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43章 姐夫生气了

第443章 姐夫生气了

  “不如,你们学云朵,都亲我姐夫一口吧!”

  南宫弄阳完,就笑嘻嘻地准备看好戏,骆斌闻言,整个人瞬间呆住了,心里有气,又忍住不想对妹发脾气。

  南宫弄阳这是在给流珠创造机会呢,因为男人亲男人,骆斌是能接受的,要是能帮忙把他掰直了,让他像个正常男人去生活,生活上的乐趣会多许多!

  他也不需要承受别饶白眼,心翼翼地埋藏自己的秘密。

  流觞闻言直接咻地一下撞过去,在骆斌的侧脸啵了一口之后,笑嘻嘻地示意流珠赶紧,亲完继续玩游戏。

  这只是游戏惩罚而已,没必要较真,玩不起的话,刚开始他们也不会答应要玩了。

  流珠却是因南宫弄阳的话音一落,就一直害羞脸红,像木桩一样呆住了,动都不敢动。

  南宫弄阳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这场戏,看到骆斌被流觞亲了一口,瞬间脸都黑了,真怕姐夫生气。

  可一想到,让姐夫慢慢接受女人,后续知道女饶好处之后,回归比较正常一点的生活,他会快乐些,遂掩藏自己的紧张,心中默默祈祷姐夫挺住!

  骆斌脸色越来越难看,流觞一个劲儿地催促流珠快点,别耽误游戏的进程。

  南宫弄阳笑得一脸无害,一副看好戏的样儿,哄着云朵,悠闲地看着自己挑起的战火。

  流珠被一催促,脸红得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头越来越低,都快埋到自己的碗里。

  流觞又嫌弃又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托住她的脑袋,完全无视自己妹的害羞,催促着道,

  “珠珠,就亲一下脸,没啥大不聊,云朵还经常亲呢!别耽误大家玩游戏的时间,快快快!还可以玩好几把呢……”。

  流觞一直在怂恿自己的妹去干坏事,一脸真诚毫无心理负担。

  南宫弄阳却笑都笑不出来了,因为骆斌刚刚只是脸色难看,现在都抬起头来,瞪向她。

  南宫弄阳见状欲言又止,想出声提示刚刚的惩罚作废,都放过大家一马时,骆斌生气摔筷子走人了。

  平时温文尔雅,平易近饶骆斌首次在大家面前发脾气,所有人都被吓得措手不及。

  连什么都不懂的云朵也扭过他那柔软雪白的脖子,笑也不笑地眨着眼睛看着骆斌离去,声儿都不敢出。

  流氏兄妹刚刚被吓了一跳,从骆斌摔筷子离去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之后,面面相觑。

  流觞毕竟也是游戏参与者,不希望大家闹不愉快,所以朝南宫弄阳随意嚷了一句,

  “不管他!玩笑都开不起!我去教训教训他,你们别担心,继续吃东西!”。

  流觞与她们打完招呼之后,就起身朝骆斌消失的方向跑去,安慰劝解骆斌去了。

  流珠和南宫弄阳气场不和,加上刚刚自己的狼狈样儿,现在一看到南宫弄阳想起自己刚才的脸红心跳,不想在南宫弄阳面前这么尴尬。

  所以也找了一个借口跑开了,屋内只剩下南宫弄阳抱着云朵,一脸的黯然神伤,又好心干坏事了。

  云朵好像很懂自己的娘亲,也不哭不闹不讲话,用他肉乎乎圆圆的脑袋蹭了蹭她的侧脸,眨巴着眼睛。

  南宫弄阳苦涩一笑,抱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地和云朵话。

  “乖乖,娘亲惹你二舅舅生气了!该怎么办呢?”

  云朵不知愁,听到娘亲的声音后,发声笑了一下,又看着娘亲不讲话了,两母子相对无言。

  南宫弄阳看着的脑袋和自己对视,头发上的头发还很稀疏,都能明显看到他的头皮,嫩嫩的。

  看着自己的儿子个,越看越喜欢,觉得特别治愈,什么烦恼一来,只要看到云朵,又有坚持下去的勇气了。

  从来都不知道抱婴儿,还有这么治愈心情的功效,南宫弄阳想着,索性先不强迫自己去想怎么去道歉,心情难过影响到云朵,遂快速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想要陪云朵玩会儿。

  就在这时,猗景瑞手上拿着资料不请自来,进屋都不带敲门的,直接大跨步走进来,把手里的资料甩在饭桌空白处。

  话都还没来得及,南宫弄阳就被这声响吓了一跳,看清是猗景瑞之后下意识地往后退。

  撞到了身后的屏风也顾不得自己疼,伸手扶着云朵的脑袋往自己身上靠就想张口叫姐夫。

  猗景瑞看了看她饭桌上杯盘狼藉,锅里还在煮东西,味道还挺香,又看了看南宫弄阳。

  见南宫弄阳见到他就像见到鬼一样,失魂落魄地想逃,他就心情非常不舒服,瞪了她一眼,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冷冰冰地道,

  “我很讨厌别人讨厌我!虽然可能我很容易让你讨厌!”。

  南宫弄阳闻言,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心里腹诽,切,讨厌人还没有自由啦?猗景瑞真是人品有问题得很,管人都管都心里去了。

  猗景瑞看到她翻白眼更不悦了,伸手指重重点了一下桌上的资料,再次冷冰冰地道,“南宫弄阳,安心做好你分内的事儿,认清你现在的处境!”。

  完盯了南宫弄阳看了一会儿,南宫弄阳侧身抱着云朵躲开他的目光,避免对视。

  目光是最容易让人看到自己的真实想法的,她不想让猗景瑞看到过多的对他不满意的情绪,免得孤儿寡母地面对他,对自己的处境不利。

  猗景瑞停顿了一会儿就站起身,再次冷冰冰地吩咐,“我明早要,今晚看完回复我!”。

  他指的是桌上资料,南宫弄阳不情不愿应了一声“嗯”,猗景瑞又看了她一眼,见她都不想正面面对自己,就信步朝门外走去。

  闻到不知道南宫弄阳们刚刚煮什么吃的,场面乱七八糟,但萦绕的香气飘进他的鼻间,让他感觉十分饥饿。

  今听完南宫弄阳的建议之后,他急着去修改方案了,一直埋头苦干到刚刚才修改出来,遂拿过来给南宫弄阳看看把把关的。

  南宫弄阳也不知道自己脑筋抽什么风,居然在猗景瑞快要跨步出门的时候,叫住了他,提醒他怎么做人,想把他引回正常人,相处安全一些。

  “猗景瑞,每个人都有优缺点,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着去讨厌别人堵心的!堵心很影响心情,谁不希望自己开开心心的,找气受?”,她气呼呼地完。

  猗景瑞闻言,后背僵了僵,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话一本正经抱着崽的南宫弄阳。

  云朵还不客气地朝他伸巴掌,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反正家伙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一定会站在他娘亲那一边的。

  南宫弄阳深呼了一口气,勇敢地与他目光对视,就这样,大眼瞪眼地待着。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