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31章 深秋溪水

第431章 深秋溪水

  就在南宫弄阳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飞出去,被骆斌接住了没摔地摔个狗吃屎。

  骆斌和流觞把她接住之后,确认她没事,就一脸懵逼地看向猗景瑞。

  猗景瑞却像看一群傻狗一样,不悦地冷哼了一声,收起自己的长剑,走了。

  南宫弄阳并没有因为猗景瑞放过自己而开心,像骆斌和流觞一样一脸懵逼地看着猗景瑞潇洒离去的背影。

  而是看着小云朵哭得睫毛湿湿的,着急地看向小云朵,伸手上下左右仔细检查了个遍,确认他有无受伤。

  小云朵见娘亲的手摸到自己,开心地咧嘴笑,不哭了,小云朵一笑,南宫弄阳一脸懵逼。

  流觞这才不耐烦地表示嫌弃,“都说了,有本少爷在,他没事儿的,一根头发丝都没少,就是,本少爷的身上今晚要洗好几百遍。

  你的宝贝儿子尿到本少爷身上了,脏死了,快点给我抱下来!粗鲁妇人,你还是赶紧想着怎么补偿我吧!”。

  骆斌看到南宫弄阳在检查小云朵有无受伤,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现在听到流觞这么一说,两兄妹对视了一眼,皆松了一口气。

  看到流觞在解绑带,两人还不忘笑了笑,流觞气得想骂娘。

  四人一同回到南宫弄阳的房间,把小云朵收拾干净,并叫流珠来保护南宫弄阳,表示今天猗景瑞的精神病又犯了,要她们好好相互保护一会儿之后,两人约澡去了。

  南宫弄阳看着骆斌和流觞肩叠肩似好兄弟一样远去,流觞的白衣背上,确实有一大块湿透了。

  就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捏了捏小云朵的鼻子,小云朵乐得又“啊呜”了一声,用小鼻子蹭了蹭娘亲的手。

  流珠也看着骆斌与哥哥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南宫弄阳知晓小姑娘家的心思,笑着逗小云朵,时不时看向流珠,一言不发。

  流珠和她没共同话题的,现在是受自己的哥哥和喜欢的人所托,才会与她走得这么近。

  他们这边都已经风平浪静了,可怜的猗景瑞还在房里用热毛巾敷脸。

  该死的,南宫弄阳下手还真重,不是她的男人她就不懂得疼惜。

  不过想想今天她被吓哭成那样,自己也算报仇了,没吃太多亏。

  今天自己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知道了南宫弄阳的弱点,以后她要是不听话,还时不时可以用这个事情吓唬它。

  猗景瑞躺在浴桶,精神抖擞地思考着,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中了什么邪,被她激怒之后,本能反应地居然想对她……

  有钱人洗个澡都是有人伺候的,没钱的现在只好在溪沟沟里将就了。

  好在男人的体质都比较强,流觞和骆斌来到溪沟边,确认四下无人之后,就快速把自己扒了干净,跃到溪水中洗澡。

  流觞还不忘把自己被小云朵尿了的衣服拖到水里放到石头上仔细揉洗。

  骆斌嫌弃地游出老远,流觞洗了还不忘把衣服水往他那边甩,气得骆斌也只好回击。

  两个大男人像小孩子一样,在水里打水仗。

  流觞洗好衣服之后,都懒得上岸,直接运功一甩,衣服高高地挂在了树枝上,迎风招摇,树枝还因风不断晃动,像在帮他努力甩干呢。

  收拾好自己的衣服之后,就和骆斌聊起了天来,刚开始只是闲聊,没想到越聊越深。

  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两个男人一起洗澡更加增进友情的事情呢?

  于是,流觞和骆斌都完全忘记了两人是对立阵营的,从小云朵开始聊起,他们的友情也是从小云朵开始的。

  流觞边自己给自己搓澡边乐道,“从来不知道,带小孩子是这样的体验,哈哈哈,好特别,也很喜欢看小云朵一天天长大,想到我们都是从那么小小个长成今天的大丈夫,就觉得生命很奇妙!”。

  骆斌点头附和,十分赞同他的观点,流觞见两人心有灵犀,又乐道,“骆斌,你有孩子了吗?见你对你小妹和侄儿那么温柔,你的孩子肯定也很喜欢你的,你也很喜欢小孩子的对不对?一团团肉球,会哭会笑还会动的!。”

  骆斌闻言,露出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流觞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撮到了人家的痛处,遂靠了过去,想要道歉。

  骆斌见他过来,也下意识地自己往后游,不想两人的距离在三米之内。

  流觞见状,不悦地皱起眉道,“对不起啊,兄弟,我不该问这些问题的!可能在你心里,我们……还没那么熟,像好兄弟那样可以无话不说!”。

  骆斌闻言蹙眉,原来是流觞会错了意,不过他也不想解释什么,笑了笑表示没事儿。

  关于孩子的问题,他不想多谈,他也喜欢孩子,可他不喜欢女人。

  但是,龙阳之好本就不被世人所接受,流觞一看就是还没有任何感情经历的人,也不好告诉他太多的,所以就什么都没说。

  流觞见骆斌想事情微微晃了会儿神,趁机靠近手臂搭在了骆斌的肩膀上。

  骆斌察觉想要躲远些,流觞见状用力压住他的肩膀,骆斌想逃也为时已晚。

  骆斌感到浑身的不适,深怕流觞看出自己的异常什么的,毕竟,他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

  流觞却不知死活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唉,我们像好兄弟那样一起相处吧!

  以后我们的孩子可以一起玩,我对追女孩儿没经验,等我遇到喜欢的我就告诉你,你给我支支招!

  以后生小孩儿,我是要女儿好还是儿子好呢?”

  流觞平时就喜欢找骆斌聊天,因为骆斌只会支持他的观点,也会仔细倾听他的所有想法并保密。

  殊不知,他这样的靠近,哪怕是在冰冷的溪水里,也让骆斌身体感觉不是很舒服。

  开过荤的人,从被抓来忍了这么久已经是很厉害了,现在却因流觞要让自己的自制力失控,骆斌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遂伸手把流觞的手臂奋力弄开,自己游远了些才道。

  “有话说话,靠那么近干什么?你若喜欢,儿女双全最好!我也不会追女孩子,都是父母做主的,帮不到你!”。

  流觞见自己搭骆斌的肩膀被嫌弃,一脸的莫名其妙,在岸上就可以,为啥在水里两人没穿衣服在洗澡就不行。

  但他也没想那么多,又八卦地道,“南宫弄阳都那么好玩,那她姐姐,就是你的妇人,肯定性格也很好吧?你是不是很喜欢她?肯定很想她了!可惜,我表哥不让你们走,我也舍不得你们走,唉!”。

  骆斌闻言一怔,南宫丹阳可和南宫弄阳没法儿比,小妹讨喜多了。

  说实话,被抓来当囚犯这么多天,他一刻都没想过南宫丹阳,要不是现在流觞问起他的夫人,他都快忘记还有南宫丹阳这么一号人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