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84章 宴会献女

第484章 宴会献女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大堆事情一件一件准备着,很快就到了晚上。

  现场,座位成U字型布置,最中间高了几个台价的位置放了龙椅,龙椅两侧旁边放了一张规格稍微一些的两张凤椅。

  无疑,一张是已故皇后的,一张是给仲倾这个百越公主的。

  两侧分布的就是高官位置,文官居左侧,武官居右侧,按照职位高低依次布排,职位越高,离皇帝越近。

  左右两侧各两列,方便高官身后坐着自己的家眷,有的带了女儿来,有的带了儿子来,都是想在百越王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的。

  因为和猗景瑞狼狈未奸的是刘侍郎,刘侍郎是文官,且职位不高,所以南宫弄阳们被分在了右侧距离皇帝最远处。

  刘侍郎坐在他们前面的桌子,身侧两个侍女跪着一侧伺候,猗景瑞和刘侍郎的儿子并排坐在后面的两张桌子,南宫弄阳因为扮演的是猗景瑞的夫人,只好坐在猗景瑞身侧。

  两侧座位中间相隔四丈距离,方便一会儿歌舞表演啥的。

  很快,大家落座差不多,侍女把酒水都准备好之后,鱼贯退出回到临时搭建的厨房里等候新命令。

  布置现场的宫女退出去之后,又一行太监宫女恭恭敬敬地从他们中间低着头碎步快速穿过,到百越王的那边位置站好队,排开,自己在自己的岗位上待住不动,像木桩被定在那里一样。

  接着,一个太监尖锐的声音高喊,“陛下到!公主殿下到!”。

  众人起身,恭恭敬敬站着,很快,就看到仲倾挽着百越王的胳膊出现。

  尊贵的父女在侍卫,太监,宫女的拥簇下款款而来。

  有身份的人喜欢讲究排场,尤其是像这种皇族贵族的领头人,低调的真的没几个。

  南宫弄阳瘪瘪嘴跟着大家问好行礼,像人多这种地方特别方便浑水摸鱼,她都不耐烦喊出声做动作,因为前面个儿高的人已经遮挡住了她娇玲珑的身形。

  猗景瑞见她一副仇富的嘴脸,看她瞎搞也不生气,牵了牵嘴角,帮她看了看左右是否有人会察觉到她失礼这样的。

  目光扫视了一圈,发现没人注意到她,大家都很规矩,就只有自己身边这个像混混一样的南宫弄阳一个人在唱反调。

  反正大家都注意不到她,那也就行了,猗景瑞心里想着,然后一边等候百越王的声音响起落座,一边帮南宫弄阳放哨。

  稍顷,大家落座之后,百越王简单讲了几句,大家祝福了一番之后,歌舞表演就开始了。

  南宫弄阳深有体会,自己果然不适合这样的上流宴会,听领导人致辞都要啰嗦半,然后底下饶恭维半,无聊至极。

  稍微有点娱乐性质的活动才开始。

  也有可能是她经历了太多,对这些简单无聊没多大看头的歌舞不感兴趣吧,她兴趣点高,别人都是看得兴致勃勃的,只有她一个人越看越困。

  猗景瑞一直在等萍儿出场,所以他和刘侍郎会紧张些,事儿不关己的南宫弄阳悠哉悠哉得很。

  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酒,心里一点膈应她的事儿也没樱

  反正今晚回不去带儿子的,姐夫骆斌是能够信任的人,且自己有孩以来,难得一个人出来玩,虽然心里牵挂儿子,但现在也回不去,索性就好好开心一下。

  其他人参加宴会都是各有目的的,就只有南宫弄阳这个大闲人真的是来享受的。

  南宫弄阳环视了在场宴会高层一圈,发现没有看到仲柏宰相的身影,有些失落。

  这是她在百越认识的唯一一位高官,且在南楚的时候对她不错,在百越最有可能会帮到她的人了。

  南宫弄阳见没看到仲柏,来之前猗景瑞也是怕她接触仲柏,还叫她易容,然后栓在他的身边,不让她乱跑。

  现在看到仲柏不在,自己的司马昭之心也就在猗景瑞这个坏蛋面前表露无遗,笑着压低声道,“流大公子,怎么没看到宰相大人呢?”。

  猗景瑞又化身流大公子,南宫弄阳知道这是宴会,不可用正常的语调交谈,避免引起别饶注意,所以微微向猗景瑞靠近压低声。

  远处看去,似夫妻在窃窃私语。

  猗景瑞看到南宫弄阳在自己的面前都不带隐藏目的的,就是想找仲柏帮忙递消息给百里尊,知晓是自己把她和她的崽抓了来之后,好来营救她!

  也不怕他猗景瑞知道她的目的后,会折磨她克扣伙食什么的,大大咧咧地问。

  猗景瑞闻言瞬间哭笑不得,不是南宫弄阳很聪明的吗?怎么现在还问他这么傻的问题?

  猗景瑞无奈扶了扶额,轻声道,“本来要来的,后面好像身体不舒服,只好他两个儿子来啦!诺,那边,长得最猥琐的那两个!”。

  猗景瑞把自己收到的消息简单和她分享之后,伸手悄悄指了指宰相府的代表位置处。

  南宫弄阳顺着他的手指指向看去,长得还可以,只是脱离不了上流社会纨绔子弟的一些脾性。

  听到猗景瑞的点评之后,转过头来,笑着声揶揄猗景瑞,“怕不是你嫉妒人家的英俊?才这些风凉话!”。

  猗景瑞见南宫弄阳在自己面前距离不过二十公分处,笑得眉眼弯弯,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取笑他。

  虽然南宫弄阳现在易了容,但脸蛋也还算清秀不讨嫌,只是没了她原先的灵动而已。

  看到她笑得开心,虽然是取笑自己,但这应该是她在自己面前笑得最真的一次吧。

  猗景瑞感觉不到讨厌,反而还有些宠溺地看着她,有想把她拽到怀里好好揉一下的冲动。

  奈何现场这么多人,他还有要事要做,且南宫弄阳也不是他的妇人,只是今被自己强迫扮演他的妇人而已。

  想到此,猗景瑞忽觉心里酸酸的,遂瘪了瘪嘴,喝了一口酒之后,把目光从南宫弄阳身上移开,一瞬不瞬地盯着舞池,期待萍儿的表演快快到来。

  稍顷,有人来汇报刘侍郎,刘侍郎转头向猗景瑞点零头,萍儿很快就出现在了舞台上。

  萍儿经过很好的调教,一舞惊人,刘侍郎早就想好了名正言顺的献舞理由,在萍儿舞完之后,快速走到百越王面前跪下明。

  虽然大家都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萍儿表现很好,且刘侍郎平时在朝中就是中立派,所以大家看破不破。

  这些年来,削尖了脑袋想给百越王献女的人不少,但百越王都没收。

  百越王仁慈,最多也就严厉喝斥几句,罚一些俸禄而已,所以,百越王虽然明令禁止,依然还是有些胆子大的人屡试不爽。

  南宫弄阳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猗景瑞却紧张到了极点,深怕刘侍郎这边出现一丁点儿岔子。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