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80章 春猎开始

第480章 春猎开始

  被他控制的那个高官也严肃地提醒猗景瑞,要到大王的那个区域去了,不可再像这扬莽撞!

  猗景瑞点头应了之后,朝南宫弄阳狠狠剜了一眼以示警告,南宫弄阳毫不客气地翻白眼吐舌头回应,气得猗景瑞语言系统瞬间紊乱,骂人的话一句也组织不起来,心里闷着一口气,完全没处儿发。

  南宫弄阳笑嘻嘻地跟了上去,猗景瑞不好离她太远,也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了上去。

  虽然被气到很不爽,但是看到南宫弄阳笑,只要不像刚才那么恶作剧,心里还是感到微微舒坦的。

  以前不熟悉南宫弄阳的时候,在要与她一起做什么事情之前,非常担心南宫弄阳会坏事,怕到她那个环节的时候做不好!

  但后面发现南宫弄阳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就算前一秒还在和你置气,后一秒到她做事了,她可以秒忘之前的不快,把自己的份内事情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这一点,猗景瑞经历过几次之后,打从心里特别欣赏她。

  猗景瑞的思想有点污,甚至还会邪恶地想,南宫弄阳是不是对任何事情也会这样。

  比如之前答应了百里尊同房,但是前几刻刚刚吵架了,到点儿了气还没消,她也会乖乖躺到他身下去,这样的。

  邪恶的事情,对于聪明又见过太多世面的人来说,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很丰富的画面感的。

  想到南宫弄阳气呼呼地躺床上,自己的死对头百里尊当时肯定也是哭笑不得地伸手揉她的脑袋,趁机跟她道歉这样的。

  在南宫弄阳的身上,真的看不到一般女孩子该有的那种安分娇羞,她总是大大咧咧的,十分俏皮可爱。

  现在当娘了,很聪明,可以靠自己的智慧让她和孩子都过得特别好,但是她自己身上总是散发出童心未泯的那个样子。

  和小孩子相处都是开心的,所以,怪不得猗景瑞时不时老是觉得和她相处特别舒服,当下两人没什么矛盾的情况下。

  南宫弄阳属于那种,不管是好的情绪还是坏的,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且对于不好的事情,记忆力特别差的那种。

  这样大条的思想,也不知道该说她好还是不好,反正这样的人,虽然是囚犯,但一天天的,比他这个典狱官还开心呢,猗景瑞有的时候都想和她换换位置了。

  但是很多事情想想就好了,毕竟不现实,该轮到自己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少,排着队等着他的呢。

  现在看到南宫弄阳又乐呵呵地走在他前面,刚刚还生闷气的猗景瑞,嘴角不自觉地扬了一下。

  不讨厌的人,就算第一印象没有惊为天人的这种震撼,但是相处的时间一久,就会有一种越看越顺眼的感觉。

  很快,大家简单集合了一下,听完百越王训话之后,就开始爬上马背奔进林子里。

  大家对于本次的春猎都很兴奋,尤其是那些年轻的高官子弟们,百越王一声令下之后,他们就双腿夹紧马肚,狠狠在马屁股上就撂了一记响鞭,快速消失在了丛林中。

  百越王笑着和自己的孩子暂时道别,表示作为王怎么都该去猎一猎。

  仲倾身体不好,这些耗费体力的游戏她不能参加,所以就叫她在附近这些地方和小女孩们转转赏景,或者回帐房里休息。

  待晚些时候,大家猎了猎物回来,晚上就可以好好吃肉喝酒观赏歌舞。

  仲倾虽然年纪小,但也是常常居高位的人,自然是知道这样的场合少不了自己的父王,所以就贴心地嘱咐自己的父王出猎小心,乖乖地目送百越王消失。

  百越王都出发之后,剩下的一些不想去的人就都在附近玩耍或者自己骑马跑跑呼吸空气。

  南宫弄阳还以为和皇帝一起出来出猎,皇帝干嘛他们就要跟着干嘛呢。

  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活动空间,一听到这样的安排,瞬间就心情美滋滋地想随便找个帅哥聊天不想去做事了。

  奈何自己根本就不是能享受生活的人,猗景瑞见百越王一走,也问人要了马匹。

  大家看着他带着夫人出门的,想着猗景瑞只是想带夫人四处走走,不会去猎物。

  加上想要表现的人都走了,不想去那边表现的都留下想要在仲倾得面前表现。

  宴会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很多,不认识的也多,只要那个人不是很厉害,就不会很受关注。

  所以今天看着很不厉害,在百越政坛上没有什么建树的猗景瑞,他的一言一行自然是不受别人关注的。

  反正大家说了集合的时间,届时大家到场喝酒吃肉就行,若是不到场,饿着肚子,欣赏不到歌舞的也不是他们。

  加上百越王面前少一个人,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嘛,毕竟脸太多就更记不住了,少一个有可能会成为潜在的竞争对手也是好的。

  所以不受待见的猗景瑞,把想玩不想干活的南宫弄阳拽到了一边,萍儿早已经在侍卫的护送下骑马前往目的地,猗景瑞自然也要跟去。

  南宫弄阳作为重要的配演自然也不能少,尽管她再不情愿,猗景瑞还是把她拉到了马身边。

  因为他们之间有手铐,两个人只能同乘一匹马,这让南宫弄阳很不乐意,所以两个人一直在纠结谁在前谁在后的问题。

  南宫弄阳死活不想坐前面,因为马跑起来猗景瑞肯定会贴紧到自己,虽然是为了生存而演的戏,但她时刻不忘自己是个有夫之妇,尤其在猗景瑞面前特别有这样的觉悟。

  而猗景瑞又表示,她在后面显得他们假扮的夫妻很不恩爱,且南宫弄阳在后面他怕南宫弄阳耍花招。

  他现在可没有半点时间可以耽误,希望南宫弄阳能体谅一下。

  南宫弄阳对此表示接受无力,所以两个人在骑马的这个问题上僵持了差不多一刻钟,猗景瑞的脸都被气绿了。

  事儿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南宫弄阳,悠闲地吹着微风哼着歌摘山花,弄了一小捧,完全无视猗景瑞杀人鞭尸般的目光。

  就在她以为猗景瑞拿她没辙了,答应她坐后面的时候,忽觉腰间一紧,整个人被抱上了马背,猗景瑞不由分说地跨了上来,坐在她身后,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南宫弄阳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破口大骂,手里的捧花不见了,猗景瑞趁南宫弄阳和周边的人不注意,抢过她的捧花丢在两人中间,双腿夹紧马肚也赶着进了树林。

  见南宫弄阳还一脸吃瘪想着词儿骂自己时,猗景瑞得意一笑。

  想到待她缓过神来一定还吵闹挣扎,遂提前先给她打了一个预防针,“你要是敢动来动去,后果自负!”

  毕竟两人的身体是叠着的,中间只隔了一捧花,毫无任何关系的这两人,这样暧昧的姿势不适合他们。

  这话一出,南宫弄阳果然就乖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