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98章 收下老娘的膝盖

第498章 收下老娘的膝盖

  俗话说,人倒霉到了一定的程度,运气就会慢慢好起来的,上天不会一直眷顾着坏人给这个世界增添一些光彩。

  世界需要五彩斑斓,所以好坏参半最合适。

  就在南宫弄阳抱着自己的崽拼命地往前跑,只认真看眼前的路的时候,丝毫没察觉到已经飞到山顶的树枝上,正准备找个借力点再次发力前进的流觞注意到了她。

  好在流觞回来的目的也是怕南宫弄阳遇到什么危险,所以,他定睛一看确定是南宫弄阳和她的崽之后,就站在树上大喊了一声,然后朝南宫弄阳奔跑的这个方向飞了过来。

  南宫弄阳听到喊声之后,紧急刹车往声响处看去,正好看到不远处广场边的树枝上,流觞正以一个很帅气的姿势出场,从天而降。

  小云朵也开心地伸手一指,兴奋地叫着“娘亲,娘亲!流叔叔在天上飞!”,两母子惊喜地奔了过去,与流觞尽快减少距离,好早几息讲上话。

  “流觞,我中媚药了,你现在赶紧帮我解毒,然后我们一起回去帮我姐夫好不好?我姐夫和你表哥打起来了!”。

  流觞见到他们,本来是想下地之后,好好笑着打趣两句的,刚刚看到南宫弄阳抱着自己的儿子在狂奔。

  瘦弱的身体没想到还能有那么大的能量,跑起来丝毫不费力似的,十分灵活,正想夸她两句,然后逗逗小云朵呢。

  没想到他才一落地大步朝他娘俩儿走过来,还有三丈距离左右,南宫弄阳就开口了。

  听到南宫弄阳说自己中了媚药,他紧张地赶紧跑了过来,把小云朵从她身上拽下来扶小家伙站稳之后,就着急地给南宫弄阳把起脉来。

  只见南宫弄阳呼吸声越来越沉重,额头上脖子上,全都是汗,想必是刚刚她一直在努力地压制药效的发挥,加上奔跑的缘故,现在狼狈不堪。

  本就还没干透的湿发,现在又好像从水里重新捞出来了一样,流觞还在想着确诊之后,好给她找药呢,毕竟自己平时不研究那一类药,自然也不会有媚药的解药带在身上。

  就在他把脉还没想出该怎么给南宫弄阳配药的时候,南宫弄阳用尽最后的理智,把流觞推开,虚弱地道,

  “你离我远点!也快些想办法,把小云朵也带远些,我感觉我快控制不住了!小云朵,躲到流叔叔的背后去,快!”。

  有些药就是这样变态,猗景瑞估计这一次是打算一定要吃定她,所以下的药量很重,完全不在可以自行调息,靠意志力咬牙坚持扛过去的那种。

  南宫弄阳把流觞推开之后,见小云朵迟迟不愿躲到流觞的身后去,还朝她迈着小脚步走过来,紧张地双眸泛泪,哭着道,“娘亲,你怎么了娘亲?你不可以死!死了小云朵就没娘亲了!娘亲抱抱,娘亲抱抱!”。

  南宫弄阳气得大喝,“小云朵,不许过来,不听话,娘亲就不要你了!”

  小家伙不愿离开她,现在这样危险的情况只能自己狠心离开了,南宫弄阳转头就拼命跑,迅速与小云朵拉开了距离。

  小云朵这回不止眼睛里汪着泪,吓得哇哇大哭,边哭边跑向南宫弄阳,嘴里一直喊着,“娘亲,不要丢下小云朵,不要,娘亲,抱抱……”。

  南宫弄阳听到他的哭声,鼻子酸酸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吼了流觞一句,“抱住他!有解药再来找我!”,然后转头继续跑。

  流觞这才完全回过神来,没有解药但是他可以运功加针灸帮她把体内的邪气排出来。

  于是看着南宫弄阳在前面跑,小云朵哭着在后面追的时候,他也大喝了一声,“别跑啦,本少爷知道该怎么助你!”

  然后脚尖点地,一下子飞跃到了南宫弄阳的前面,伸手点住了南宫弄阳的定穴。

  南宫弄阳这下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流觞也吐了一口浊气之后,才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

  他还没说完,小云朵就跑过来了,完全是玩命地跑,生怕南宫弄阳真的不要他,逮住娘亲之后,用尽全力抱着娘亲的大腿,小脑袋在她腿上蹭啊蹭,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殊不知,南宫弄阳中的那个药效,现在没有什么药物治疗的话,是一只公的都见不得,很有可能会兽性大发,做出伤害别人和伤害自己的事情。

  流觞刚刚本来还想打趣南宫弄阳两句的,想告诉她,她跑的那个方向,遇到公的会更多,更不安全,还不如和他们待着,至少他流觞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的人,南宫弄阳不会太亏。

  但话还没说出来,小云朵就来了,虽然小云朵听不懂大人的一些荤笑话,但小云朵不比南宫弄阳,他也就下意识地闭嘴不说话了。

  看到小云朵哭成一个小可怜,他蹲下身来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哄了哄,小云朵半边身体在流觞怀里,手还是不松开娘亲的大腿,生怕娘亲跑了。

  南宫弄阳动弹不得,但见状也不由鼻酸,暖言安慰儿子,让他尽快平复心绪,他们好去解毒的。

  虽然被点了穴道动不了,但是体内窜着的热流还是让她感到十分难受。

  当下之急就是安慰儿子,所以她只好开始给哭闹的儿子做心理辅导,

  “儿子,不哭,娘亲一定不会离开小云朵的,只是娘亲刚刚中毒了,这毒会传染,所以不能和小云朵待得太近,怕小云朵被传染哦!”。

  小云朵委屈地吸鼻涕,仰着小脑袋看着她的娘亲,他的角度,也只能看到娘亲的下巴,和一张一合的嘴唇而已。

  但是小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生怕漏掉娘亲的所有保证,小家伙别看刚刚被刺激了,脑子还是很灵光的。

  南宫弄阳还在帮助流觞哄他不要哭放开他的小手碎碎念,小云朵就开口反驳了,

  “娘亲骗人,你跟小云朵说过是发烧,不是中毒。

  小云朵不怕风寒传染,娘亲告诉小云朵,风寒感染很常见,也很容易好的,一般不会死人,可中毒会死人!”。

  南宫弄阳瞬间被小家伙的智商给跪了,真不愧是她的种,才三岁,就早慧如此。

  她教过他一些简单的常识,就是为了好好保护他的,也不指望他能完全记住,以后会不定时地重复说给他这样的,他居然都记得很牢,简直就是个小天才。

  瞬间被自家的小天才惊到了,身体里的难受劲儿居然好了不少,遂笑着说了一句,“儿子,收下老娘的膝盖!先把小手放开!”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