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72章 年后初春

第472章 年后初春

  年后初春某天早晨。

  下了一夜的雨让第二天的空气变得更加清新,虽然哪里都湿哒哒的,像整个世界被洗涤过一样,微微一点暖阳依然很吸引人出门游玩呼吸新鲜空气。

  经过一个冬天的过渡,小云朵长牙了,会说的话也越来越多,小腿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好,可以走的路程又多了不少。

  南宫弄阳就想着带他出去走走,看看外面复苏的春季,微微发芽的绿植等一切美景。

  南宫弄阳和小云朵的日子最是悠闲,只有猗景瑞他们整个过年连大年三十晚上都还在干方案。

  说好的骆斌只负责照顾他们母女的,也被分配了一些任务,怕骆斌有不轨的心思,通常都是流觞和他一起或者是流珠和他一起,从来不信任骆斌一个人单独行动。

  从年前在烤肉店被暖心的老板娘教训过一顿之后,在照顾小云朵这件事情上,她都尽量亲力亲为。

  奶妈和婢女给她打下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小云朵也因此与她越来越亲,半刻都离不开娘亲。

  老板总是想方设法地压榨员工的,南宫弄阳正想带着小云朵出去走走,连牵着他训练走路的布带都拿好了,准备两人一起去找找骆斌。

  小云朵越来越好带了之后,骆斌就相比之前,格外地忙碌。

  猗景瑞准备在初春的时候,一场春猎上博百越王和百越公主的欢心,现在距离春猎只剩下五天了。

  事情准备也接近了尾声,但为确保万无一失,所以很多细节他现在需要和南宫弄阳核对一下。

  南宫弄阳转了一圈,问骆斌去哪儿了,没人能告诉她,于是才带小云朵到广场上,找了一个相对干的地方把小家伙放下。

  然后牵着绳子叫小家伙站好,然后慢慢离开小云朵,保持两三米这样的距离,他们中间就牵着一根绳子。

  南宫弄阳站到位置上之后,给小云朵发布命令,“儿子,过来,慢慢走!加油哦!”。

  小云朵呵呵笑,露出长出没多久的两颗小门牙,开心地拍拍手,跺了一脚乐道,“儿……儿子,加油!”。

  小口号一喊完,小脚一跺,差点把他自己跺摔倒,小身体控制不住地晃荡。

  南宫弄阳见状吓得花容失色,着急地奔回他身边,牵着他的小手。

  小云朵身体稳定之后,笑嘻嘻地看着娘亲,开心地用扑到她怀里,用小脑袋拱她的下巴,开心地叫着,“儿子,儿子,加油!”。

  南宫弄阳被小家伙给雷得不轻,儿子是叫他,但是小家伙现在没有太多自主意识,还分不亲你我,所以,现在把老娘叫成了儿子。

  南宫弄阳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浑然不觉猗景瑞已经在不远处看着她,准备叫她去审核工作进度,看看准备的东西有没有哪里可以改得更好的。

  看到他们母子相处的画面,一时忍住没上前打扰,流珠站在她身侧,刚刚还在汇报流觞和骆斌在春猎场上的布置任务已经完工,准备等他审核呢。

  现在见到猗景瑞看着不远处的南宫弄阳和她的崽就停下脚步驻足,没好气地点评,“南宫弄阳又出来溜崽了,还拿根绳子栓着小云朵,像栓狗一样!”。

  流珠最近对南宫弄阳的怨气很深,是因为骆斌每次工作回来都记得给他们带好吃好玩的。

  有时连一起同行的流觞都能分一杯羹,而她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南宫弄阳和小云朵,让她看着不爽生闷气。

  她一天忙得晕头转向地研究各种猗景瑞需要的药,兼打杂,所有人都很忙。

  而唯独最闲一天只知道玩得南宫弄阳母子,他们的闲适状就成了她怨气的出口。

  猗景瑞什么都没有说,只见不远处的南宫弄阳和小云朵亲昵了一会儿,教小云朵谁是娘亲,谁是儿子之后,然后叫他继续走路。

  南宫弄阳一离开那个小身体,小云朵就又矮又小,小脑袋呆萌地看着南宫弄阳,艰难地迈出一步又一步,小嘴巴张开,时不时在南宫弄阳的鼓励下,走向他娘亲。

  他前进,南宫弄阳就慢慢后退,远远看着两母子中间栓着一根绳,小小个的小云朵看着确实很像被他老娘当成狗溜着,不由笑出了声。

  流珠也跟着冷哼了一下,默默看着,直到下人来汇报,舞娘萍儿到了,在猗景瑞院子里等候,流珠才小声提醒猗景瑞时间不早了。

  猗景瑞回过神来之后,流珠没好气地走近南宫弄阳和小云朵,还没走近呢,就没好气地叫唤,“别玩啦!表哥有正事找你们!”。

  南宫弄阳闻言,分神看了她两秒又目光锁回儿子的身上,笑着鼓励小家伙,“小云朵,开启小马达,跑过来!”。

  小云朵接收到指令,迟疑了几息,思考一下娘亲说的是什么,看到南宫弄阳不停地朝他伸手,立刻就明白了。

  笑嘻嘻地跑了过来,扑进了她的怀里,因跑得急被风呛着,还咳了两声。

  南宫弄阳给他顺顺背之后,小家伙高兴地吸了吸小鼻子,又吸了吸口水。

  南宫弄阳见状赶紧用口水兜给他擦掉了,才抱起小云朵走向流珠。

  小云朵笑着指向不远处,南宫弄阳这才注意到猗景瑞也跟着来了,还以为只有流珠还请人呢,没想到猗景瑞还亲自来接她,看来今天的工作怕是很有分量,没那么容易完成了。

  南宫弄阳倒吸了一口冷气,随意地问了流珠一声,“看到我姐夫了吗?他去哪儿啦?”

  因为流珠的心思都在骆斌的身上,就算别人不知道骆斌在哪里,流珠也应该知道才对,所以南宫弄阳才随口一问。

  没想到流珠一听到这话,哼了一声,朝她翻了个白眼就转身走啦。

  小云朵见状好像也愤怒了,扯着小嗓子朝流珠消失的那个方向“啊”了一声,好像在说,“不许对我娘亲无礼,否则小云朵要你好看!”这样的。

  南宫弄阳见小云朵不高兴,方向是朝着流珠那边的,遂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云朵还是时不时就会给她惊喜,看来以后都不太需要操心他不讨女孩子喜欢了,这么会保护女性。

  南宫弄阳和小云朵就这样,开开心心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鹏城峰猗景瑞的院落梅园里,舞娘萍儿和乐师们早已静候多时。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