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95章 身不由己

第495章 身不由己

  此刻的鹏城峰山上,骆斌正带着调皮捣蛋的小云朵这个小家伙做好事,把掉到地上的鸟蛋给放回鸟巢里呢。

  流珠在一旁跟着玩耍,虽然是带着任务来的,但是能和骆斌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流珠是打从心里真心喜欢的,所以非常享受当下,竟然把不好的目的完美掩藏了,让一向谨慎多疑的骆斌都没有察觉到,安心陪小云朵玩耍。

  小孩子还是在会跑会闹这个年纪最可爱了,看着小小个开启小马达之后,别看短腿,脚都不带停的摇摆,跑得贼快。

  稍一不留神就跑远了,所以骆斌在侄儿的身上放了很多的心思,生怕小云朵出现什么不测。

  现在正举着小家伙的小屁股协助他爬树,把鸟蛋放回鸟巢里呢。

  小云朵也很争气,在舅舅的帮助下,爬树的速度也是飞快,加上流珠在一旁鼓手鼓励,他就更加想好好表现自己了。

  把鸟蛋含在嘴里,对树下的两个大人眯着眼睛笑,两只小肥手就不停地扑腾着往上爬。

  小云朵成功爬到鸟窝旁之后,一手抓稳树木,一只小手慢慢腾出空来,把含在嘴里的鸟蛋吐了出来,笑呵呵地拿到自己的身上擦了擦之后,才把鸟蛋放回鸟巢里。

  鸟巢里的鸟妈妈不在,只有几颗鸟蛋,小云朵只好把捡到的那颗鸟蛋放回去之后,笑着奶声奶气地打招呼,

  “鸟儿鸟儿,我是小云朵,你们的新邻居,我家住在……那边,等你们长大一定要去找我玩呀!我娘亲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到时候我分你们一半儿,那就这样说好了哦,小云朵先走咯!鸟儿再见!”。

  小云朵开心地说完,就把刚刚伸手指了一个方向给鸟儿的那只手收回来,和鸟蛋挥了挥,然后抱着树木,叫骆斌助他,慢慢降落。

  许是母子连心,南宫弄阳遇险,小云朵也感到心绪不宁的,所以一下地之后,就微微蹙眉凝思。

  由远及近望去,活脱脱的百里尊缩小版,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越长大越像他爹了连皱眉头的模样都分好豪不差,只是他现在这个size小了他亲爹很多号而已。

  但是一看到两父子站在一起的话,都不需要别人介绍了,哪怕眼神不太好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这就是百里尊的崽,只是缩小版的而已,五官没有一处不像的。

  骆斌见小家伙皱眉,就单膝跪在他面前,保持与小家伙一样高,边帮他整理凌乱的服饰边关切地问他,以为小云朵还在为鸟妈妈没回来担心鸟蛋会再次掉下来呢。

  没想到小云朵凝神了一小会儿之后,就张开小口乖巧地直言自己的感想,

  “舅舅,不知道为什么,小云朵现在好想娘亲呀!我们现在回去守着娘亲,等她午觉醒来给我们讲故事好不好?”

  大家平时在一起生活很久了,骆斌自然是知道此刻的南宫弄阳在干嘛,不消说,肯定是刚刚洗漱完准备睡午觉,然后才会来找他们回去吃午饭。

  自从有自己这个尽心尽职的实习奶爸相助之后,小妹的早上时间,几乎都用在了身体调理上,产后和染瘟疫的后遗症在她的调理锻炼下,现在已经恢复很好了,甚至身体素质比一般的女性还好。

  骆斌特别希望自己的小妹能够健健康康的,无病无灾,有时间还能提升自己,这样将来助他们逃跑的时候,哪怕自己没本事全身而退客死异乡,他们俩儿母子能够安然回去的可能性也会大很多。

  所以能带着小云朵不让小云朵去打扰他老娘清修的时间段内,骆斌还是特别想小云朵能多喜欢和他玩的时间久一些的。

  可现在看到小家伙这么心绪不宁的,他也有点担心小妹,虽然今天出门没什么异常,自家小妹也机灵得很。

  但是刚刚流珠来找他们的时候,他随口问了一句流觞的行踪,流珠对他不设防,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是被支开,以为是收到了别的任务,所以直接告诉骆斌,他哥出任务去了。

  平时带着小云朵的时候,骆斌和流觞其中一个人,有一个是一定会在南宫弄阳附近的,因为猗景瑞的秉性实在难测,上次猗景瑞想轻薄南宫弄阳的事情,在他们心里还一直有阴影。

  加上他们也不是瞎子,南宫弄阳正直芳龄,平时又很注重形体保养,身材相貌各方面,可以说现在整个鹏城峰山上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的。

  所以,因此对她的人身安全未免会出现担忧,长时间相处下来,就有了分班保护的默契。

  现在看到小云朵的反应,骆斌直接二话没说,牵着小云朵的小手就想往回走。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若是南宫弄阳还在午睡,他们就在院子里玩等着好了。

  见骆斌和小云朵要离去,流珠一下子急了,赶紧跑到他们前面,想阻止拖延时间,奈何一下子词穷了。

  流珠也不想惹骆斌讨厌的,但是因为哥哥对南宫弄阳的爱护,表哥越来越不开心了,他怕哥哥受罚,这才答应了表哥帮忙拖住骆斌,还给了猗景瑞准备了药。

  骆斌见状,就更加心下不安,但是无凭无据,又不能在小云朵面前表露太多不安的情绪,免得小云朵更担心。

  然后只是微微弯腰,抱起小云朵。

  小云朵被抱起,小手乖乖地箍住舅舅的脖子,用小脑袋蹭了蹭舅舅表示感谢之后,只听闻舅舅客气和流珠道,

  “流姑娘若还想欣赏这边的美景那你请便,我们这就先回了!”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流珠一脸,就抱着小云朵脚尖点地飞上树枝远去。

  流珠恼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气得握紧双拳跺了跺脚,完全拿不下主意,该跟着去还是不跟着去?

  心里十分担忧,骆斌以后肯定会更加讨厌自己了,但是她也是身不由己得很,这样的处境让流珠觉得自己几欲窒息!

  此刻,刚刚到山脚下因马车抛了,流觞正在等车夫修车,所以靠在一颗树上吃果子思考本次猗景瑞派给他的任务一会儿该怎么解决。

  随口问了一嘴和他随行的侍卫,是否有什么好的想法,随行侍卫却一脸懵逼之后,如实告知,流觞一会儿要去做得这件事情,早在两天前,他们兄弟几个已经做完了,怕不是流觞听错了任务?

  流觞闻言,思考了一番觉得不对劲儿,再次和侍卫确认了一遍信息之后,也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一下子才意识到表哥是故意要把自己支开。

  把自己支开肯定是有什么坏事要发生,流觞一想,伸手狠狠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直言“坏了!”。

  然后运用毕生所学的轻功飞赶上山,留下众侍卫又一脸懵逼,这是该去执行任务呢?还是该跟流觞回去呢?领导做事之前也不兴安排一下他们这些下人的去处的,真的是!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