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74章 圆滑处事

第474章 圆滑处事

  南宫弄阳一闹脾气大家肯定就没办法尽快收工,只有她一会儿没事做以外,大家手上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所以时间对他们来说十分宝贵,必须争分夺秒。

  猗景瑞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里,还以为自己当起和事佬和稀泥和得很成功呢。

  然后一脸懵逼地看向发怒的南宫弄阳,满脸无辜,完全不明白自己难得说好话,她又怎么啦?女人真是难懂这样的。

  还是女生比较懂女生,萍儿很快就意识到主子的话错在哪里啦。

  主子完全就是直男的思想,从女人的角度来说,除了自己的的男人这样安慰她们有效之外,其他男性一这样安慰人,瞬间就会让女方感觉体验不是很好。

  换做是她自己,听着也不舒心的,于是大着胆子打圆场,

  “咳,那个,夫人,您千万别因为萍儿的无礼,扰了您一天的好兴致!

  公子是想大家早些忙完,就可以早些收工休息呢!再有一会儿,怕是小云……小少爷也该困了!”。

  萍儿只知道南宫弄阳是猗景瑞的囚犯,不太清楚她是哪家的夫人,怀着孕就被抓来做事了。

  所以在称呼上,一直都有些别扭和困难。

  一称呼南宫弄阳为夫人,小云朵为少爷,大家都会误认为南宫弄阳和猗景瑞是一起的,其实不是。

  但是看到其他下人也是称呼南宫弄阳为夫人,她也只好跟着叫了。

  猗景瑞听到萍儿这么识趣为自己开脱,瞬间就顺着萍儿搭的台阶下,笑着道,“你的建议真的很重要,我们最近大家都忙糊涂了,拜托你了!”。

  猗景瑞能求人求到这份儿上,着实让南宫弄阳惊了一把。

  平时猗景瑞在下人面前,哪怕是和自己抬杠的时候,也都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凤凰男姿态,今天却很懂得圆滑处事,一时让南宫弄阳有些接受无力,愣住了几十息。

  当然,她也不是小气之人,所以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

  她十分注重养生,气大伤肝,虽然不需要她喂奶,影响到小云朵,但是气到自己少活几秒也是觉得很划不来的。

  南宫弄阳伸了伸脚,缓解一下一直被小云朵这团肉球压着酸麻了的腿,这才又把目光放回到萍儿身上,严肃认真地道,“我说话很直接,确定什么话都听得?”。

  萍儿见南宫弄阳问自己,气场特别刚,眼神也特别有神,无形中给人一种很压抑心跳的威压,她有些害怕地下意识地低头小声结结巴巴地应答,“是,还请……请夫人赐教!”。

  南宫弄阳见自己的眼神太凶,吓到了人家小姑娘,所以尽量收敛自己的强大气息,语气平缓地道,“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

  第一,不好的目的表现得太明显的舞蹈不是好舞蹈;

  第二,太魅惑的舞蹈失去了舞蹈的生命张力,显得很粗俗。

  你是要跳给皇族贵宾看,除了那些纨绔子弟,一般男人会打从心里就认定是出来卖的。

  这样的女人在他们心里,玩玩可以,带回家不可能,完全上不得台面的。

  就算他们内心里再喜欢,但权衡利弊之后,依然不会愿意时常走太近,更何况,你的目标不低!”。

  第二点南宫弄阳没有点名道姓说的太清楚,但是萍儿的目标猗景瑞给他定的是百越王。

  除了长相有些相似前皇后之外,萍儿是一点优势都没有的,还想着去模仿别人,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例子又不是没见过。

  南宫弄阳确实点评得很直接,一针见血。

  猗景瑞一听到第二点,南宫弄阳说只有纨绔子弟会喜欢时,自己之前也是很认可这段表演的,遂莫名觉得自己也被南宫弄阳一起骂进去了,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喝茶。

  南宫弄阳瞥了他一眼,接着阐述自己的观点,“第三,刻意模仿会失去自我,就算侥幸成功,之后的人生,你永远都不能有自己的个性,只能永久是替身!

  第四,不管是舞蹈,还是曲子,照搬照套,旧瓶装新酒的方式,迷惑一般人还行,你们的目标绝对不行。

  人家是多年身居高位的大能,这点小把戏都看不穿,还混什么混,早就换人帮他操心他的事情了好吗?”。

  他们毕竟是在密谋怎么勾引百越王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南宫弄阳一听到他们要讨好的对象时,都换了一个委婉的表达方法。

  南宫弄阳说完之后,奶妈们终于来了,她却直接抱起小云朵就想回去了,因为她已经发表完自己的观点了。

  大家听完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完了完了,整个一切都要从头再来了,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做,大家都没有了主意,然后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猗景瑞身上。

  看着南宫弄阳起身准备要走了,就齐刷刷地看向猗景瑞。

  猗景瑞还沉浸在刚刚南宫弄阳提的几点建议里,虽然她点评真的很刻薄,但是她说的都在理。

  正在消化南宫弄阳的点评呢,结果看到大家都齐刷刷地看向他,而南宫弄阳已经背对着他抱着小云朵走向奶妈。

  猗景瑞着急地站起身,对着南宫弄阳的背影喊了一句,“等一下!”。

  南宫弄阳不悦地回头看向他,没好气地问道,“我已经表达完我的意见啦!还有什么事?”

  猗景瑞尴尬地笑了笑,提出自己的请求,“那,能否请你提点一下,大家该怎么重新排练?”

  猗景瑞真的很少有这么好的脾气跟南宫弄阳说话的,南宫弄阳闻声瞬间感觉全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是抱着小云朵,她不敢发颤,怕把小云朵弄摔了。

  然后挑起一边黛眉,郑重再次提醒,“猗景瑞,我不通音律舞曲,跟你说过无数遍的,今天说的这些也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全部所有人!”。

  南宫弄阳的言外之意就是,我不想帮你,因为我不擅长这一方面,也只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已。

  就更不敢插手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怕把事情搞砸,毕竟这事儿对猗景瑞来说,还真是挺重要的。

  要是她经手的事情,她肯定是要负全责的,就像之前的拍卖会,还有春猎的偶遇桥段表演话本子,及猗景瑞想挣钱建立军队等。

  只要她答应帮忙了的,都是自己有足够的把握能做好,才会给他出主意。

  自己不擅长的她也从来不多言,就像一些特别的药品,交给流氏兄妹们去做,她从来都不会好奇八卦一下这样的。

  现在南宫弄阳都能微微感觉到,猗景瑞有些太依赖自己,以为自己是全能了。

  这孩子到底是忘记了吃药还是怎么回事?不行,立场不同,为了自身安全,还是要离他远一点!

  南宫弄阳心里打定主意之后,就抱着小云朵转身离去。

  奶妈和婢女们只好拿着小云朵的玩具,看了猗景瑞一眼,简单福了福礼,然后低头默默跟上南宫弄阳。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