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99章 实力坑娘

第499章 实力坑娘

  小云朵见娘亲笑了,他就自豪地扬了扬自己的小脑袋,但就是不松手,嘿嘿笑。

  小家伙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瞬间都忘记了刚刚还嚎啕大哭,这种有些缺心眼儿似的宣泄悲伤情绪,深得她的遗传呀。

  流觞见状也是哭笑不得,也跟着小云朵仰起头来和南宫弄阳商量,“我要把他的手弄开,就会碰到你,可介意?”。

  南宫弄阳见大中午的,太阳又大,广场上就他们三个人,加上现在情况特殊。

  她又是现代来的,知晓很多女性的私密病,在现代都是由很多优秀的男医生帮忙诊治的呢,所以这种为了帮她而有的肢体上的接触,她是能接受的,遂点了点头。

  流觞又道,“解开之后,我要抱着你到树荫底下,只能让小云朵自己走跟着我们,可行?”

  南宫弄阳又点了点头,然后流觞就给小云朵做思想工作去了,南宫弄阳忍着不适听流觞和儿子的对话,笑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只听闻自己脚边的两个男人,一只大的和一只小的是这样对话的。

  流觞一脸温柔讨好地道,“叔叔要帮你娘亲解毒,小云朵先把手松开好不好?”

  小云朵完全不明白也不接受,傲娇地道,“不好不好,就这样解!站着也可以解毒的,你应该站娘亲身后去,把你的所有武功都传给娘亲,不要抱小云朵!”

  小家伙边说边把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然后用小屁股去顶流觞,想把人给顶开。

  流觞无奈地道,“小云朵真聪明,可是这样解不了毒的,配合叔叔一下好不好?”

  小云朵坑娘坑上道了,十分开心地用脑袋蹭着南宫弄阳的大腿,笑嘻嘻地拒绝,“小云朵真聪明小云朵真聪明,哈哈哈,不好不好!”。

  流觞一脸无奈地请求南宫弄阳出马,此刻南宫弄阳都感觉自己汗流浃背的,整个人好像被放在蒸笼里蒸,难受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不说可以帮流觞了。

  猗景瑞这人实在损到家了,下的药效特别猛,要不是被点了穴道,南宫弄阳现在都觉得自己得不到解药,就会爆体而亡。

  曾经在自己人生最黑暗最低谷的时候,她曾幻想过无数种死法,选什么样的墓地,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种的。

  流觞只好给她喂了一粒静心丸,然后又封了她体内的几处大穴,尽力压制住她体内的药物扩散速度。

  然后又蹲下身去扒小云朵的手指,小云朵直接把脑袋钻到了她娘亲的双腿中间,用两只小胳膊死死抱住,加深流觞的任务难度。

  小云朵见到流觞没有办法奈何自己了,开心得哈哈大笑,见流觞把手缩了回去,不再来抓自己的手臂,小云朵得意地朝流觞吐了吐舌头,掀起南宫弄阳的裙子,就想往裙子下面钻。

  南宫弄阳穿的是浴袍,跑出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穿长裤,像古代人那样会在小裤子外面再穿一条长裤这样的。

  所以紧张地嘴巴都张成了O字型,完全能吞得下自己的拳头的那种,可她现在难受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坑娘的傻儿子呀,刚刚还夸他聪明呢,现在就要来坑娘了,就在小云朵掀起裙子到南宫弄阳的膝盖上一点点时,流觞吃了一惊嘴巴也张成了O字型。

  他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腿,长得那样的光滑洁白,像完美雕刻的瓷柱一样,修长美丽。

  他刚刚也没注意,完全没预料到南宫弄阳没有穿裤子,就在小云朵举着的裙子又要往上掀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了!理智占据了上风,

  瞬间眼疾手快地伸手点住了小云朵的定穴,把小家伙抱了回来,才把南宫弄阳的裙子放了回去,然后空气中的三人瞬间静止尴尬不动了。

  因为在小云朵的坑娘神助攻下,南宫弄阳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待流觞思绪恢复正常,想起正事儿来的时候,南宫弄阳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要么,现在她找一个男人,把体内的邪气发泄出来;要么,把体内的邪气暂时压制在体内,变成毒药,等研究出解药解毒,在此期间,她不能动武了。

  南宫弄阳气得想吐血,在猗景瑞这个损祸的身边生活,连全身仅有的本事都不能完全保护得了自己和儿子的安全,还需要别人帮忙。

  她励志天天都要好好训练,争取缩小和猗景瑞的武力值距离,加强安全感呢。

  没想到现在自己落到了这样的田地,第一个选择,根本就不可能选的,只能被逼着心不甘情不愿,带着满满的恨意选择第二种了。

  本来身体好不容易调理成现在这样,她都还很不满意呢,现在居然自己答应往自己的体内放毒药,简直了。

  而且流觞说了,这个解药很难配,还不知道能不能配得出来,因为他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病例,且刚刚的想法也只是临时想到这么一出。

  因为她现在唯一能解的方式只能找男人,如果不找,他只能帮她把体内的邪气都聚到一起,变成毒,再想解毒的事儿。

  小云朵被点了定穴之后,流觞换成了睡穴,让他睡着了,然后把俩母子弄到了树荫之下,这才开始执行南宫弄阳的选择。

  用针灸和运功,把她体内的媚药换成毒药,南宫弄阳苦逼地安慰自己,以后的任务就是找解药了,等流觞研制解药,或者早日回去找百里尊解毒。

  在没回去找到百里尊之前,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流觞的身上,本以为会越来越自由,方便筹划逃跑计划的,又被生活下手了,南宫弄阳气得差点吐血三升。

  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加上这种新治法流觞第一次用,所以两人耗时颇久,将近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

  等南宫弄阳能完全站得起来,抱着小云朵和流觞赶回住处的时候,自己的整个院子几乎是被拆了的状况,进屋都不需要门,穿过走廊啊什么的。

  直接从一片断壁残垣,碎砖破丸上面走过就好,猗景瑞和骆斌还在斗得如火如荼,准备接着伤害别的院落,把它们都推到,抢占今天破坏大王的荣誉称号。

  南宫弄阳虽然非常吃惊两个人的战斗力,但还是十分关心为自己战斗的姐夫,遂大老远扯着嗓子喊,“姐夫,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啊?”

  骆斌和猗景瑞已经打得分外眼红,根本顾不到她,完全都没能分出几息的时间理她一下。

  流觞吐了一口浊气之后,叫她娘俩儿注意安全,然后飞身而上,加入了战斗,不,劝架!

  因为接下来还要给南宫弄阳研制解药呢,不能把表哥得罪死了受罚,这样自己的行动就受限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