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29章 大灰狼

第429章 大灰狼

  猗景瑞对大家来说就是一头狼,人见着他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受到半点伤害的这种。

  偏偏南宫弄阳见自己的姐夫可怜不信邪,找大灰狼打架来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的,可真的打不过,那就不好了。

  所以,现在的南宫弄阳,在忐忑不安中接受猗景瑞的殷勤,被迫接受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还是没有办法拒绝。

  好在猗景瑞除了帮她处理伤口之后,肢体上没有太过分的表现,但嘴上依然毒舌地道,

  “正好,我还想说让你再休息两天开工的,既然你今天就已经病好,精神还这么好,那就赶紧想着怎么完成你的目标吧!我可不养闲人,虽然养得起!”。

  南宫弄阳见能抽回自己的爪子,盯了半晌猗景瑞包扎得十分难看的手,不耐烦地耸拉着脑袋顶嘴。

  “谁稀罕你养?要不是你自己跑南楚去把我们抓回来供养!我们还不耐烦见到你呢!

  每天见到你饭都被气得少吃几口,聊个天偶尔要吐血三升不止!有本事你现在就把我们送回去呀!”

  南宫弄阳也知道,只能逞一时口舌之快,根本就不能实现这样的诉求。

  于是不悦地朝猗景瑞拌了个鬼脸,准备离开,没想到一转身绊住了旁边的花丛,勾到了她的裙子。

  她以为没事儿的,就是擦一下就过去了,遂用力一拽,准备离开这个恶心人的猗景瑞。

  不料,空气中瞬间传来绵薄撕裂的声音,南宫弄阳吓得赶紧伸手拽住自己的裙头,免得走光。

  气恼地道,“天杀的花丛,猗景瑞你什么都没看到吧?”

  猗景瑞被这突发情况吓懵了,也一时没注意,听到声响,才往声响处看去,一瞬不瞬。

  不过,确实什么都没看见,南宫弄阳就伸手挡住了裙头,纱裙也就没有继续往下开口。

  现在听到南宫弄阳这么一质问,猗景瑞吓得“啊?哦?”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气得南宫弄阳一边去解勾在花丛上的裙角布,一边急得直跺脚地瞪着猗景瑞,紧张得都快哭了。

  猗景瑞还是第一次看到南宫弄阳这么可爱,又羞又恼的场面,瞬间被逗得哈哈大笑。

  想要伸手去帮南宫弄阳解,南宫弄阳生气地“啪”一巴掌拍开他的手,然后自己气呼呼地撅着嘴在那里解裙子。

  猗景瑞也不恼,缩回自己受伤的手吹了两口气之后,双臂抱于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笑着揶揄。

  “你都敢当着大家的面亲你姐夫了,我看到你裙子破了算什么?好心帮你,你还打我?”

  猗景瑞说完,还不忘观察南宫弄阳听到这话后的反应。

  果然,南宫弄阳一听,气得一伸手用匕首把勾在花丛上,怎么都解不开的裙角边划开不要了。

  剩下的破损部分,直接快速地绑了一个蝴蝶结,然后收起匕首,也一副看不惯猗景瑞的表情,慢慢上下打量他两下之后,嘴角抽了抽,反驳道,

  “猗景瑞,你听好了,我那是在急救,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呀?除了阴谋诡计,龌蹉思想,就只剩下包了是吧?”。

  每次和猗景瑞吵架,不是猗景瑞把她气得半死,就是她把猗景瑞气得半死,此刻的猗景瑞,果然又被她气到了。

  因为之前自己不喜欢南宫弄阳,觉得她说自己什么都是正常的,哪怕再难听的话。

  可现在莫名其妙地,相处这么久下来,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恨南宫弄阳,恨到骨子里的那种。

  反而还对她的人生观,处事风格,对待亲情的态度等,产生了不一样的思考。

  原来这个世界不止自己看到的,和理解到的这一面,还有南宫弄阳那个角度看到的那一面,她看到的世界,美好的地方比他多。

  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居然会有些在乎南宫弄阳对他的想法来,一如此刻,一听到南宫弄阳说他如何如何,他就真的差点被南宫弄阳气得不浅。

  通过这些时间的相处和了解,南宫弄阳对这么一帮人的所有人,身上都能看到优点,包括流氏兄妹。

  唯独自己,在她身上看到的永远都是提防,没有友好,哪怕有,也是小心翼翼的那一种不信任,让他心里堵得发慌。

  他也会寂寞会需要朋友,可都没人愿意和他做朋友,南宫弄阳的性格和心胸,又是最有可能接受他的一个。

  可南宫弄阳那好看的双眸,在他这里,看不到任何美好的东西,表示他是一个很差劲的人,不生气才怪。

  现在看着南宫弄阳还傲娇地努着嘴看向自己,也在一瞬不瞬地关注自己的表情。

  猗景瑞深深吐了一口浊气,用强力把她拽了过来,南宫弄阳完全没反应猗景瑞把自己拉过去干嘛,本能地挣扎。

  猗景瑞不顾她的情绪,直接锁在自己的怀里,想要亲她,其他的惩罚方式,现在都舍不得在她身上用了。

  南宫弄阳见猗景瑞要亲自己,吓得瞳孔放大,似已经被侵犯一般,尖叫着胡乱拍打好叫他放开,宁死不从的样儿。

  远处隐在暗处里的侍卫都好奇地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一场戏,南宫弄阳拼死挣扎,猗景瑞拼死用强,最后也只能在她的侧脸微微蹭了一下而已。

  接着就是南宫弄阳回敬他的大耳瓜子,“啪”的一声巨响,猗景瑞整个人呆住了,愤怒地道,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跟那个男人不是跟?本太子比百里尊优秀多了,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南宫弄阳闻言又招待了猗景瑞一巴掌,猗景瑞的两个侧脸都被扇红了,气得满眼喷火地看着她。

  南宫弄阳以为他失神自己会有挣脱的机会,就在她着急挣脱,都吓得哭了,想要努力去解开猗景瑞箍住她的手时。

  猗景瑞怒火彻底被点燃,打横抱起她,不顾她撒泼准备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个女人,不给点教训,她真的是不知道小锅儿就是铁打的。

  加上这么多人看见他受辱了,他是不要面子的吗?博回面子的方式就是,让羞辱自己的人受到更大的羞辱。

  南宫弄阳这回真的吓得哇哇大哭,手脚并用地挣扎依然无果,哭得那个撕心裂肺,好像已经把她怎么了似的。

  流觞和骆斌见南宫弄阳消失太久,不放心地询问见过她的人,寻了过来,正好看到猗景瑞要抱她回房这一幕。

  骆斌见状,大步向前怒着冲向猗景瑞大声喝道,“放开她!否则我现在就取你的狗命!”

  流觞也紧张地抱着小云朵跑了过来,一脸着急地劝道,“表哥,小云朵想他娘亲了,一直嚷着要找娘亲呢!”

  猗景瑞见自己的好事被打扰,不悦地眯着眼睛看着来质问他的三个男人,两个大的,一个小的,现在都怒目看向他。

  连站都站不住,需要人抱着的小云朵,还气呼呼地努着小嘴巴,不开心地盯着自己,看着他的娘亲。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