百里夫人出的诗比下去。

  仲倾不知,这是南宫弄阳在现代读书时学的,是名人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她能对出来才怪。

  她要证明,自己比百里尊的女人优秀有才干,哪怕这样做,对她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

  此刻的郎公子,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完全都不想管外面的贵客了。

  他也很想有礼貌,可实在累得不行必须睡下,醒来之后才有精力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事情,都要靠他一个人去应付,思考对策呢,所以,无论如何,他的身体状况都是不能出现问题的。

  连之前喜欢借酒消愁,让自己好过一点这样的发泄享受,现在都不用了,因为他现在不需要酒也能睡得着。

  每逢佳节倍思亲,哪怕是睡梦中,也不放过这个可怜的奔波人。

  不知不觉间,意识渐渐模糊沉沉睡去,然后脑海中的画面渐渐清晰,意识回到了熟悉的南楚宰相府。

  他像平时一样,在外忙完收工回家,想着赶紧回去见娇妻,就迈着大步朝后院走去,疾步前行。

  来到临渊阁,看到南宫弄阳坐在秋千架上,悠闲地荡着秋千吃水果,吃到喜欢吃的就乐得惊喜地眯起好看的双眸,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肩膀裹了裹,可爱极了。

  百里尊见状,笑着靠近,还没走近,秋千架上的人儿就先看到了他。

  然后像见到宝一样,笑嘻嘻地从还在晃动的秋千架上蹦下来,捧着她的小水果盘奔向他,乐着嚷嚷,“相公,我的店里今天又入账了……”。

  他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想要接住她,见着眼前的娇妻越跑越近,就在他都觉得,可以抱到她,好好掂两下给她称称重量的,跑到眼前的人儿却瞬间消失不见了。

  百里尊洋溢着的笑脸瞬间僵在空气中,紧张了几息之后,着急地叫唤寻找,可任由他再这么大声,找得再仔细,就是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在梦中被百里尊惦记着的南宫弄阳,此刻还在鹏城峰的山上,悠闲地赏着野菊,逗小云朵。

  刚刚爬上山汗流浃背的,上山后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感觉病都好了大半,身轻如燕的感觉回来了一些,果然深刻体会了一回病去如抽丝。

  骆斌也简单洗漱吃了东西敷了药,人看着精神多了,但病气看起来比南宫弄阳还重。

  所以,南宫弄阳都不忍心让他再动来动去,照顾他们母子,看到骆斌的可怜样儿,加上自己身体好了些,又开始想要为骆斌打抱不平。

  于是,见流觞把手上的活儿忙得差不多了之后,把小云朵交给流觞和骆斌一同照顾,她找猗景瑞谈判去了。

  她没有告诉流觞和骆斌她要去干嘛,因为告诉他们之后,这两个哥哥就不会让她去犯险了。

  经过这许久的相处,流觞虽然在猗景瑞面前还与他们保持距离,其实私底下大家早就混到了一起,关系好到可以一起去打家劫舍,被抓住了也不会出卖对方的那种。

  于是,南宫弄阳骗他们她要去方便一下,就找猗景瑞这个言而无信的家伙去了,明明答应了只要帮他做事,他就不再伤害他们的。

  可一趁自己不注意或者无暇他顾的时候,就欺负她的姐夫。

  士可忍孰不可忍,她南宫弄阳也不是好欺负的,任由人家欺负到头顶上了,还不知道反击,那就不是南宫弄阳了。

  哪怕她现在是囚犯,但她也不想自己压抑的个性,吃太多的亏。

  于是,见到猗景瑞从他师父房里出来之后,她悄悄咪咪地躲到猗景瑞回房的路上,准备给他来个偷袭,让他也尝尝受伤的滋味。

  南宫弄阳打定主意之后,就埋伏在猗景瑞必经的一处花丛里,握紧腰间的短匕。

  许久没打架,今天正好拿猗景瑞来开开张。

  一无所知的猗景瑞与师父相谈甚欢,回房路上依然难掩激动开心的情绪,笑呵呵地放松所有警惕前进。

  在鹏城峰,可没人敢伤他,还要拼命保护他呢,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殊不知,自己此刻正在向危险一步步靠近……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