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04章 取信信物

第504章 取信信物

  南宫弄阳准备进行再一轮攻击,不想让大司马有缓冲的余地,没想到大司马却先开口了,“夫人,自己人!您先别伤我!”。

  黑灯瞎火的,又不认识,南宫弄阳才不信这女人的一面之词,习武之人的夜视能力本就比常人好,所以她不敢掉以轻心。

  现在她的优势就是趁大司马还不了解房间里的布局,才有更多的机会拿下她,要是大司马熟悉了,就该轮到自己歇菜了。

  所以,南宫弄阳当来人说的话像放屁一样,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就挥刀直上,一跃而起,直戳大司马的面门。

  自己不是高手的情况下,面对高手只能以快取胜,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既然要快又要加大赢的力度,自然就只有攻击要害来得比较快,且不耗时间了。

  大司马虽然还不熟悉这个房间的布局,但是对周围的气息十分敏锐,察觉到危险靠近,她就会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要害之处,仔细应对。

  躲过小夫人的攻击的同时,还不能伤到人,这黑漆麻黑的,真真是为难她了。

  显然,这是南宫弄阳还不相信她的表现,虽然把门外的守卫都放倒了,但毕竟是在敌人的地盘上,她也怕这里的动静闹得太大,南宫弄阳喊人什么的,被人察觉到这边有打斗声,跑过来找她们就不妙了。

  大司马只好一边疲于应付,一边思考良策,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要怎么快速取信南宫弄阳呢?一上来就被揍,这一下子让大司马犯了难。

  南宫弄阳虽然武艺不精,但这么几个回合下来,大司马一直让着自己躲着自己不出招,她也就明白,这来人暂时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最多有所图。

  但要她相信是自己人,她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信不起来,毕竟她实在想不出,自己有认识的女人,会武功,切与自己交好,又平时不露面,知道自己遇到困难了就来帮自己的。

  南宫弄阳脑子也灵光,想着既然不是一来就想取她性命的,还让了她这么久,她索性就自然而然地收了招式,给来人一点说话的机会,也给自己喘息蓄气的时间。

  一番打动下来,虽然她一直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气息,不让别人察觉到她的弱项。

  但是自己的身体情况,她是最了解的,现在自己已经累得不行,再不休息,一会儿真需要搏命的话,她就没有机会了。

  人的力气总是有限的,她需要再有限的力气下,仔细地分配好她的力气,应对艰难的人生。

  大司马见南宫弄阳打斗不似刚刚开始那么激烈,以为是南宫弄阳察觉到了自己的善意,遂直接卸掉了自己的所以戒心,又想着点灯。

  但是又怕南宫弄阳性子急,再次打她,所以大司马通过南宫弄阳实用的肉搏功夫招式,和郎安国常年避世不与外面相通,知晓郎安功夫的人极少,这两条线索来推理。

  加上大半夜的,她不相信南宫弄阳母子被囚禁着的房间里,还有别人,就黑暗中紧急自报家门并争取点灯。

  “小夫人,我是黑鹰家娘,奉郎少主之命一直追查您的下落,助您脱困的!容我点个小灯可以吗?”

  南宫弄阳迟疑了一下,毕竟屋里一亮,一会儿若还打起来,她就不占优势了。

  大司马好像知道她的担忧一样,又再次抛出一个可信点,

  “夫人,小云朵左腋下是不是也有一个火焰胎记,和相爷一样?郎家男儿世代单传,血统纯贵,民族特殊,郎神医一脉,均在左腋下会有火焰胎记!”。

  南宫弄阳这回更加诧异了,这么私密的问题,她是怎么知道的?

  就算通过猗景瑞的侍女打听到小云朵的胎记,也不足为奇,因为帮小云朵洗过澡的人实在太多。

  可百里尊的胎记,两人认识多年,也一直在成婚后同房,某一次与他共浴中不小心看到的,之前都没注意。

  之前还取笑他胎记长得真丑,会不会是哪一家贵族子弟遗落在民间,将来方便以此相认的呢。

  后来,郎神医的出现,百里尊知道了这个迷题才告诉她,直到小云朵出生也有同样的胎记,她才信了这个时代的邪。

  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胎记也能遗传的,还遗传得一模一样。

  所以现在,这么秘幸的隐私,来行刺自己的刺客是怎么知道的?

  南宫弄阳又陷入了狐疑,大司马不知道自己的取信消息被小夫人怀疑,南宫弄阳一直不说话,她还以为南宫弄阳信了她七八分呢。

  遂试探性地又道,“夫人,那我点个小灯,把相爷托付的信物交给您查看,然后商量逃跑计划!”。

  说着,不待南宫弄阳回答,就赶紧掏出新的火捻子吹亮,找蜡烛点燃了。

  因为带有小孩儿,所以南宫弄阳的房间哪怕是半夜三更的没熄灯,在别人看来都是很正常的事儿,远处看到她房里点了小灯的巡逻侍卫也没放心上。

  太远也看不清黑夜中,墙角边守着南宫弄阳的侍女们倒下了,只以为是小云朵又睡不安生,南宫弄阳起来哄小孩这样的。

  自从把南宫弄阳抓来之后,她的房里半夜三更都老喜欢点灯,是个熬夜修仙高手,然后白天睡一天补眠这样的。

  反正她要做的事情也没多少,囚犯都很闲的,所以,只要南宫弄阳此刻不大声嚷嚷有刺客,根本没人会注意到她这边有人潜进房里了。

  因为半夜点小灯,且都离门窗远,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影,只能看到灯亮着。

  考虑到这一点,大司马也不担心自己会暴露,然后把自己的脸往烛灯下送,方便眼睛没瞎的南宫弄阳能尽快看清自己面善的脸,不要再打架浪费时间。

  烛光一亮,从一个小火苗慢慢稳定燃烧,光亮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南宫弄阳这才看清大司马的脸,似曾相识。

  大司马见南宫弄阳打量自己,朝她笑了笑,一骨碌地把从百里尊处要来给南宫弄阳的东西都倒到了桌子上。

  有她在南楚时,喜欢用的发簪,首饰,笔记本,茶杯,处理公务的印章,还有百里尊的随身物等。

  百里尊只给了大司马他腰间常配的白玉而已,但大司马心思细腻,要求多准备些。

  南宫弄阳见状不由咋舌,她男人是智商出现问题了吗?带个信物要带这么多?

  南宫弄阳认得这些平常用的东西,连自己以前喜欢用的茶杯上有独特的纹路,她都还记得,有一些都是她来自现代的设计,命人打造的。

  现在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她默默走向桌子边,拿起百里尊平时随身的白玉佩,看了又看。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