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47章 对女人无感

第447章 对女人无感

  因为流觞行针也有些时间了,加上骆斌的身体素质本身就不差,虽然现在还恢复不到生龙活虎的状态,但已经不至于像刚刚发病那会儿一句话都不出来。

  见到流珠呆愣地看着他裸着上半身,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人家流珠还是黄花大闺女,且还只是半个医者。

  虽医者的眼里是不分难男女的,但现在的女医,遇到这样的情况,难免会出现不镇定的场面。

  骆斌非常能理解她,可现在除了微弱地话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骆斌虚弱地道,“流姑娘,骆某失礼了!”

  失礼自然不必他再次提醒,流珠看得真切的呢。

  骆斌这样的提醒实则是另一层意思,就是不要再让气氛尴尬下去,毕竟流珠那样一直杵着想入非非,也是很不好的。

  加上今大家在吃火锅玩游戏的时候,南宫弄阳还开了两个饶玩笑,作为男士,就更应该拿出气度来,所以,只好他先开口了。

  流珠终于被唤回了神,想起自己来这里的任务,且时间紧急,想到自己再次在自己擅长的工作领域晃神,就有些难为情。

  想想哥哥刚刚的传信,她今帮骆斌自然是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才行的,不然他们兄妹俩儿势必吃不了兜着走。

  流珠深呼吸了一下,唤醒自己的专业素养,这才认真地看向被扎得跟刺猬似的骆斌,慢慢放下自己的药箱,坐到床边准备给骆斌拔针。

  骆斌对女人真的是无感的,看到流珠心绪缓了下来之后,也就心平气和地等着人家收尾了。

  其实,流觞在这里他反而还不自在些,毕竟流觞长得也不赖,身材挺好。

  但理智一直告诉他,不是谁都像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玩伴的。

  所以,他见到流觞都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心里默念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流氏兄妹,骆斌比较喜欢流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这样的喜欢,就是发自骨子里给到自己的大脑这样的一个信号,是不可控的。

  流珠见骆斌心思完全不在自己的身上,一副平静地配合治疗,随她任意妄为,她的心气儿也跟着平静了不少。

  遂干活的速度很快就提上来了,拔针的时候也会有些不适的,她尽量心翼翼,并告诉骆斌感到血管酸胀就一定要告诉她。

  骆斌“嗯”了一声之后,直到流珠把他身上的针都拔完了,还是一句话都没有,骆斌是流珠长这么大接触到的最乖的一位病人了。

  流珠拔完针,喂骆斌吃流理丹药之后,就一脸歉意地看向骆斌欲言又止。

  骆斌见姑娘情绪低落,还不忘出言安慰,

  “流姑娘,你也是身不由己,我知道你不能给我解药的,能让我发病的时候,减轻痛苦我已经很感激了,不必感到为难。

  若是用你兄妹的安危换我的苟且,骆斌也是不愿意自己的舒坦建立在朋友的痛苦之上的!”。

  骆斌完,想努力动动起身穿衣服,他是对女人无感,但看到人家一个姑娘在他面前待着,他还是不想让人家姑娘越加不自在。

  怎么她都帮了自己,加上他是一个很绅士守礼的人。

  流珠闻言更加感动,看到骆斌还没缓过劲儿来就想起身,遂着急地伸手按住了人家的肩膀,把人给按回了床上,着急地道,

  “你还需要躺一会儿,让血管慢慢恢复正常,不再感到酸胀才可起来!

  放心吧!南宫弄阳已经被我哥带出去了,有我哥在,他们很安全!”。

  骆斌没想到流珠还敢来这一手,诧异地看向按在自己裸着的肩膀上的手,一脸的不可置信。

  流珠看到骆斌看向自己的手,她愣了一下,接触到骆斌的目光,感觉到自己手心的暖热,又没出息地脸红了。

  遂触电般着急移开自己的手,慌忙解释道,

  “医者眼中,不分男女!……我……我先走了,记得别告诉任何人,我来过!”。

  完,流珠就落荒而逃,情急之下落下了她的药箱,骆斌看到正准备叫人,没想到流珠自己一脚跨上窗户一脚还在地上的时候就自己想了起来。

  然后害羞地红着脸跑回来拿药箱,看都不敢看骆斌又着急跑向窗子边想要爬窗离去。

  骆斌就这样,从头看到尾看着自己的医生落荒而逃,没想到流珠还挺可爱的。

  只是,要是这些事情是妹来做的话,肯定比她可爱多倍,骆斌偏心地想,就规规矩矩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头,安心地等待恢复。

  今日要不是有流氏兄妹相助,他至少要疼到后半夜才会慢慢缓过来。

  这样的病真是折磨人,他都想住离南宫弄阳远一点了,不然让她发现端倪可不好,她实在太聪明了,要瞒住她真的要耗费掉他所有的精力。

  可是自己离得远的话,又不放心妹和侄儿,骆斌觉得自己的生活越来越难。

  想到刚刚还生南宫弄阳的气,明明是假的,但自己又不能告诉她真话,只能让她以为自己真的生气了。

  较真的妹肯定又是要内疚好久,然后想方设法地要与自己道歉了。

  此时被骆斌惦记着的南宫弄阳,无聊地跟在流觞身后,见色越来越晚,整个鹏城峰上的庄子都有弟子开始巡夜,流觞要带她去的目的地还是没到。

  南宫弄阳走得有些脚酸,且看到云朵打着哈欠流口水,困兮兮地看着她,一副可怜儿样儿,惹得她心疼,遂不耐烦地叫住了流觞。

  “别走了,我儿子困了,我要带他回去睡觉,把孩子给我!”。

  着,南宫弄阳就跑到流觞的前面,伸手去抱云朵,云朵见回到娘亲的怀里,开心地咧了一下肉嘟嘟的嘴。

  然后脑袋在她的脖颈处蹭了蹭,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张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打得他的身体都微微颤了颤,显然是困到了极点。

  南宫弄阳心疼地掂了他两下,瞪了流觞一眼,不满他的戏耍,就越过他抱着云朵问路回去。

  本来想大声呵斥两句,但怕把云朵吼醒,所以她忍住了。

  流觞尴尬地挠挠头,跟在她身后给她指路,想要道歉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了带她去看好玩的,结果就一直在庄子里走路赞步数,南宫弄阳愿意跟他走这么久不发飙,已经很不错了。

  但南宫弄阳肯定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了,只是现在她的心思不在他的身上,暂时没有问出口,万一她秋后算账问起,自己得先提前想个万无一失的借口才校

  流觞怀揣着心事,跟在南宫弄阳和云朵的身后,为她娘俩儿保驾护航!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