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65章 做戏做全套

第465章 做戏做全套

  当老板娘爬窗进屋之后,着急地把窗户关好,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取的钱和金卡。

  一个女人带这么多钱在身上是十分不安全的,加上她又是一个人去的,所以就更加不敢掉以轻心,免得招来横祸。

  南宫弄阳也不嫌弃,最先收了自己的金卡,然后看向一直等着自己发布赦令的老板娘。

  都是做母亲的,何苦相互为难呢?但这种情况,说再多疑点就会更多,只简单提醒了一下老板娘。

  “我的处境并不像您看到的那么好!有时人们眼中看到的东西,未必是真实的,我不想与任何人为难,尤其是已为人母的女性!

  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用你女儿的性命再发个毒誓,我就放了你们!”。

  南宫弄阳说完,把自己测量好的数据和卷尺递给了老板娘,老板娘也是做了生意多年的人精,自然知道很多深宅大院的女人,看似风光,实则生存也是极不易的。

  加上能让自己的女儿平安回到自己的身边,说什么她也是愿意的。

  发毒誓就发毒誓,只要自己这一辈子不泄密,她的女儿就没事儿。

  于是她举起自己的手,真诚地看向南宫弄阳发誓,每一个细微的小眼神都在透露她的真诚。

  南宫弄阳对上这样的眼神,心里又似有银针在撩拨,难受极了!

  待老板娘发完誓之后,南宫弄阳才悠哉悠哉地解开她女儿的穴道,并表示需要小半个时辰才能醒来,现在可以感受到心跳和脉搏,担心的话可以看看!。

  老板娘虽然很想相信南宫弄阳,但还是忍不住扑了过去,着急地把耳朵贴到了女儿的胸腔前,确认有心跳之后,又握着她的脉搏仔细看了又看,殊不知,后背都全露给了南宫弄阳。

  要是南宫弄阳对她真的有什么歹心,很容易就可以刺穿她的后心,显然关心则乱,孩子一出事大人完全都顾不到自己。

  南宫弄阳呼了一口气,再次冷冷道,

  “一会儿我买的东西会有人买单,你直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收钱就是,今天你取的这笔钱,就当做是你帮了我的报酬和封口费!可明白了!”。

  老板娘闻言,确认自己的女儿无事之后,又看向桌上那五千万两银票,害怕的心思在慢慢消失。

  她的店铺就是经营五年,每年的生意都很红火,不吃不喝也达不到这个营业额呀,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要是她早就拥有这么一大笔钱,就天天陪着女儿,不用这么辛苦地守着夫郎留下的店,小心翼翼地和所有人打交际了。

  南宫弄阳见她愣住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告诉她奶妈一会儿也会醒,让她把她的女儿放到床上去,然后叫她简单收拾一下她的狼狈,两人就假装刚刚量完尺寸,又有说有笑地回到前店。

  老板娘虽然用尽自己生平的演技尽量表现得自然,但是心里依然澎湃得很,都不知道该怎么消化刚刚发生的一切。

  只好用忙碌掩饰自己的紧张因素了,南宫弄阳怕她露馅儿,也一直在找话问她,精细到制作的服饰要什么款式,哪里该注意,那些该用什么花边,刺什么绣。

  很快,老板娘就在南宫弄阳的“拖拉硬拽”之前恢复到了奸商的良好素养,侃侃而谈。

  南宫弄阳定好自己的料子和款式之后,又起身挑了几款男士布料。

  自己亲自抱着小云朵和老板娘在一边说话,让店里的工作人员帮骆斌量尺寸,新年快到了,对她有恩的人自然是要送点礼物的。

  她有的是钱,刚刚还给了老板娘那么多钱,所以老板娘现在对她的服务特别好,比服侍自己的亲妈还尽心。

  快到时间的时候,她就着急地想去后院看看,她还没去,奶妈就醒了自己到前头来,一边揉着自己的脖子一边絮絮叨叨。

  老板娘很仗义地帮南宫弄阳掩饰尴尬,

  “怕不是您老刚刚不小心在哪儿摔了一跤扭到脖子,脑子也跟着摔糊涂了吧!

  放心吧,孩子我喂过了,在屋里睡觉,您去看看,快走啦,别耽误我接客人,孩子一个人在房间里我也不放心!”。

  然后奶妈被打发都了,骆斌也量好尺寸了,大家定好之后,想要叫流觞来付钱,流觞到现在依然不知所踪。

  南宫弄阳只好朝门口的侍卫兄弟开口,“过来买单,你们一人也做一套衣裳过年吧,账单和我一起开,到时候让流公子一直支付就可以!”。

  猗景瑞是大男人,对下属的照顾考虑没有南宫弄阳周到的,天气很冷了,他们的衣裳依旧单薄,南宫弄阳就借花献佛了。

  那些侍卫还挺不好意思的,南宫弄阳看了老板娘一眼,经过刚刚的特殊相处,老板娘也是人精,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遂笑嘻嘻地亲自走过去,拖拉硬拽地把那些侍卫小哥拉了过来,让店里的男裁缝亲自给他们测量尺码。

  生意人看到顾客,态度自然是热诚的,那些侍卫心底确实也特别希望能够得到一件暖和的冬衣过冬,所以就半推半就地从了。

  老板娘见状,想着还有三位,又叫店里的伙计到后门去叫守着后门的那三位兄弟,到店的生意,没有哪个老板会嫌多。

  流觞正巧这时也提着一袋刚刚出炉的点心回来了,一进门老板娘就热情地也把他拽了过去测量尺码。

  流觞一脸懵逼,南宫弄阳只好笑着解释,新年了,大家一起制新衣,祝愿新的一年事事顺利。

  只要是南宫弄阳说好的东西,流觞就不懂得拒绝,乖乖从了。

  骆斌见状笑了笑,伸手向南宫弄阳要小云朵,南宫弄阳抱着小云朵有一会儿,小家伙每天都会重一点点,她确实也手酸了。

  于是就把小家伙递给骆斌,两兄妹也趁机对了一个眼神,表示一切顺利完成。

  未免引起太多的怀疑,南宫弄阳们逛完这家店铺之后,又到黄金玉器等店去转了转,给小云朵买了金锁和玉坠。

  接着逛了儿童玩具店,家具店,鞋店,胭脂水粉店等,一律都有买一些东西,然后才慢悠悠地朝墨兰居走去,想要去和猗景瑞汇合。

  因为他们买的东西很多,所以都给了地址,让这些店家备好货之后,送货上门再取另一部分的钱,只先付了一点定金。

  有钱人家就是这样买东西的,他们在皇城做生意也是做了很多年,能接受这样的做买卖方式,遂都同意了。

  此刻,他们的手里基本都没拿太多东西,一路上逛得十分舒心。

  小云朵看到什么都新鲜,开心地叫唤,小小的嘴巴里吐出白白的气,但小家伙好似都不怕冷似的,精神一直特别好。

  南宫弄阳还担心是冻着了没有睡意呢,所以一脸担忧地跟着,时不时让流觞给小云朵看脉。

  事情做完之后,心思又都全落到了小云朵的身上来了,小云朵从一出生,就注定关注度不会低。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