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78章 深几许

第478章 深几许

  也就是因为这样一项只有自己知道的隐藏技能,所以今天减少了自己犯病的时间,才匀出多余的时间干正事儿的,且不会被怀疑。

  但是这个中毒的事情是不能告诉小妹的,免得她担心,所以就把自己毒发的这一段省去,只说了其他的,如实汇报。

  看到小妹又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儿,他心里很开心,有这么好的逃跑机会,小妹还是希望自己赶紧跑的。

  可他怎么会跑呢?她和侄儿都还在敌人窝里,自己说什么都一定要陪她一起度过难关的。

  他寄信也只是寄到自己的姑姑家,由姑姑日后收到信后通知他的家人,再由家人通知百里尊这样的。

  绕一大圈是很麻烦,但是安全,他不希望在做囚犯期间,被怀疑到什么,影响小妹和侄儿的生活质量。

  看到小妹一脸遗憾地碎碎念,他知道自己没有保护错人,开心地笑着看她,还邀请小云朵一起嘲笑他话多多的娘亲。

  但是南宫弄阳越念越多,骆斌有些招架不住,就把孩子塞给她,笑了笑表示自己要去洗澡剃胡子,一溜烟地跑了。

  南宫弄阳只好收起话匣子和小云朵坐在院子里玩耍,不一会儿奶妈端着吃食来,提醒南宫弄阳小云朵该吃饭啦。

  南宫弄阳这才想起来,午饭都过了差不多两刻钟了,大人倒还好,就是小孩子饿着可怜。

  小云朵今天到饭点居然也没闹,所以她一下子忘记了这茬,果然不是一个尽心称职的好妈妈。

  南宫弄阳为自己的这个记性跪了,一脸歉意地抱着小云朵看着奶妈给他喂食。

  小云朵吃得很认真很乖,还时不时呵呵笑,一会儿朝自己的娘亲,一会儿朝奶妈。

  奶妈也是真心实意地喜欢他,对他的事情尽心尽力,虽然大人物做的事情她完全干涉不了,但是对小云朵的爱,是一点也不吝啬的。

  这一点南宫弄阳看在眼里,去买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会给奶妈捎一份。

  很快,婢女也端着南宫弄阳和骆斌的午饭来了,南宫弄阳就一手抱着小云朵,一手吃饭,还不忘朝着骆斌的房间门方向大喊叫他吃饭。

  骆斌正在洗澡,听到小妹叫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害羞把整个身体都埋进水里,才结结巴巴地应了一句“知道了”。

  应完之后就没有再听到小妹的叫喊声,骆斌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嘴角微微上扬,接着,就笑开了,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皓齿,小妹真的很讨人喜欢!

  想到最近忙很久没和小妹一起吃饭了,他就快速收拾,裹了一条浴袍对着铜镜把自己长出来的胡渣收拾干净之后,换了一身灰色的常袍就出了门!

  南宫弄阳见他拾缀干净出来,一表人才,把头从自己的饭碗上抬起来,笑嘻嘻地夸赞,“姐夫真帅!”。

  骆斌瞬间被她夸得很不好意思,只好害羞地笑了笑,举箸吃饭。

  南宫弄阳见饭桌上太安静,偶尔只有小云朵“啊”地一声张开小嘴巴要奶妈喂食物以外,再无其他。

  所以她就自动担起气氛调节者的任务,没皮没脸地自黑,“你都收拾好了,我还一身臭汗没洗呢!刚刚跳舞练的!”。

  骆斌闻声抬头看她,果然,额头汗湿的碎发还紧贴在她雪白的脑门上,遂一脸宠溺地道,“吃完饭休息一下去洗,我带孩子!”。

  然后还不待南宫弄阳答应,他就命令侍女去给她准备热水洗澡洗头了。

  南宫弄阳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但是刚刚的心思一直在他和孩子的身上,所以,一直还没时间收拾自己,也忘记叫人准备热水了。

  南宫弄阳看到自己的姐夫这么贴心,也受得理所当然。

  他们本身就是亲戚,现在熟悉了更是亲如一家,早就把他当成自己可以信任,敬重的哥哥了,遂听到骆斌的关心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骆斌见小妹沉默,还给她夹了一块豆瓣鱼,嘱咐她小心刺,南宫弄阳抬头看着他笑又把头埋了下去,那个笑脸当是回应他。

  骆斌笑了笑,也夹了一块豆瓣鱼自己吃了起来。

  和小妹在一起,真的干什么事情都觉得很舒服轻松,连吃饭这样的事情,和自己的父母同桌都没这么舒服过,规矩忒多!

  像小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谁不爱呢,你看洗澡这种话题,哪怕是那些女孩子之间,闺中密友也是很少在公众场合这么大声地说出,自己满身臭汗还没洗澡的吧。

  小妹却大胆得很,说出来不会让人觉得尴尬,说她不知羞啥的,反而还觉得她很可爱,也是完全信任与她当时坐在一起的人,她才会说。

  骆斌察觉到自己被小妹信任得不得了,心里暖暖的,原来被人真心信任,体验是这样的好!

  看着小妹一手抱着小云朵,一手吃饭,他就迅速扒完自己的饭,然后把小云朵抱了过来。

  南宫弄阳知道男生吃饭都很快,且姐夫喜欢小云朵,她就一点都不客气,小云朵被抱走之后,她就舒舒服服地吃起饭来。

  骆斌一边留意小云朵吃饭不被噎着,一边看小妹吃得粗犷,一点淑女形象也无,两侧腮帮鼓鼓的,像似怕有人和她抢一样。

  骆斌见状哭笑不得地提醒,“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别噎着了!”。

  南宫弄阳抬头闭着嘴笑咪咪地点头,像只松鼠一样,骆斌直接被她逗笑得摇了摇头,然后腾出一只手给她盛汤。

  远远看着,或者是不明白他们真正关系的人,真的很容易会误会,这是一对小夫妻呢。

  骆斌和南宫弄阳都没发觉,骆斌看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哥哥对妹妹的疼爱中,还多了些别的。

  但平时他们也是这样像家人一般相处着,所以两人都没察觉到也是很正常,倒是身边伺候他们的人,看得明明白白又不敢乱说。

  只有听到小云朵在叫骆斌舅舅的时候,才会偶尔提醒她们一下,骆斌和南宫弄阳不是一对这样的。

  骆斌因为性取向的问题,所以,对什么感情很明白的他,也一时没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原来自己不是不喜欢女人,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像南宫弄阳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像流珠喜欢他,对他有好感,或者是南宫弄阳对百里尊无尽的思念,再有就是猗景瑞和流觞对待南宫弄阳的态度和以往很不同这些,他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但是一到自己的问题,他就不清楚,迷迷糊糊的,可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若是大千世界没有过这样的体验感受,那这句话又是怎么造出来的呢?

  感情世界丰富的人啊,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深几许?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