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73章 点评太直白

第473章 点评太直白

  南宫弄阳见在场的都是工作人员,各有各的事情要做,所以就命一名婢女回自己住的院落叫奶妈和婢女过来带小云朵。

  在奶妈还没来之前,南宫弄阳只好抱着小云朵和猗景瑞并排坐在椅子上,等着萍儿的舞演,然后给出自己的看法。

  南宫弄阳对此表示,自己知道的不多,完全不懂舞蹈,只会欣赏这舞蹈这一方面,对猗景瑞没有多大的助益。

  但猗景瑞一再强调说相信她的眼光,南宫弄阳也就只好勉为其难地当起了评委。

  猗景瑞见她进入工作状态,小云朵也安安静静地坐在她膝上玩刚刚栓他的带子,没有出声干扰他娘亲。

  猗景瑞就拍拍手掌,叫萍儿他们开始了,舞娘萍儿在音律的伴奏下翩跹起步,舞姿曼妙,妩媚动人。

  南宫弄阳看着秀眉微蹙,猗景瑞培训得也太直接了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奔着勾引人的姿态去的。

  猗景瑞很在意南宫弄阳的主意,遂她一皱眉他就看到了,在一旁小声地解释道,“这是通过百越前皇后的舞蹈改编!怎么样?可有不妥之处?”。

  南宫弄阳一时说不出自己的想法,直接伸手示意猗景瑞不要讲话,她先看完整段表演。

  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和猗景瑞说,连回头看他一眼都没有。

  猗景瑞身侧的下人都感觉南宫弄阳挺不尊重人的,但是猗景瑞只是尴尬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之后,就像小云朵一样乖,静静地跟着她一同欣赏,什么都没说,他们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一曲舞毕,之前演完还有掌声的,猗景瑞也直夸好,但是现在萍儿看到猗景瑞面无表情地端坐着看向南宫弄阳,而南宫弄阳又一脸的不看好,萍儿就紧张地唤了一声,“公子?”。

  猗景瑞闻声,示意南宫弄阳说出自己的想法,现在改进也还来得及,还有五天。

  只是萍儿练习的时候,每一次自己看着都是很满意的,因为南宫弄阳说过,歌舞方面她不会帮自己培训,现在请她来欣赏,以为她也会拍案叫绝,毕竟大家为这个舞蹈,也是费了很多心思。

  不管是舞蹈的编排,还是舞衣,甚至有神态,乐曲,都是尽量模仿着前皇后之前常为百越所跳的来,可谓是复制得十分完美。

  真不知道南宫弄阳这个门外汉,到底是凭什么可以高傲地认为,大家的付出,一点作用都没有,完全没达到她的预期呢?

  大家想归这样想,但是猗景瑞看好她,南宫弄阳就算想法再刁钻刻薄,他们也没办法。

  加上之前南宫弄阳给的所有主意,确实帮到了猗景瑞许多,那就不由得这些下人不佩服她了,虽然讨厌人家,但是人家的能力在那里呀。

  俗话说,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他们排练了两个多月的辛苦,估计南宫弄阳一句话,大家的努力付出都白费了,然后一切重来。

  距离春猎还有五天,他们最多只有四天排练,而萍儿,这几天太累,体力有些不支了,特别需要休息以备春猎晚会的舞蹈和其他制作的偶遇桥段台词等。

  想到此,包括猗景瑞也是心情有些沮丧地看着南宫弄阳,等她张开金口。

  南宫弄阳一眼扫过大家的表情,尽量温柔地道,“尽代表个人建议,我不喜欢这一段表演!”。

  不止猗景瑞,所有人听到南宫弄阳这一句话,心都瞬间凉了半截,萍儿还怨怼道,“那夫人不喜欢哪里?萍儿认为这已经是萍儿做到最好的极限了!”。

  南宫弄阳闻言抬眸,与萍儿对视,瞬间,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属于女人之间不见硝烟的战争,大家闻到了这丝危险气息,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等着。

  唯独猗景瑞还算理智,知道此刻南宫弄阳和萍儿是不可以闹起来的,要是闹起来了,接下来的事情没法儿做。

  加上南宫弄阳出品,必是精品,他是有深刻体会到过的,南宫弄阳的身份是囚犯,但是在他这里享受的待遇比萍儿高。

  用他的常识来判断就是说,南宫弄阳在这个团队里的份量,还是比萍儿重要许多的。

  所以,猗景瑞用了一个眼神安抚累得气呼呼的萍儿,直接转头看向南宫弄阳虚心地道,“说说看!”。

  南宫弄阳看了猗景瑞一眼,又意味深长地看向萍儿,很显然,萍儿是不太想听她的建议的,这个事情又不是她必须要做得事情,她可没必要为了别人的事情,自己招人恨。

  所以就这样又看了萍儿一眼,就没有说话了,低头看向自己的儿子脑袋,看着他玩,小云朵身上流着她的血液,自然是很快感应到了娘亲在看他。

  遂笑嘻嘻地抬起小脑袋,朝着娘亲咧嘴笑,晃了晃小脑袋又低头用雪白的后脑勺对着自己的娘亲,继续玩自己的。

  平萍儿见南宫弄阳被自己听不得不好的建议的姿态惹恼了,现在都不想说话。

  但是猗景瑞又暗示,她也知道兹事体大,不该刚刚一时沉不住气就回嘴的。

  在一个人的本事还没有足够大的时候,说的话却比自己的本事还冲,确实挺讨人厌的。

  这种情况下,肯定只能自己服软,并求南宫老师赐教了,萍儿委屈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尽量心平气和地道,

  “夫人,刚刚是萍儿无礼!还望夫人赎罪!萍儿哪里没做好的地方,还请夫人赐教!”。

  萍儿说完,就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弄阳,南宫弄阳却像似没有听到的模样,低着头和小云朵玩,用脑门对人。

  空气中的火药味瞬间换成了尴尬气息,大家都有些不太适应。

  真的很显然,南宫弄阳和萍儿,南宫弄阳才是大佬级别的,人家是个囚犯还能有那么高的待遇,当得那么嚣张。

  猗景瑞干咳了一下,缓解气氛笑着开口,“小姑娘家不懂事,都当娘的人了,还和小姑娘计较什么劲儿!来吧,快说说你的看法,大家好及时改进!”。

  南宫弄阳闻言,本来想顺着台阶下的,早点完工就可以早点带小云朵回去休息。

  但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儿啊,猗景瑞这是在说她老呢,拜托,她是当娘了,但也才十九岁,萍儿十六岁,没相差很多呀,好像自己是五六十岁的长辈在刁难一个小辈一样。

  女人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年纪大的,所以,南宫弄阳被劝没有很高兴,反而气得不轻瞪向猗景瑞。

  偏生猗景瑞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萍儿一脸可怜地看向主子和主子的囚犯心情忐忑不安。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