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96章 化险为夷

第496章 化险为夷

  此时此刻,鹏城峰山上南宫弄阳的房间里。

  当南宫弄阳想象到将来见到百里尊,让他带孩子,自己像在现代看到的那些奶爸带娃的综艺节目那样子给他们设置任务。

  这样他们父子的关系就可以以这样的一个形式,短时间之内亲密起来,想到好笑的点子时,一个人也像个傻子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猗景瑞见不施粉黛,穿着休闲的南宫弄阳笑得灿若春花,心中更加欢喜。

  不错,他已经不需要再次在心里好好想想,对南宫弄阳生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愫了,就是喜欢她无疑。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他追求的方式一向都是简单粗暴的,喜欢的直接上,或者直接强娶过门再上这样的。

  他府上的那些个女人,一半儿是他看上的,直接带回府伺候,一半是因为母族势力可以助他事业的,由母妃安排。

  所以,对于他这种不懂爱情的人来说,喜欢就是他的,他就要肆无忌惮地占有之。

  因为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他喜欢的得不到过,包括女人。

  因家里有矿,身边一直都有很多人想着各种名目去取悦他,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自己打从心里十分欣赏的妇人,自然是舍不得放过了。

  加上他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十分相信全天下的女人,没有哪一个女人在成为自己的女人之后,还不和自己一条心,顺从自己的,活脱脱的富二代官二代嘛。

  所以对于南宫弄阳之前跟他说的那些大道理,别的他都听懂了,关于男女之情,他一直不懂,在他的爱情观世界里,喜欢就是占有,栓在身边!

  猗景瑞着实被南宫弄阳的笑容吸引到,也浅笑着走近她,想着帮她弄一下湿发。

  当南宫弄阳想象到将来让百里尊带娃,可以让他们父子俩儿一起去玩很多搞笑的项目时,哈哈大笑,手上的毛巾没拿稳掉了。

  她弯腰去捡的时候,才看到自己身后有一双穿着黑靴的男脚,吓得她似触电般猛地站了起来,重重撞到了她的梳妆台。

  梳妆台上的东西都掉落一地,发出乒铃乓啷的声响,她忍住疼花容失色地看着猗景瑞。

  待看清是猗景瑞之后,手扶着家具往离他远一些的地方靠,不悦地质问,“随便进女孩子的房间,你不觉得自己很没有礼貌吗?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给我马上滚出去!”。

  南宫弄阳拢了拢自己身上的浴袍,将自己遮得更严实,连脖子都包在了布里之后,一脸警惕地看向猗景瑞。

  猗景瑞刚刚看到她被自己吓到,细腰狠狠撞到了梳妆台上,疼得她呲牙咧嘴却强忍着没有发作,若是平时在别的地方,她估计就得哭爹骂娘的了。

  许是这里是她的房间,她也不想弄出太大的声响,引来别人的注意,所以就忍着尽量好脾气骂自己出去。

  见到她受伤,猗景瑞是打从心里内疚心疼,想着早晚都是自己要疼的女人,就没把南宫弄阳刚刚说的话听进去,一步一步走向她,温言道,“是不是撞疼了?我看看!”。

  南宫弄阳闻言下意识后退,恶心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全身进入警惕状态,根本就不想与他太近。

  猗景瑞见状大步上前,南宫弄阳看着他不断后退,还随手拿起了手边的花瓶当武器,喝令警告道,“猗景瑞,你在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堂堂天崤太子,请自重!!”

  说着,扬起自己手里的花瓶,瞄准他,随时随地准备砸过来。

  猗景瑞只是在原地静默了两息左右,就用尽他平生所学的最快速度扑到了她的面前,制住了她的手。

  南宫弄阳实在讨厌他的靠近,一直在往后退,撞到了洗澡时当隔板用的屏风,直接贴到了浴桶上,再无后退的余地,一下子真的惊了。

  抬头怒目瞪向猗景瑞,猗景瑞却无视她的愤怒,满眼浓浓的情|欲,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脸朝她慢慢靠近。

  南宫弄阳知道猗景瑞又不正常了,接下来自己的处境会很危险,也顾不得两人的面子了,张口就大叫,拼命使劲儿挣脱!

  猗景瑞见她越是反抗,他反而还感觉到越兴奋,不怀好意地朝她脸上吹了一口热气,低沉地道,“乖乖配合,本太子会对你负责的!”。

  南宫弄阳现在已经无法听他说的每一个字,全身心都只有一个终极目标,就是逃脱。

  于是大喊大叫,“姐夫,救命呀,猗景瑞又发疯啦!姐夫姐夫姐夫……”。

  南宫弄阳扯着嗓子喊的时候,手脚并用地想挠人踢人,猗景瑞见她惊慌失措又无助的样儿,更想抱抱她好好安抚一番,所以笑着看她挣扎了一会儿,想着让她挣扎个够,没力气了最好。

  没想到自己这一疏忽,南宫弄阳用尽全身的力道,张口就咬自己的肩膀,趁猗景瑞吃痛时短暂松开手的瞬间,她手上的花瓶就狠狠朝他脑袋砸了过来。

  随着听闻瓷器碎片落地的声音,猗景瑞瞬间被砸懵了两秒,南宫弄阳趁机伸脚往他重点部位一踹。

  猗景瑞反应过来躲开了,南宫弄阳也因此争取到了二十公分左右的逃脱距离,拼了老命地拔腿就跑。

  想着跑出去人多的地方,就安全多了,猗景瑞也不可能在众人的面前怎么样自己,先跑出去再说。

  刚刚自己的喊声那么大,外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说明外面的人都被猗景瑞支开了,所以自己现在要跑的距离,至少也要跑出院子才会相对安全。

  就在南宫弄阳手快碰到门把手,奔向自由的天地时,忽觉腰间一紧,瞬间双脚就离了地,距离门越来越远,被狠狠一摔摔在了床榻上。

  猗景瑞满腔怒火地扑了上来,南宫弄阳机灵一躲开,抓到枕头就用枕头打他,抓到被子就用被子丢他。

  她的活动范围比较受限,很快就处于了下风,就在她都绝望得快哭了的时候,“砰”的一大声,门开了!

  小云朵还挂在骆斌的身上,就嚣张地指着猗景瑞骂,“坏叔叔,限你两息之内向我娘亲道歉!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和小云朵单挑呀!”

  正在忙着的两位听到这声音,都愣住了一下,往门边看去,只见小云朵嚣张地挂在骆斌的身上,指着猗景瑞下战书。

  小云朵见娘亲没有受伤,反而是猗景瑞头上磕出了血,瞬间哈哈大笑,“哈哈哈,原来还打不过我娘亲,不自量力,羞羞羞,你的头都破了,还不赶紧回去缝,不然血流干了你就变成人干啦,人干坏叔叔!”

  小云朵是小孩子,还不能完全看出现场的猫腻并非打架那么简单,在场的三位大人却瞬间进入到了更加紧张的一个状态里,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强烈的硝烟气息。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