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58章 任性小徒儿

第458章 任性小徒儿

  南宫弄阳见事情就要解决了,也不再一味要求下车,伸手解开小云朵的绑带,弯腰手伸到腰后,把小家伙从自己的腋窝下捞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抱着等奶水。

  小云朵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双脚完全被释放开来,开心地拍拍手蹬蹬腿舒缓一下小身体,笑呵呵地发声。

  小家伙一醒来就要开始闹了,南宫弄阳见小家伙醒了十分高兴,而猗景瑞见状就是一脸的嫌弃。

  小云朵一醒,南宫弄阳根本没法儿做事,还好今天不需要南宫弄阳做什么,不然真的是麻烦。

  猗景瑞把小云朵要用的储物袋都弄到车上之后,打开翻找到小云朵的奶瓶递给南宫弄阳,就把储物袋移到了她的脚边,自己掏出书来看打发时间。

  本来他是准备在车上补眠的,现在南宫弄阳带着她的崽一起上来,位置都不够了,索性就看书了。

  正在赶去拍卖会现场的人可真是不少,连住在皇城中距离很近的仲柏老头都起了个大早,然后去鸿鹄客栈和百里尊吃早饭,准备和百里尊一同出发。

  殊不知,百里尊这边,早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组织严密地监视住了。

  刚一被监视,百里尊就察觉到了,但监视他们的人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反而还保护他,所以他就没有深究。

  因为从童进拖回的一个兄弟口中得知,监视他们的人是郎安的人,只是想和他确认一个事情。

  百里尊不想和他们确认事情,也乐得多几个保镖,就没有去管他们。

  所以仲柏来的时候,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依然一如既往地招待仲柏老头,两国的宰相因私交会晤,聊得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童进拿着一个图案急急来报,并表示只能秘密说与百里尊听,百里尊只好起身叫仲柏老头随意,他去去就来,然后一起出发拍卖会现场。

  仲柏老头以为是南楚那边的政事需要他处理,也就非常识趣地信步到偏厅喝茶,把谈话空间给他们留了下来。

  童进不好意思地目送仲柏老头离开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图纸交给百里尊,并传达来者的话。

  “那位妇人自称是郎安国的大司马,郎神医夫人的手下,想要见您,已经多次到这里拜访!公子是否要见?”。

  百里尊一摊开图纸,顿时剑眉微蹙,心中若有所思。

  图纸上只是一个简单的胎记,就是自己身上腋下位置,位置十分隐秘,知道的人不多。

  除了自己的生身父母,师父,就只有死去的宗卉,和现在下落不明的南宫弄阳。

  这些人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胎记的呢?百里尊烦躁地坐回座位上,想着要不要见那个妇人。

  就在这时,守在门外的侍卫们被一个小姑娘打倒,然后嚣张地叫喝,

  “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挡路奴才,我师父多次求见你们家主人,你们不让见就算了,怎地让我师父站那么久,椅子也不搬一把?”。

  百里尊看向童进,童进一脸尴尬地跑出去看究竟。

  在主子不想被人打扰,而自己没有当好差的情况下,给领导的印象是非常不好的。

  就在这时,大司马来了,严厉呵斥自己胆大妄为的徒儿,“徒儿住手!不可无礼!快快向侍卫小哥道歉才是!”。

  童进都还没开始处理,求见百里尊的那位妇人就来了,很有礼貌地致歉,弄得童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

  就在这时,郎安的大司马见有负责人出来了,就拽着自己的徒儿一脸真诚地往童进的跟前移,丝毫不怕师徒俩儿被包围起来暴打一顿。

  大司马歉意地道,“真是对不住,徒儿任性了!还望童大人海涵,不要与我徒儿计较才是!兄弟们受伤治疗的费用,本夫人出双倍,以表歉意!”。

  童进见这个自称是大司马的人,说话还是很有礼貌的,作为一个领导者,她下面的人犯事儿了人家表现得很有担当。

  但印象分是印象分,事情该处理他还是会怎么处理的,毫不含糊,并不会因为人家的认错态度好,就格外开恩。

  于是童进清了清嗓子道,

  “那就留下赔偿的钱帛,并向被打伤的兄弟们道歉,求得原谅就走吧!都说了,我家公子忙着呢,没空见你!”。

  童进也只想速战速决,因为他需要赶紧解决完这里,就要去给百里尊送信回南楚。

  以为他出国在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南楚的政务就会暂时没有的,没想到,涵王宗及遇到大事情的时候,还能想到办法与主子联系,听听百里尊的建议,真是断不了奶的娃呀。

  童进心疼自己的主子常常那么辛苦,所以难免会在心里腹诽自己将要去办的事情。

  心里还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做,所以对处理不太重要又在浪费人时间的事情的时候,人的心情都难免会有些浮躁的。

  童进此刻就是想毛躁地处理完就放着不管了,毕竟这个妇人从两天前,就一直来求见百里尊,每次来都带礼物,这一次还送了一张图纸。

  童进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位妇人想要确定百里尊身份的急迫性,只当是一般想要巴结百里尊的人来处理。

  大司马的徒儿闻言瞬间炸毛,要她道歉她怎么肯?明明是自己多次求见,而那些侍卫一直拦着她,说话重了些,这才一气之下打了起来的。

  现在师父表示会赔医药费就已经很好了,童进居然还要求她道歉,门都没有!

  所以童进的话一说完,她就着急地想要挣脱师父的手,给童进一个教训

  大司马可不允许小丫头还任性,在这里撒泼,于是就拽着她的手呵斥,童进本想早点让外面的吵闹恢复安静,百里尊好休息一下,一会儿就要去拍卖会了呢。

  现在好了,事情没处理好,反而还越来越闹。

  被浪费时间的童进十分不爽地甩了一记眼神杀,看向面前站着的那一对师徒,伸手微微拔了腰间的佩剑,冷冷地道,

  “医药费我们也不缺,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护卫亲自送你们出去!”。

  说完,剑已出鞘,满脸凶光地看向眼前的师徒儿。

  小徒儿还被激怒了,一直想奔上前与童进打架,嘴里嚣张地叫唤,“来呀来呀!谁怕谁?”。

  大司马恨铁不成钢,气得想要把自己的徒儿拽到身后护起来,童进生气就免不了一番恶战了。

  来之前自然是有了解的,童进的功夫不弱,自己的徒儿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不然童进也不可能可以跟在百里尊身边这么久。

  他们的战火一触即发,就在这时……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