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48章 踏雪寻梅

第448章 踏雪寻梅

  一个月后后,进入了冬,气越来越冷,南宫弄阳又犯了起床困难症,索性就带着云朵吃完早餐窝在暖炕上不出门了。

  在床上逗着云朵,云朵的爬行能力越来越好,速度越来越快,南宫弄阳守着床沿,给云朵发布命令,似训练狗一样训练她的崽。

  云朵虽然还是“啊,呜,哈,嘻……”等这些是他的语言,但是娘亲的话他好像可以似懂非懂,有时都能准确地听着娘亲的指令,在她的要求下,在床上爬来爬去。

  俩母子窝在房间里倒是玩得很开心了,可苦了想要找她的所有男性。

  骆斌虽然与她关系最好,还是亲人,但是内室的话,毕竟是比较私密的一个空间,再想念云朵他也是不会进去的。

  流觞就更可怜了,偶尔有时间来看一下云朵见不到云朵就算了,还不能和骆斌好好玩耍。

  骆斌不知道抽什么神经,见自己靠近还下意识地疏远,不让自己像以前一样把胳膊搭在他肩上,更不像以前好兄弟似的肩叠肩去玩耍。

  猗景瑞有什么资料都是让婢女给她送进内室,然后他在外面着急地听着云朵和南宫弄阳的笑声等着消息。

  南宫弄阳总是不紧不慢地做着他的紧急事,然后每次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递进去的资料,送出来总是皱巴巴的,有些地方还残留有孩子的口水。

  要不是这些资料很宝贵不能扔,只能当成宝贝一样供着使用,猗景瑞也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每次来见南宫弄阳都哭笑不得地忍受着不爽的气息,明明南宫弄阳才是囚犯,却把他搞得像个囚犯一样,求着她。

  要不是南宫弄阳给出的点子真的很赞,猗景瑞有些时候都受不了她,想呵斥她两句。

  奈何相处时间久了知道她的脾气是属于皮球型的,要是把她惹毛了,她可不顾后果跟你杠到底。

  这样一来影响的还是自己的事情,猗景瑞不敢因失大,遂每次都告诫自己,不忍则乱大谋。

  有才华的人脾气和性格都是有点不一样的,要能接受这一点特别,才有可能使唤得动这样的人才。

  大丈夫能屈能伸,怎地还不能忍受一个女人了?猗景瑞面对南宫弄阳冬季起床困难症,总是这样的给自己催眠。

  就在某一的某一个早上,南宫弄阳和云朵吃完早餐,又把骆斌和流觞都赶了出去,带云度回床上训练。

  骆斌们不想走,但南宫弄阳已经不由分地把云朵抱进了内室,他们也只好看着内室望而却步。

  随着日子一的过去,云朵长得越来越快,尤其是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和云朵相处的南宫弄阳,最清楚这一点。

  云朵现在不止爬得很快,在自己的搀扶下,还能走十多步的路了。

  有一次自己放开手,距离家伙五十公分距离,示意他自己走。

  他刚开始还站不稳跌坐回软被上,但在她不懈的鼓励下,有一次家伙居然可以完整,不需要借助任何辅助物,走完五十公分全程,开心地呵呵笑,把身体乒进娘亲的怀里。

  南宫弄阳见他走累了就教他话,云朵许是基因不错早慧,经过五六的训练,现在已经能清晰听得清他桨娘亲”。

  虽然有时候发音还是不标准,还边讲边流口水,但总算是会一句人话了。

  看着他的一点点进步,南宫弄阳可开心坏了,对身边的所有人都和颜悦色的,就是不太让这些人接触到云朵了,因为家伙已经开始学东西,她要自己亲自教。

  反正冬要做的事情也不多,又冷不想出门,在房间里陪陪云朵。

  累了疲了练练拉伸,然后在侍女的帮助下,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生活别提过得有多滋润。

  严冬某,山上下起了雪,南宫弄阳把家伙穿戴整齐,然后弄了一个背带把他背在自己的前面,与自己面对面对着的姿势,就要带家伙到院子里赏雪赏梅。

  骆斌和流觞闻言高兴坏了,他们可是好久没抱云朵了,闻到他身上的奶香味都觉得特别的治愈。

  遂只想着南宫弄阳带云朵出来之后,他们就找借口让婢女去给她打扫内室打扫久一些。

  并在外室放上喝茶的矮榻,还是那种加长加宽的,多生几盆火,方便云朵玩耍不被冻着。

  为了能和云朵玩耍,他们很努力,因为山上的冬,实在太无聊了,好看的风景都被他们看遍了,没有猗景瑞的命令,又不能下山去浪。

  猗景瑞是个工作狂,完全没有这些人闲的,一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有时大半夜还挑灯夜战不睡觉,拼命工作也不怕猝死。

  所以此刻猗景瑞没有闲功夫去管别人,昨晚忙到半夜,现在大早上的还在屋里补觉呢,连早饭都没醒来吃。

  因为猗景瑞住的院落是鹏城峰山上最好的那个客房院落,就是他之前在山上学习的住处。

  因家里有矿,身份地位高,所以住的院子都是和鹏城峰的掌门人一样的。

  只有猗景瑞的院落里种有红梅,红梅在雪景里是比较好看的,南宫弄阳打听清楚猗景瑞的情况之后,就悄悄摸摸地进了猗景瑞的院子。

  想着带云朵看好看的风景,她也还是进来瞄一眼,不出十分钟就出去的。

  据探到的消息,猗景瑞至少要睡到午饭之后才会起来,现在是早上辰时末,离中午都还很久,时间妥妥的。

  于是,早早出门踏雪赏红梅的南宫弄阳,并不知道骆斌和流觞正在布置自己的房间,等自己回去玩。

  骆斌和流觞布置得很认真,询问南宫弄阳的去向,婢女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只她像平时一样带着云朵去走走,攒步数去了。

  一般南宫弄阳去攒步数都是很快回来的,每锻炼一点点是她的生活习惯,所以大家也没多想,直接在她的房间里忙。

  南宫弄阳也不知道自己一直霸占自己的儿子错在哪里,完全没意识到云朵对于骆斌和流觞来,在无聊的鹏城峰山上有多重要,那可是他们的开心果。

  所以,现在在婢女的指引下在,正悠哉悠哉地来到猗景瑞的院子,看到雪白中耀眼的红点,开心地移动莲步走过去。

  婢女想要伸手搀扶她,免得她在雪地上摔倒,因为怀里还背着云朵,所以南宫弄阳也不矫情,任由人家帮忙。

  待走到梅树下,才叫婢女先离开去忙自己的,一刻钟之后来接她。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