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66章 曼陀罗叶子

第466章 曼陀罗叶子

  南宫弄阳们来到墨兰居的时候,拍卖会已经举行好久,他们也都逛了老半天了。

  一般的拍卖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还是可以进人的,但是不知道这墨兰居抽的什么风,把之前流觞打听来的消息一到墨兰居使用,就一切都不灵光了。

  拍卖会现场竞拍开始之后,迟到一刻钟之外的都不可再进场,不管出再高的价,只能在典当区逛逛。

  南宫弄阳无意生事,且逛了好久也累了,加上自己手上也没什么想逛的和想买的。

  所以就兴致缺缺地叫跟着她的其他侍卫去叫流觞不要在这里和墨兰居的工作人员废话,他们先出去找店吃东西,然后找人留话给猗景瑞就行了。

  大冷天的,逛完街买了好多东西之后,还是开开心心暖暖和和地去吃点热食喝点热汤驱驱寒比较惬意。

  加上小云朵的小鼻子都已经被冻得通红,南宫弄阳不忍心让小家伙继续待在冰天雪地的室外,所以心里非常急迫地想要找个吃饭的店家好好取暖吃东西。

  骆斌一看到小妹不安的神情就知道她现在心思又开始烦躁了,所以就逗着小云朵呵呵笑,想让小家伙的笑声能够给南宫弄阳糟糕的心情带来一点安慰。

  南宫弄阳见自己的崽在对自己笑,敷衍地僵硬笑了一下之后,从骆斌的手上抱回自己的崽,今天他兄妹儿俩就是这样,轮流抱着小云朵的。

  小云朵也只有在这两个人的怀抱下才一点都不生分,适应得很快。

  几乎小眼神一对,就不闹了,现在回到娘亲的怀里,又开心地张着小嘴巴呢喃,“娘亲,娘亲”。

  小家伙的发音越来越准了,南宫弄阳闻言大喜,在流觞还在叽叽歪歪没滚回队伍之前,她被小家伙的开心情绪所感染,抱着小家伙垫了垫两下,教他叫舅舅。

  小家伙张开小嘴巴,费力地学着大人类的语言,比自己这个小人类的语言难多了。

  但是不学怕娘亲不高兴,于是小嘴巴一张一合的,学了几下。

  骆斌看到小妹在教小云朵叫自己,开心地竖着耳朵盯着小云朵的小嘴巴看,小云朵许是天资聪慧,学了一下,真给他学会了,呀呀学语地道,“舅啊……舅…舅……舅舅”。

  他张嘴一次总有一次是对的,南宫弄阳和骆斌见他学会了很开心,好不吝啬夸赞,尽管小云朵还听不懂赞美之词。

  南宫弄阳直接乐不可支,没手了就用额头去和小云朵的小额头互动,小云朵见状可高兴了,碰了一下之后还不尽兴,于是“砰”地一下子向她撞了过来。

  南宫弄阳自己都觉得微微吃痛,遂一脸担忧地看着小云朵的反应。

  小云朵疼了,委屈地眯了会小眼睛,眼神有点迷离,接着就嘤嘤地哭了起来,小脑袋一直往她脖子里钻,委屈地唤着,“娘亲,娘亲!”

  明明是他自己撞人把他自己撞疼了的,还有脸撒娇表示自己很委屈。

  南宫弄阳见小家伙的这一波操作也是被逗笑了,一脸心疼地一手托住他的小屁股,一手给他揉小额头吹气安抚。

  骆斌见状也是又好笑又心疼,怎么什么神识都还不全,就是一团会哭会闹有呼吸的小肉球,都能时不时地搓中别人的笑点,侄儿简直太呆萌了。

  流觞听到小云朵哭了,才结束了他的争吵,跑了过来查看情况,然后朝墨兰居的工作人员伸出小手指头倒着,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后,才把所有心思收了回来,和小云朵一样十分地孩子气。

  流觞回来之后,他们一行人就伴随着小云朵的哭声,悠哉悠哉地找地儿吃饭去了。

  此刻的墨兰居竞拍现场,刚刚结束了云空地图全集,瓷器,名画这三项拍卖之后,终于将拍卖会的现场气氛推到了高潮。

  毕竟这些瓷器,名画,地图啥的,对于行商的人来说,用处不大。

  很多都是大老粗,也欣赏不来这些高大上的东西,又不像会做慈善且还有善心的慈善家,拍到的东西拿回去,拍的钱以他的名义由墨兰居捐给希望小学啥的。

  所以,前半段的拍卖,举行得不是很火热,拍卖师可紧张了。

  因为大boss来了呢,他只得在接下来的拍卖品上更加尽职尽责了。

  所以接下来的拍卖品,他使尽浑身解数解说,他是这样神乎其神地解说的,

  “接下来的要拍的这件拍品,是一朵神奇带有魔力的花叶子,它能让人…………(此处省略两千字),它就是,曼陀罗叶子!”

  场上闻言瞬间鸦雀无声,拍卖师本来想好好表现的,结果用力过猛,讲飘了。

  他讲完了别人都还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鬼,只知道他废话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大家想听的。

  连百里尊陪仲柏老头在包厢里听到这些的发词,都十分辣耳朵昏昏欲睡,早知道在客栈休息好了,陪什么劳什子的巡场拍卖。

  不料也跟着昏昏欲睡的仲柏老头听到曼陀罗叶子之后,瞬间像触电般被点醒,晃悠着肥胖的身体招呼墨兰居包厢工作人员,要求要竞拍。

  百里尊一脸懵逼地看像胖老头,见老人家瞬间被吓醒然后迷迷糊糊地忙活样儿,特别有喜感,用南宫弄阳的话来说就是特别Q,他又想娇妻了。

  两夫妻浑然没有半分心灵感应,刚刚南宫弄阳已经带着儿子到过楼下。

  听到曼陀罗叶子瞬间被点醒的可不止仲柏老头一个人,还有猗景瑞。

  猗景瑞也是大清早就起来弄造型了,拍卖会前三场又太无聊,他能看到拍卖的所有物品的图册,但是不知道拍卖的顺序,所以苦苦等着曼陀罗叶子。

  边等边吐槽这个拍卖会举办得是一点水准都没有,十分垃圾的呢。

  睡眠不足的他也跟着昏昏欲睡,结果一听到曼陀罗叶子瞬间也似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了起来。

  他今天的目标就是曼陀罗叶子,之前花了不少钱打听到的,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之前派人去寻,哪怕高价买入都没有消息,听到这里有,所以就来了。

  三号包厢的猗景瑞和八号包厢的仲柏老头好整以暇,严阵以待,不许别人抢了自己想要拍的东西一样,精神抖擞地等着拍卖师定起拍价,然后落锤开拍。

  而此刻的拍卖师,正尴尬地看着看不清楚包厢中的贵客的脸及看着没有定包厢,在现场看着他的现场观众,一脸的尴尬。

  平时他一介绍完最后一个拍品的名字,多多少少都能响起一点掌声,今天说完曼陀罗叶子,却静得出奇,针落可闻,独有他一个人演独角戏。

  说好的要在大boss面前好好表现的拍卖师,此刻好想哭晕在厕所。

  但底下的人们还在默默地等着,他只好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落锤说出起拍价,一百万两起拍!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