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83章 草包式消除疑虑

第483章 草包式消除疑虑

  见百越王维持缄默,面无表情,大家也只好静静地待着,等他发落。

  萍儿毕竟是没见过世面的,紧张地拽着南宫弄阳的衣角,还在害怕地颤抖,深怕自己的小命就此交代在了这里。

  好在南宫弄阳现在扮演的是她的姐姐,萍儿这样的动作一点也不会显得做作违和,反而尽添真实!

  百越王看到萍儿那张害怕的脸,这才打破沉默,不想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害怕无助。

  “都起来吧!”

  百越王冷冷发令,中气十足的嗓音,郎朗清淙响彻周围,一听就是上位者,习惯了发号施令的人。

  南宫弄阳迫不及待地想要起身,猗景瑞还算有良心,道完谢之后,就伸手来扶她,然后她扶萍儿。

  百越王看着眼前三人也是很老实的,一般冲撞了自己的人怕累及家人,没人问的话,他们不会那么快说出自己的身份,方便别人万一拿他们出气不够,去找他们的家人的。

  所以猗景瑞此举,在百越王眼里看着,第一印象就是这些人果真是乡野来的,城府不深,不知道皇城中众多规矩也是在情理之中。

  猗景瑞可没那么草包,之前大家有讨论过什么时候爆出身世比较方便给百越王一个深刻的印象,一直讨论到最后,一致认为看似憨憨的这个举动,效果最好!

  虽然看着很草包很危险,但收到的效果还不错,因为第一印象不管在谁那里,都是很重要的,人们也会根据第一个印象,把握后续和这人相处的一个简单准则。

  让人看着他们憨憨的,不像皇城中连个小屁孩都显出很精明的一面讨人厌。

  毕竟谁都不想和城府太深的陌生人交往,深怕自己哪里一个不小心被人猝不及防下黑手。

  虽然没打算要得罪谁,想和身边的人好好相处,但在这种物欲横流的皇城生存,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大家还是晓得的。

  猗景瑞此举,对于大丈夫来说,有点草包,可傻人有傻福,百越王并没有因为觉得人家傻而心生轻蔑之意什么的,反正还觉得这几人傻兮兮的,实诚讨喜。

  百越王依然面无表情,但刚刚双眸微缩,面部肌肉松动了一下,还是被一直抬着头的猗景瑞成功捕捉。

  表面平静似古井无波,实则心里肯定早就惊涛骇浪,汹涌无比了。

  猗景瑞见涉险过关了,就趁机溜号,要把萍儿带走,吊足百越王的胃口。

  所谓,距离产生美,尤其是对自己心心念念的脸蛋,明明想好好看看,却又不能看的情愫,总能弄得人心痒痒的。

  “谢陛下宽宏大量,那臣这就领臣妇和家妹先行告退!不扰您的春猎兴致了!”。

  说完,还不待百越王反应,就似老鼠见了猫一样,三人简单地福了一礼,狼狈奔逃。

  猗景瑞还害怕地三步一回头悄悄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要他们的小命这样的。

  这样的动作设计还是南宫弄阳给他提议的,看着虽然很傻,但是更能打消百越王心中的疑虑,免得人家想着他们有些什么不怀好意的目的,制造这相遇。

  其实刚刚已经自报了家门,要是人家真想找他们问罪,绝对找得到。

  猗景瑞此举,也不过是让百越王觉得他更憨,没有什么谋略,好顺利开展后续的小九九罢了。

  还在原地的百越王果然没有多想,心里有些堵得发慌,但又不愿在下人面前表露出来。

  高处不剩寒的帝王孤独,又有几个人能懂他?敢与他说真话?真心抚慰到他心里去,熨帖他的伤疤呢?只能自己默默疗伤罢了。

  猗景瑞一撤出来,躲在不远处的流氏兄妹就接收到命令,把百越王在此的消息巧妙地告知其他百越皇室的子弟。

  不肖一刻钟,刚刚站在湖边沉思悼念亡妻的百越王就迎来了新的小伙伴问候。

  这些孩子和仲倾公主年纪相仿,自然不知他对已故多年的亡妻有着深深的思念,完全没意识到他们打扰到了他们尊贵的陛下,笑嘻嘻地举着打到的猎物跑到长辈面前邀功。

  百越王脾气是真的好,看到自己国内的这些青年才俊拎着那么多猎物来和自己打招呼,他打心里高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至少这些孩子的心思是向着他的。

  一一夸赞一番之后,让孩儿们继续玩耍,注意安全,那些小孩们就高高兴兴地在他面前许下自己的目标,笑呵呵地走了。

  百越王看到这些孩子矫健的身姿和活跃的青春气息,孩子们笑,他也跟着笑,心里的郁结舒缓了不少。

  在心里对着月牙湖默念,“孩儿他娘,倾儿也和这些孩子一般年纪,你看我治理的百越多好,孩子们都很讨喜!

  待倾儿能好好管理这个国家,我也能放心,早些来陪你了!你在那边,都能看到这一切的,对吗?好好等着我!”。

  百越王做完最后的默哀悼念,就快速收拾自己的心情狩猎去了。

  他不止是一位丈夫,父亲,他还是一个君王,有这么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再难过为了所有子民,他都得带着伤疤假装坚强,好好生活!

  春猎这样的事,作为帝王,哪能不一展雄风,猎几只野鹿啥的,晚上赏赐给子民们享用,为国家社稷博个好彩头呢?

  猗景瑞们先出现,其他高官子弟后出现,且每年百越王在湖边都会遇到许多人,所以对萍儿的刻意出现,一点疑心都未起。

  因对亡妻的深情和对事业的高要求职业操守,暂时就把萍儿抛诸脑后,做别的事情去了。

  本身已经忘记了,但刻意想要让他记住的人还在不远处努力发电中。

  猗景瑞们撤出来之后,就找了刘侍郎,一起为晚上萍儿要跳的舞蹈做准备。

  现在大家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休戚与共,荣辱相关,所以,刘侍郎配合猗景瑞计划,忙活得十分卖力。

  南宫弄阳的活儿干完又得闲了,想着到近处玩耍逛逛的,猗景瑞却又把手铐拿了出来,把两人都绑到了一起。

  南宫弄阳非常不悦地想伸手去拨开关,猗景瑞小声警告,“想我牵着你的手是吧?”

  南宫弄阳这才无奈地缩回自己的爪子,被手铐牵着总比被猗景瑞牵着手好。

  反正她现在无事一身轻,就听着这些人聊天好了。

  猗景瑞见她乖了,忍不住牵了牵嘴角,跟着刘侍郎带着她到处转。

  南宫弄阳虽然很不乐意跟着,但也只能当攒步数锻炼身体了,现在猗景瑞根本不可能放她一个人单独行动。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