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00章 通知婚期

第500章 通知婚期

  因流觞的加入,战局很快就被劝开了,猗景瑞愤怒之下,叫所有身边的高手护卫把骆斌抓了起来,关进地牢。

  南宫弄阳和小云朵也没有因为流觞的求情而幸免于难,两母子被换了一栋院落囚禁。

  之前的囚禁还可以在鹏城峰山上玩耍,偶尔因为表现好还可以和猗景瑞商量商量,出去逛街放放风啥的,现在却连房间都出不去了。

  两母子就被囚禁在一个居室里,吃喝拉撒都在这个房子里,完全出不去。

  伺候他们的侍女也全换成了功夫高强的,因为现在情况特殊。

  所以南宫弄阳目前暂时不能动武的消息,只有她和流觞知道,也是怕猗景瑞的人和猗景瑞又发疯,知道她现在和一般能力低微的妇人没什么区别,反而更危险。

  所以两人在来劝架之前商量了一下隐瞒,因为猗景瑞下了严令,不允许流觞再与他们母子及骆斌走得太近,否则他们流氏兄妹远在天崤的家人就要受苦了。

  流觞只好尽心尽力去研究解药,人暂时变乖了很多,一直自己在找事情做,把自己的生活填得满满的,生怕猗景瑞以为他太闲,又叫他出去做事。

  所以就把在鹏城峰山上的事情都做得分外地好,无人可替代这样的。

  猗景瑞也是个大忙人,不可能所有时候都不正常。

  经此一事,南宫弄阳简单分析,本次猗景瑞生气没对他们做出处理,后面日子肯定就更不好过了。

  猗景瑞这个损祸每次找她的目的都很明确,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现在肯定是一边养伤,一边谋划怎么对付她和骆斌,也不知道被关在别处的骆斌现在情况如何,她很着急,但是又没有任何人可以把骆斌的消息告诉她。

  不过流珠对骆斌那么喜欢,且流觞一直也把骆斌当成他的好兄弟,希望骆斌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关照一二。

  得罪了猗景瑞的人是没有不吃苦头的,估计姐夫的日子又要难捱了,南宫弄阳非常内疚着急,可别无他法。

  现在他们两母子被关了起来,她本来就很烦要怎么逃脱,还要给儿子做心理辅导课,生怕小家伙的童年生活留下什么阴影这样的。

  因为带着压力生活,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都不知道该这么办才好。

  小云朵早慧,也察觉到了娘亲的不安情绪,不过睡觉吃饭,还是玩游戏的时候,都很乖,还会开动脑筋给娘亲说笑话。

  这才让烦躁得要抑郁掉的南宫弄阳看到了希望,净化了心灵,若是没有儿子这么懂事,懂事地让她心疼,估计她早就生极端之念了。

  囚犯的生活是最难过的,永远都不知道典狱官会给到自己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每天提心吊胆地生活着。

  就在某日的提心吊胆中,南宫弄阳拼尽全身力气,强颜欢笑陪儿子玩完游戏,教完他功课把小家伙哄睡着之后,正心力交瘁,压抑得她坐在外室默默流泪宣泄时,猗景瑞又来了。

  猗景瑞就像鬼一样走路没声音,加上守着她的那些婢女和猗景瑞又是一头的,所以就更不可能帮助她提醒她。

  所以当发现猗景瑞又来了的时候,南宫弄阳吓得花容失色,摔到了地上。

  双眸中的泪都还没来得及擦拭,就狼狈得像一条狗仰着头看主人一样,卑微地摔跪在猗景瑞的脚下。

  猗景瑞见状走近蹲下身伸手扶她,南宫弄阳害怕地连连后退,猗景瑞手抓到她的肩膀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关心儿子的睡眠,大声哭了出来。

  “猗景瑞,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我求求你,放了我儿子,然后给我一个干脆,把我杀了吧!我受不了了!

  这样的心理体验实在煎熬,我儿子是无辜的,也没得罪过你,我只求,你放了我儿子和姐夫,让我姐夫带着小云朵回南楚!”。

  南宫弄阳跪地趴着哭求,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嚣张惯了,有一天也会有这么卑微到尘埃里,求死的狼狈样儿。

  曾几何时?她是那样的惜命,她不是想着只要能活着,干什么都可以。

  可真到了遇到一些自己根本说得出,做不到的事情,又一直有压力压得自己精神崩溃,还要天天装坚强时,真的想干脆点离开。

  活着的人,才是最苦的,这句话她之前完全体会不到,只觉得,死了才苦,活着就有希望。

  可当一个人,在一个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烦躁状态下的时候,离开真的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至少目前那几十息的功夫,完全是理智不到说‘活着就有希望’这样的,哪怕选择了死亡,也不会后悔,不然这个世界怎么会那么多人抑郁自杀呢?

  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拥有小强般顽强的生命力,却到了这一刻,求生欲望完全坍塌。

  猗景瑞还是第一次看到南宫弄阳这么崩溃狼狈地跪在他面前,平时她都是那样的趾高气昂的。

  殊不知,一个人长时间生活在被严密监视,且困在方寸之地,还要天天担惊受怕,看不到任何自己喜欢活着的期望的情况下,真的会精神崩溃,得神经病的。

  一个人连死都可以求到别人的一个状态,外界的其他对她来说,都不太重要了。

  猗景瑞听着南宫弄阳哭着求自己放了骆斌和小云朵,然后给她一个痛快的。

  虽然南宫弄阳宁愿死也不愿跟他,但他还是像中了魔怔一样没有生她的气。

  伸手一揽,把南宫弄阳揽进了怀里,南宫弄阳居然不反抗了,一直在求着他。

  当猗景瑞闻到她身上有血腥味的时候,往腥味发出的地方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南宫弄阳手里已经把她的短刀,自己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蹭破了皮还不知疼地哭着求他。

  猗景瑞愤怒地拽出她手上的短刀,扔了老远,这才好心好意地劝慰,

  “跟了本太子你也不吃亏,他能给你的,本太子也能给你,南宫弄阳,本太子是真心喜欢你,你不必怕我到如此地步!

  我给你五天的时间做思想准备,你婚前不愿,我不勉强你就是,届时,本太子以天地间正正规规的婚嫁之礼娶你,给你名分,再行夫妻人道之礼!

  骆斌和小云朵,我想好怎么安置了会告诉你,当然,你也可以和我说出你的想法,只要你留下陪我,关于他们的要求,只要不过分,我都依你!”。

  南宫弄阳一句都没听进去,任由猗景瑞把她从地上拖了起来,扶她坐在凳子上。

  猗景瑞见她不说话,自己要说的也说完了,小云朵害怕地从屏风后伸出小脑袋看着他俩儿,他只好与小云朵对视了一眼,转身离去。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