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30章 打群架

第430章 打群架

  南宫弄阳委屈地吸了吸鼻子,也就停止了哭泣几秒而已,见猗景瑞看向流觞他们微微晃神,自己的手脚又被制住了,她只好张口朝猗景瑞的肩膀狠狠咬去,用尽全力地咬。

  猗景瑞一时吃痛本能反应地丢开她,南宫弄阳狼狈地摔在地上,骆斌着急地扑了过来,把她从地上捡起。

  然后伸脚踹了猗景瑞的腹部一脚,彻底把南宫弄阳带到安全位置之后,也依然把她护在怀里。

  流觞见状,也移身向前,抱着小云朵挡在了南宫弄阳面前,听着南宫弄阳在背后呜咽的声音劝解道,

  “表哥,大家都不是小孩子,有些话,虽然难以启齿,但我还是想劝表哥一句。

  那些婢女跟随在表哥身边,已经够表哥用了,表哥何苦还要为难一个你自己都讨厌不喜欢的妇人呢?

  表哥在觞的心里,一直都受尊敬的,没想到今日却看到表哥做出这种……这种……禽兽不如,欺负良家妇女之事!”。

  南宫弄阳还害怕地缩着自己的身体在骆斌怀里抽泣,紧紧抓着骆斌的衣角,生怕再被抢过去似的。

  骆斌见她裙子坏了,气得火冒三丈,快速脱下自己的外袍裹好她之后,见流觞在为她出气,南宫弄阳又被吓得一直哭个不停,他只好轻声好言相劝道,

  “小妹不怕,姐夫在,就算豁出性命,也绝不让你和小云朵受半点委屈!”。

  猗景瑞见自己被人当众讨伐,都不问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完全把错归在了他的身上,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到,南宫弄阳就是受害者。

  所以,都不需要了解清楚情况,就直接讨伐他了。

  偏偏这些人,不是自己的手下就是自己的囚犯,一个二个胆子大得让他火冒三丈。

  尤其是那可恶的南宫弄阳,自己抱一抱她,她就像遇到了疯狗似的,骆斌一抱,就乖得像只小猫,估计百里尊一来,她还能自己扑上去蹭怀抱呢。

  想想,自己真的就有这么差吗?在所有人眼里。

  猗景瑞怒了,拔出腰间的佩剑,就想向他们砍来,小云朵什么都不懂,在此刻却“哈”了一声,好像是在吼猗景瑞不要脸,自己做了错事,现在还想要先发制人。

  流觞也不敢马虎,因为他的功夫没有猗景瑞好,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宝宝。

  猗景瑞一步一步向他靠近,不耐烦地问道,“你们,这是要造本太子的反吗?”。

  流觞迎面而上,中气十足地道,“是!”。

  猗景瑞眯了眯眼,握紧手中的佩剑,狠狠道,“那就,先到阎王哪里报道吧!”

  说完,就用了一个霸道致命的招式,举剑向他们所有人劈来,流觞见状抱着小云朵快速闪到旁边,躲过了剑气。

  骆斌也不含糊,抱起小妹足尖点地,飞身上房,也躲开了猗景瑞的剑气。

  猗景瑞见第一剑被他们成功躲开,不悦地皱了皱眉,换了一个招式,朝离他距离比较近的流觞砍去。

  流觞为了护住小云朵,侧身奔逃的时候,左肩不小心被划了一口,鲜血瞬间染湿了衣服,但他哼都没哼一声,眉头都不皱一下,一瞬不瞬地看着猗景瑞的招式。

  怀里有宝宝,他不好施展开手脚去打,只能守不能攻。

  骆斌和南宫弄阳着急地看向流觞,南宫弄阳自己站定之后,还带着哭腔着急地唤了声,“流觞。”

  流觞闻言,看了她一眼,也不去细究南宫弄阳这是在紧张她儿子的小命还是紧张他的,笑嘻嘻地应了一声。

  “放心吧,没事儿!”

  然后只见他迅速脱下自己的外袍和腰带,把小云朵绑好背在自己的背上后,也抽出了自己的长鞭。

  他们流氏兄妹二人的随身武器用的都是长鞭,安顿好小云朵之后,流觞至少有一半的心思,可以投入到战斗中,瞬间就和猗景瑞斗得如火如荼。

  骆斌帮南宫弄阳把自己的外袍穿好之后,也带她换了一处比较安全一点的位置,然后表示让她自己好好的,他要去助流觞。

  南宫弄阳闻言点头,然后是三个大男人在地面上打得不可开交,南宫弄阳十分担心自己的儿子,目光一直随流觞的身影移动。

  他们三个打得猛烈的时候,完全都看不清身形,只能靠他们穿的衣服严颜色来区分。

  如此猛烈的战场,惊得南宫弄阳一愣一愣,只能通过时不时小云朵“啊呜,哈,哈哈”这些简单的声音来分辨小家伙的状况。

  他相信,流觞和骆斌会拼命保护好小云朵的,但猗景瑞的武功实在太高强,她不得不担心,自己的儿子受到一丁点儿伤害,但是以她的武功,现在完全都加入不进去。

  看来,有机会她还是需要实战多一点,以后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加强练习,不然百里尊教自己的那些绝世武功就白糟蹋了,学了又不用。

  南宫弄阳因为担心小云朵的安全,瞬间忘记了自己的委屈,随着三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男人在下面打架,她在房顶上也跟着飞来飞去的,想要离儿子最近的地方,方便接应。

  就在她都飞累了,这三个大男人还精力十足的时候,她实在是等不及了,因为听到小云朵哭了。

  南宫弄阳着急地道,“是不是伤到小云朵了,你们快点停下来,停下来把儿子还给我再打不迟。”。

  流觞闻言根本没空理她,直接又飞到了另一边去,准备帮助骆斌偷袭自己的表哥,南宫弄阳着急地也想跟着飞过。

  就在这时,因关心则乱,踩到了姐夫的衣服脚一个没站稳,运气受阻,从房顶上摔了下来,“啊”了一声挣扎,想要在虚空之中抓住点什么,免得自己摔死了。

  骆斌和流觞离南宫弄阳比较远,见状皆睁大眼睛看向南宫弄阳,然后不顾猗景瑞的攻击,运功扑了过来,想对南宫弄阳做最后的抢救。

  毕竟是因为她穿着骆斌的衣服,她身高又不如男子,关心小云朵这才踩到自己的穿在身上的衣服,摔到了。

  猗景瑞一回身见到南宫弄阳往下坠,不悦地运功往后移,妥妥地把她接到了自己的怀里。

  南宫弄阳尖叫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害怕地睁开颤动的眼皮,看到是猗景瑞之后,吓得小脸瞬间惨白,连本能反应躲开都忘记了。

  流觞和骆斌见状,脸上的表情也是意味深长,不知道自己是该表现松了一口气,还是该表现南宫弄阳又危险了。

  百忙之中,两人对视了一眼,想着怎么面对眼前这个情况。

  小云朵的哭声打破了大家的沉默,南宫弄阳这时才像被解了穴道一样,慌张地想要自己站稳。

  猗景瑞不耐烦地抓住她的肩膀扶她站稳之后,挑了挑眉傲娇地道,“南宫弄阳,你又落到我手里了!”

  南宫弄阳肩膀微缩,害怕地看着他,猗景瑞翻了个白眼,直接一掌就把她给推飞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