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81章 马背上的倔强

第481章 马背上的倔强

  南宫弄阳乖乖地僵直着自己的背不敢动了,要在马背上,仅有的狭小空间里维持端坐的姿势别提有多难了。

  想着身体上不要有太多接触的,但马儿一跑起来根本就不受控制,好在敏感的中间隔着一捧花,不然南宫弄阳真的要难为情到不顾一切危险也要落马了。

  猗景瑞知道南宫弄阳心中所想,毕竟和自己这么亲密的骑马呢,对他有提防也是可能的。

  虽然马上不能做什么,但之前她对自己的印象实在是太坏,想着自己趁机揩油什么的真的很容易。

  为了让她不要有那么重的心里负担,影响接下来的计划,猗景瑞善心大发努力当起心理导师来。

  “南宫弄阳,演戏而已,安心待着便是,很快就到了,装模作样我相信你比我学得像!”

  南宫弄阳闻言,非常不客气地用自己的手肘往后撞,猗景瑞的肚子瞬间被重击,脊背往后弓了弓,发出沉闷的销魂声。

  听到猗景瑞吃痛,南宫弄阳终于觉得稍微解气了一些,心里不住祈祷快点到,为了尽量不和猗景瑞撞到一起,她一直艰难地保持着端坐的姿势。

  要是身后这个人是百里尊,那不由分说,她直接软趴趴地往后倒,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他承受。

  然后自己舒舒服服地享受骑马的乐趣,一想到此,又思念百里尊。

  南宫弄阳想到自己的境况,非常丧气地弱弱问道,“猗景瑞,你将来会放我们走吗?我们的能力毕竟有限,能帮你做的事情也有限!”。

  南宫弄阳知道这是自己在异想天开,完全都不用想就知道不可能的。

  猗景瑞辛辛苦苦抓自己来,不折磨自己要了自己的小命就很好了,怎么还能问出他这么幼稚的问题?

  可是刚刚一想到以前和百里尊一起骑马时,百里尊对她的宠溺,想念他宽大温暖的怀抱,她就觉得在外面漂泊的日子,一刻都难熬。

  要是小云朵在她的身侧还好,小云朵不在有时她都觉得自己快得抑郁症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说的话好像猗景瑞没听到就被风吹走了一样,猗景瑞根本没回答她。

  南宫弄阳就这样丧着一张脸跟着猗景瑞来到了执行任务的地点,萍儿早在一侧等候多时,其他人也弄好了自己的份内事儿,找好地方乖乖躲起来了。

  到地点之后,南宫弄阳还一脸忧伤,猗景瑞叹了一口气先下马,然后叫她下马,伸手想来抱她。

  南宫弄阳看到猗景瑞伸出魔爪才瞬间清醒了过来,强迫自己从背上的思念情绪转换为一脸戒备。

  拍开猗景瑞的魔爪,麻利地跳下马背,她自己从小就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加上之前和百里尊谈恋爱到成婚期间,百里尊也教导了她不少东西。

  所以,骑马下马这种小事,完全是难不到她的呢,下马之后,左右环顾了一周。

  这里已经被猗景瑞仔细打点好了,就等着百越王一会儿往这一边来。

  这边的风景独好,以前的皇后还在世的时候,每次春猎,都是喜欢和心爱的人来这边的湖边赏赏花,吟吟诗啥的。

  因为这里的湖成月牙状,传闻特别像前皇后家乡的湖,遂从一发现之后,每年春猎,百越王都会带她来一趟,常年命人修善养护。

  当然,这里也没有被下令完全不许别人来的,所以每次他来这边也会遇到其他官家子弟从不远处骑马打猎呼啸而过。

  有些还特地下马跑到湖边与他行礼问好,然后再钻回山林里继续忙活,博战绩。

  猗景瑞选的这个位置,还有可能会遇到别人,这样有好有不好。

  若遇到百越王了,也不会显得很刻意,若是还遇到了其他人,那就当出来欣赏风景调整心情。

  晚上的舞蹈才是重头戏,这边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让百越王看到琪儿和萍儿姐妹嬉闹,让他看清萍儿的脸即可,猗景瑞在一旁随便找点事情,时不时宠溺地看向两位。

  对于今天的计划,因为初计划的特殊性,所以猗景瑞就只好做了两份部署。

  一会儿这里之后,晚上还要萍儿献舞,好在南宫弄阳只需要参演这一次,所以很快她就投入到了自己的状态。

  南宫弄阳比猗景瑞更快进入工作状态,猗景瑞见状心里大喜赞她,果然就如他看到的那样,一到正经事儿,前一秒还在闹脾气的,后一秒轮到自己工作了,就会快速收拾好心情投入状态了。

  猗景瑞因为心里在欣赏南宫弄阳反应慢半拍,南宫弄阳示意他把手铐打开时,他才半知半解地“哦”了一声,像个傻子一样,有些小慌张地弄开开关。

  南宫弄阳虽然惦记着自己今天的这一场戏,但猗景瑞弄开关的时候,她还是贼眉鼠眼地凑了过来,完全不避讳也不悄悄地,光明正大地看着猗景瑞弄开。

  猗景瑞低头就能闻见一缕芬芳,还能看到她额头上在阳光下泛着金光的绒毛,长而翘似蝴蝶翅膀般扑闪的可爱睫毛,瞬间感觉喉头有点发干,手上也停止了动作。

  南宫弄阳正猫着腰看得起劲儿呢,猗景瑞就停止了动作,想必是不想让她知晓开锁的技能,南宫弄阳有些后悔自己凑这么近的,猗景瑞实在是太小气了。

  南宫弄阳这样想着,就抬起头来没好气地数落道,“真是小气!那你有本事不要开,本姑娘不演啦!”。

  说完,双手身后交叠背着,似小老头一样老神在在地看着远方,欣赏风景,哼起了京剧。

  猗景瑞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了一个弧度,见南宫弄阳那叼样,这种情况下,该尴尬的不是南宫弄阳吗?怎么变成了自己了?

  南宫弄阳真的是,这样的个性把身边的人荼毒得不轻呀。

  猗景瑞笑了笑走到她面前,把手举到南宫弄阳目光所及处,挡住了她欣赏风景的视线,大大方方地打开了。

  南宫弄阳见状并没有表现很高兴,只像小学生和老师学东西一样,把身后的手放到前面,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重复着刚刚猗景瑞的动作。

  叮的一声,锁开了,南宫弄阳忽然笑得眉眼歪歪,像拿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糖果,露出了洁白整齐的贝齿。

  然后使出兰花指笑嘻嘻地吊着手铐示意猗景瑞接着,扔给他之后,又把双手转回身后交叠,背了起来,似小老头一样,哈哈大笑嚷着,“本姑娘学会啦!”,然后头也不回走向萍儿。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