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60章 崽又醒了

第460章 崽又醒了

  大司马刚刚一激动,最基本的思考敏锐都没了,待战战兢兢坐下之后,惊喜地看向那一张熟悉的俊颜。

  只见百里尊一直盯着她,好像等她说话一样,她才反应过来,此行的真正目的和该有的镇定。

  毕竟也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缓了缓开口道,

  “太子殿下,我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司马,皇后娘娘一直寻您寻了30年,能否抽个时间跟臣妇回去看看?”。

  大司马说完就一脸期待地看着百里尊,百里尊听完,看向桌上放着的那一张图纸,什么都还没说,大司马见状就立即解释道,

  “这是皇后娘娘给奴婢的,小的那一块儿是出生时的,大的那一块是,仿……仿陛下身上画的。

  郎家的儿郎一直都是单传,直系每一代身上都会有这个标记。

  臣妇大胆,之前就是想请您看看,是否和您身上腋下的胎记符号一模一样,但是现在都不需要您肯定了。

  因为您长得和年轻时候的陛下,一模一样,俊得人神共愤!”。

  百里尊闻言,挑了挑眉,果然,知道自己的身世的人越来越多了吗?眼前这个黑鹰家妈,第一次见面觉得还是比较可信的。

  但就算不可信也无所谓,他也不怕人家会对他不利,有的是本事躲过一切不好的阴谋。

  只是听到,“俊到人神共愤!”,他就有些不自在地蹙了蹙眉头,懒洋洋地“哦?”了一句。

  大司马察觉自己失言,赶紧道歉,表示是跟着自己的小徒儿学的小孩子家的话,她不该这么不稳重的,毕竟一大把年纪了,但是第一次看到百里尊,难掩心中激动。

  想着百里尊肯定想听关于亲妈的事情,所以大司马捡好的说,侃侃而谈。

  半途,百里尊不耐烦地打断她,让她以后不要叫自己太子殿下,然后就去叫仲柏老头一起去拍卖会。

  大司马一直把人送到客栈门口,看到百里尊上车之后,还不忘从自己的人里拨出一部分下属来当保镖,和百里尊的人一起护送百里尊出行。

  从找到小主人开始,她对小主人的安全问题就十分上心,百里尊也只是简单解释是郎老头留下来帮衬他们的人手,让大家和谐相处,也就什么都没说,上车前往拍卖会现场了。

  大司马见着小主人离开直到马车消失不见之后,才笑嘻嘻地回房写信寄回郎安,并叫人和童进的下属商量,大家住一起。

  反正鸿鹄客栈也大,完全容纳得下,她和下属要一起搬过来,住另一栋院子,好随时保护百里尊。

  由于百里尊直接默许大司马的人跟着他给他当保镖,所以大司马的计划很快就得到了落实。

  待下属搬家搬得差不多,大司马的信也寄出了之后,就换了一身劲装,也上街准备前往拍卖会现场,她要亲自保护小主人。

  刚刚寄信的时候又把自己看到的好东西也寄了一份回郎安给自己的宝贝儿子。

  忽然想起百里尊刚刚有问候自己的儿子,她一时觉得纳闷,想找时间问问小主人,怎么会认识自己的儿子的。

  但是下属找领导问话,多半是不敢问得太直白,只能委婉着些,所以大司马只好边走边思考。

  就在这时,解开了穴道的小徒儿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地叫出了声,“师父,你看,前面那个女人背上背了一个球!”。

  大司马的小徒儿说话声音太大,南宫弄阳们闻言不悦地转头看向声响处,送了一记眼神杀。

  大司马的小徒儿被南宫弄阳和南宫弄阳身边的男人们凶巴巴的眼神一扫,瞬间害怕地缩到自己的师父后面。

  只露出一颗小脑袋来,一瞬不瞬地看着被所有男人护在中间的南宫弄阳和她背上的球。

  大司马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的徒儿刚刚失礼犯错了,遂一脸尴尬地上前真诚道歉。

  话都还没开口,就被南宫弄阳身后的动静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南宫弄阳的崽又醒了。

  小云朵刚刚吃饱犯困睡着,现在听到街上的响动被吵醒了,正在狭小的空间里伸懒腰,整个小身体在绑带里伸展。

  因伸懒腰颤抖的小小手从纱布中伸出来,大司马的大徒儿害怕地抓着师父的衣角小声道,“师父,徒儿害怕,那是什么东西?还会动?”

  接着,只见小云朵以他最可爱最软萌的方式出场了。

  小小手和小小脑袋顶开头顶上的纱布,张开肉嘟嘟的小嘴巴打着哈欠眯着眼睛呢喃,“娘亲,娘亲!”。

  小云朵被吵醒,南宫弄阳们所有大人都很不悦,因为小云朵醒了会影响他们的做事效率。

  南宫弄阳转头和儿子碰了碰头,一脸宠溺地吻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之后,又满脸不悦地看向大司马师徒俩儿,也很没礼貌地道,“你自己又是什么东西?。”

  看到南宫弄阳背着是她的崽,大司马师徒俩儿瞬间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只要觉得南宫弄阳那背上会动的圆球是小孩子之后,她们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大司马见状,想继续上前道歉,猗景瑞已经不悦地眼神示意侍卫把她们拦住了,禁止靠近南宫弄阳。

  流觞手指上也瞬间多了两只蛊虫,不怀好意地看向大司马师徒俩儿。

  骆斌也不悦地扫了她们一眼,举着奶瓶喂小云朵,一副看好戏的样儿看着眼前的一切,听到别人说小妹和侄儿的不是,他心里也是很不爽的。

  就在这时,流珠急急忙忙地来了,今天的流珠和猗景瑞都是易了容的,流珠此刻是一身男士劲装。

  因为进入城区之后马车限行,只容特别有身份的贵族,比如像仲柏和百里尊这两位宰相通过之外,其他人一律步行。

  所以此刻大家才会在街上遇到,好奇害死猫,冲撞到了的不好惹的南宫弄阳。

  流珠完全没管眼前在发生什么,只是看到人群中的猗景瑞们之后,就靠了过去,小声汇报。

  猗景瑞听完,双眸微缩,眼神示意流觞处理这里的事情,就带着其他人先走了。

  流觞领命之后,笑嘻嘻地看向大司马师徒俩儿,手指上的蛊虫还在拼命蠕动,但是怎么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接着,流觞笑嘻嘻的一句,“保护好夫人!本少爷要舒展舒展筋骨!”。

  众侍卫领命,把南宫弄阳护到了一边,骆斌自然地挡在了她的身前。

  南宫弄阳心里虽然不爽,但是也不想因为她在百越皇城闹事,免得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见那大司马也是一心想道歉的,且看着这妇人,感觉有些似曾相识的,但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

  那个小女孩也是没见世面的黄毛丫头,出言粗鲁了些也能理解,主要也想多做一些善事为小云朵积福,让他快快长大,遂解围道,

  “算了,让她们好好道个歉就放她们走吧!免得影响我和我儿子逛街的心情!”。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