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46章 兄妹俩儿的默契

第446章 兄妹俩儿的默契

  刚刚他用尽自己生平所学,努力缩短时间行针,好不容易争取到了提前三十息结束行针,示意骆斌好好躺着休息,他出去把南宫弄阳引开的。

  于是就从骆斌的窗户爬出去,然后叫人去通知流珠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赶来这边。

  借口是南宫弄阳不舒服,并给了去叫流珠的侍卫一根啐了骆斌体内的毒银针,用白布包住,是自己新研究的毒,让她抽空也看看。

  实则,今是骆斌犯病的日子,流珠也是知道的,自然知道他的哑语,毕竟兄妹俩儿的默契不错。

  从就一起学毒,之前猗景瑞要带他们兄妹一起出国的时候,流觞还求过情,想让自己的妹留在家中侍奉年迈的双亲。

  但两兄妹从的默契相投,一同在解毒这一方面创造了很多奇迹,且很多时候一个人是完不成的。

  所以猗景瑞非常看重他们兄妹俩的合作默契出现的成果,自然就不愿意只带一个。

  流觞安排完毕之后,就想把南宫弄阳引开,现在就找了一个很瞎的理由想先把南宫弄阳骗走再。

  只要远离这里,至于要带她去看什么,就慢慢想好了。

  流觞见南宫弄阳打量着自己不话,于是大着胆子走向她,伸手抱着云朵,把家伙的红帽调整好看之后,自己先上前走去,并催促南宫弄阳赶紧跟上。

  “快来,你姐夫也在那边,真怕他被你气跳崖了,我有点劝不住,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赶紧的!”。

  南宫弄阳一听流觞这句话,就知道他在骗自己,自己的姐夫才没那么脆弱呢。

  只是,现在云朵被抱走了她不放心,不管流觞是不是带她去找骆斌,她都得跟过去。

  骆斌是大人,云朵是人,比较需要照鼓是云朵,今道不成歉明还可以继续的,不急这一时,而云朵是时刻都不想他离开自己视线的。

  云朵被流觞面对面抱着,所以他的脑袋是朝南宫弄阳这一边的。

  看到娘亲也跟在身后,他这才没闹,乖乖地用短短肥肥的手抱着流觞的脖子,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向他靠近的娘亲,还时不时咧嘴笑。

  他的笑容总是很有魔力,南宫弄阳看到云朵的笑容,瞬间所有心思又都回归到了他的身上,亦步亦趋地跟在流觞的身后,随意地问了一句,“去哪里?”

  流觞一路上都在想着怎么骗南宫弄阳呢,现在听到南宫弄阳这么一问,他的后背明显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希望尽量不要让南宫弄阳察觉出什么不妥来,遂一直在保持走路的状态,缓解自己出现的不对劲动作。

  然后笑着打哈哈,“急什么?去了你就知道了!”。

  流觞得神秘兮兮的,实则他都不知道现在要带南宫弄阳去哪里。

  虽然他比南宫弄阳来鹏城峰上的时间多半,且自己喜欢到处乱转,但转了这么久,也没有发现鹏城峰上,哪里有比较好玩的地方。

  后山的悬崖边上倒是挺美的,可太远,加上现在黑了,风也很大,南宫弄阳和云朵肯定受不住寒,所以就一直在纠结地思考要带南宫弄阳去哪儿。

  看着他背影十分潇洒地在前面带路,实则他心里着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脑子一直在不停地转动。

  此时此刻的流珠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数眼泪,难过她的人生选择题。

  流珠确实比谁都清楚今是骆斌犯病的日子,所以她忧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饮泣。

  从来不知道暗恋着别人,知道暗恋的人受伤,会有这么强烈的思绪波动。

  且明明能救却不能救,必须在父母和喜欢的人之间做一个选择,这样残酷的选择题,让初尝心动滋味的姑娘悲痛极了。

  侍卫来找她的时候,她气呼呼地抹掉自己的眼泪,才不耐烦地暴躁开门询问找她有什么事。

  这些侍卫知道流氏兄妹在崤的地位不低,哪怕他们是为猗景瑞办事的,但对于流珠他们还是相当的尊重,毕竟是自己的主子的表亲。

  自古尊卑有别,所以在和流珠汇报问题的时候,恭恭敬敬地,头都不敢抬起来与流珠对视。

  所以流珠的眼红他并没有看到,只是感受到了流珠心情不好的暴脾气。

  流珠闻言,脊背一僵,愣了两秒接过侍卫手中白布娟包着的银针之后,不耐烦地道,“知道了,我拿药箱就过去。”

  平时流珠就不待见南宫弄阳,现在听到南宫弄阳生病叫她过去瞧,她自然是不高兴了。

  所以侍卫没有多想,对流珠表现出来的不耐烦想得十分简单,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需要怀疑。

  所以侍卫做完流觞吩咐的事儿之后,就蔫巴着脑袋,悻悻地走了。

  流珠“砰”的一大声关上房门之后,快速拿了药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打扮就急冲冲出了房门。

  路上遇到其他下人,她还假装很不耐烦地慢悠悠往南宫弄阳那边去,待下人一消失只有她一个饶时候,就赶紧加速跑。

  兄妹俩儿的默契果然是十足的,她一接到银针打开看,闻都不需要闻,也不需要测试毒性,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这毕竟是她专业内的事儿。

  流珠快速到了骆斌的门口之后,见四下无人,边张望附近边敲门,然后推门,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她就直接从窗户跳了进去。

  她敲门也不指望骆斌能来开门的,只是想让屋里的人知道她来了而已。

  所以爬墙从窗户钻进去的时候,私闯别饶房间一点心里负担也无,毕竟她还需要争分夺秒地去救人呢。

  骆斌行针被扎得昏昏欲睡,听到声响眉毛还抬了一下,艰难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他知道流珠来了,只是流珠不像流觞,都是男人,不知道看到他全裸上半身,被扎成像刺猬一样躺在床上,会不会不能静下心帮自己。

  当然,他也只是随便想想,别人做什么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顶多就是他多受些罪罢了,反正又死不了。

  流珠奔到床前,一下子就真的呆住了,忘记了害羞和自己的任务,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像木桩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兼一瞬不瞬地看着裸着上半身的刺猬骆斌。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