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76章 经典舞结合

第476章 经典舞结合

  猗景瑞就这样抱着小云朵坐回了他的位置,示意南宫弄阳可以开始指导了。

  小云朵一直闹着要娘亲抱抱,南宫弄阳也不放心地蹲在猗景瑞脚边逗小云朵。

  猗景瑞趁机打保证表示自己会保护好她小孩,让她放心做事,南宫弄阳想着早点弄完早点收工,这才勉为其难地妥协猗景瑞的作法。

  奶妈抱她都要放心一些,但隐隐预约感觉出,现在的猗景瑞有些喜欢小云朵,想抱着小云朵的。

  但下定决心的南宫弄阳看到小云朵闹,又不安了起来,看着小云朵。

  小云朵闹了一会儿见挣不脱,就气呼呼地抓猗景瑞的手,猗景瑞也没有因此烦他而把他扔一边。

  依然耐心地逗着他,小云朵气呼呼地傲娇,用小脑门对着他不讲话,在努力抠他的手。

  猗景瑞却很享受,一脸温柔地看着他的小脑袋,稀稀疏疏的头发,嫩嫩的小头皮和雪白的小脖子,一动一动的,很是可爱。

  看到南宫弄阳一直蹲在自己的脚边不动,猗景瑞又看到南宫弄阳完全不信任自己了,遂不耐烦地发誓给她听,“放心做你的事!他很安全!我发誓!”

  眼神是最不能欺骗人的东西,猗景瑞说完就满眼真诚地看着她,想让南宫弄阳再给他一点信任,把娃放心交给他,赶紧去干活。

  猗景瑞心里此刻十分后悔之前为什么要对南宫弄阳太差,他们之间微弱的信任,平时没有多大的心理战往来还无所谓。

  但只要一涉及小云朵的时间,他们之间的信任瞬间薄如蝉翼,山风稍微凛冽一点都能吹破,实在是自己挖坑等着自己来跳。

  南宫弄阳并不会因为他的内疚神情而影响到自己对儿子安全的判断。

  哪怕让她感到有一丝丝的不安全,她都不会拿儿子的安危去冒险,所以不管猗景瑞发誓还是怎么样,她都装聋作哑不说话。

  她抱着孩子又没法儿工作,可猗景瑞抱着孩子她更加没法儿安心工作,所以就这样耗着。

  完全不理解猗景瑞现在是有多想抱小云朵,一团会哭会闹,会喊会笑,会动会拱的小肉球,抱在怀里软软的,香香的,可舒服了,非常治愈!

  但是他弄完这边的事情还要去皇家春猎的现场去看看布置的情况,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呢,后续一堆事情等着他去落实,时间对他来说,很宝贵。

  猗景瑞看到南宫弄阳不舍自己的儿子,也完全不放心她儿子在自己的怀里,遂伸手召唤小云朵的奶妈。

  奶妈笑着走近还没抱到小云朵,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来吧!”。

  直接风尘仆仆归来的骆斌,在花台上叮铃当啷地放下一个储物袋之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笑嘻嘻地走向南宫弄阳。

  小云朵听到熟悉的声音,也开心地“啊呜”了一声,转动小脑袋往熟悉的声音方向看去。

  小手都忘记和猗景瑞做抗争了,开心地拍手蹬腿,乐着发音不太准地叫着,“舅舅……舅……舅!”。

  骆斌笑着边走边道,“舅舅回来咯,来,看舅舅给你带了些什么好玩的!”

  南宫弄阳看到骆斌回来,笑得眉不见眼的,伸手直接把小云朵从猗景瑞的怀里拖了出来。

  猗景瑞只好郁闷地放手,看着小云朵开开心心地回到骆斌的怀里,摸着骆斌的胡渣玩,小脸还想靠上去亲昵一下。

  骆斌见小家伙热情,就艰难地拒绝他,“胡子会扎人,舅舅还没来得及剃,不蹭不蹭啊,乖!”

  南宫弄阳见儿子彻底安全了,这才和骆斌说上话,两兄妹抱着小云朵站在那里小声讲话,像似当旁人不存在一般。

  猗景瑞见小云朵比较喜欢他舅舅,不悦地干咳了一声,南宫弄阳只好笑了笑表示先忙手边的事情再聊。

  骆斌柔声安抚让她放心做事,就抱小云朵坐到他放下包包的花坛边上,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个糖人给他玩。

  小云朵见又有新的玩具,开心地叫唤了好几声,猗景瑞瞬间脸色灰白不悦地朝那边放冷眼,奈何骆斌和小云朵完全没看见,更不说接收了。

  南宫弄阳也叫萍儿再次把刚刚的舞蹈演练一边遍,她叫停的地方就会给出自己的建议。

  包括手臂举多高,摆什么姿势,呈现出来的表情该是什么样子的这样的。

  一套舞讲解下来,连萍儿都佩服她,整个舞蹈几乎全都大改,但是一点都不难跳。

  还隐隐感觉比刚刚的那一套舞蹈优美柔和,有底气一些,之前的抛媚眼啊什么的都省了,她跳起来特别舒服。

  南宫弄阳只是把她知道的霓裳羽衣舞和惊鸿舞结合了而已,来自现代经过那么多代人加工的东西,自然是足够经典惊艳的。

  萍儿的记性很好,南宫弄阳细细讲解一遍,有些动作都亲自摆出来教她。

  经过南宫弄阳带着她整改过一次之后,第二次她就能完整地跳出来,只是有些动作和表情,需要更加优化。

  在一旁也不懂音律舞曲,只会欣赏的那些人都看呆了,尤其是猗景瑞,没想到她不是专业的舞蹈演员,且生完小孩了,身体的柔韧性都还特别好。

  萍儿做不到位的动作,她可以亲自上阵细心教导,劈叉下腰没一个弄不了的,动作一点都不比萍儿迟钝,看着反而是从小跳到大的那种舞者灵活。

  且她的曲线身材比萍儿丰满,看着健康有力,若是一套完整的舞跳下来,估计一点都不会输给萍儿呢。

  有些人就是特意被上帝吻过某些技能,虽然不太接触,但是一接触就像触发了尘封住的机关一样,把该属于她但是她又没有拿的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

  萍儿知道南宫弄阳的好之后,也非常虚心地请她指导,不管南宫弄阳下什么命令,她都会尽力去做到更好。

  刚刚还吵嘴,火药味儿十足的两个人,现在就已经好得像似两姐妹,衣袂翩翩地在梅园里舞来舞去。

  虽然断断续续的,有些还会重复练习,但远看真的很像两只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十分养眼。

  南宫弄阳带萍儿走了一遍之后,就看她跳,把不好的地方又再改掉重来。

  就这样,前前后后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跳了十遍,萍儿的水平终于达到南宫弄阳的十分之一预期了。

  动作上已经基本没有了什么太大的问题,神情上面,尤其是不能改不能松懈的地方,南宫弄阳再次给她划重点讲解了一下之后,就示意她接下来自己好好练习,三天后她验收就可以了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