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05章 三更聚会

第505章 三更聚会

  大司马已经在简单汇报她的工作,从什么时候找到百里尊,什么时候百里尊派任务给她,到现在这些。

  并帮百里尊说明了他不能亲自前来的原因,南宫弄阳听到关于百里尊的消息,一下子没忍住眼眶泛红。

  古代夫妻,男人从来都是三妻四妾,虽然他们之前感情很好,也有海誓山盟,但她没有全信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可以待她如此。

  自己任性失踪这么久了,还愿放下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和傲人的财富榜首维持,一直在苦苦追寻她的脚步,没有纳妻。

  她一直想过,自己回去了如果已经物是人非,那就让他们父子相认,不剥夺小云朵享受他该得的父爱就可以。

  至于自己,百里尊不要她了都成,反正看在小云朵的份上,自己的下场再差,也不会落到没饭吃,被别的女人敌对算计,露宿街头的,因为百里尊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己也不笨,可以自力更生。

  虽然比不上百里尊可以给小云朵提供的一切物质条件,但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对小云朵满满的爱,相信小云朵也不会怨自己的娘,没能给他阔少的生活。

  失踪的时间越久,她真的做了很多打算,也对将来有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做出了妥协。

  她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没遇到百里尊之前,连谈恋爱都让她觉得麻烦,浪费时间精力。

  可现在看到这些简单的物什,想到百里尊待她深情,没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悲观,她一下子感觉鼻子酸酸的。

  曾经有那么一刻,在墨兰居时,他们居然只相距十丈距离不到,却毫无任何默契错开了这么久。

  自从分开近四年的时间,多少个日夜,她想念他的温柔的时候都是默默数眼泪,看着小云朵一天天长大,才有些慰藉。

  大司马也是失去丈夫多年的人,见小夫人可怜,瞬间感同身受,眼眶也跟着泛红。

  好在理智提醒她还有任务,不能沉溺悲伤,她毕竟比南宫弄阳年长太多,见多识广,就更容易控制情绪一些。

  遂小声提醒道,“夫人,小的不能长待,能否先商量一下逃跑事宜?五日后大婚,我们还剩的时间,不多,太仓促啦!”。

  南宫弄阳也眼尖得很,第六感准得要命,眼前这个人至少有一半可信度,自己苦苦折腾了这么久想逃跑,却一直一点作用都没有,没想到现在幸福来得这样突然。

  大司马说的那些话和提供的信物是那样的有可信度,南宫弄阳缓了一会儿神才真正确信,真的是百里尊叫人来接她回家了。

  之前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归期,以为自己的这一段爱情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流失,现在知道自己想错了,一下子让也曾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南宫弄阳懵了神,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傻兮兮地伸手掐自己的脸蛋发现真的很疼之后,才泪眼汪汪地看向大司马。

  大司马一说她是黑鹰家妈,现在又仔细一看,终于明白之前自己乍一看对大司马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来源哪里,没想到是故人的亲人,俩母子长得还挺像的。

  南宫弄阳这下才心安不少,坐到了桌子前,示意大司马也坐下,大司马一直守着君臣礼,不敢坐,夫人长夫人短的叫着,客气得南宫弄阳难受。

  这样的举动也让南宫弄阳更加确信,眼前的妇人可靠,遂听她的计划也听得仔细了些,还时不时给出自己的建议啥的。

  把逃跑计划都研究透了,殊不知,流觞和骆斌武功高强的两位早已埋伏在一侧,听了许久。

  刚开始以为南宫弄阳遇险,准备悄悄接近搭救的,没想到南宫弄阳好得很,悠哉悠哉地把玩桌子上的名贵物什,听着黑衣妇人的计划,时不时还能问出重点问题,就像领导在听下属汇报工作一样,老神在在!

  大司马武功也不弱,和骆斌他们几乎同级,但可能是因为和南宫弄阳交谈,且一心扑在制定计划,希望争取南宫弄阳配合逃走的事情上忙活,注意力过于集中的原因,没有注意到周围慢慢靠近的不寻常气息。

  就在说到婚礼那天,大司马的徒儿会先悄悄潜进房间带走小云朵,剩下的人马,三分之二搭救南宫弄阳,三分之一的人去救骆斌。

  然后分三路逃脱,在某某地点汇合时,小云朵醒了,迷迷糊糊摸着家具光着小脚丫慢慢走了过来,奶声奶气得揉着惺忪的小眼睛道,

  “娘亲,黑黑的阿姨是谁?我们要玩躲猫猫吗?小云朵可喜欢玩躲猫猫啦,可是,我想先尿尿!”。

  小云朵说完,就用小手掌去揉他自己那圆圆的小肚子,好像那样能缓解一下尿涨一样。

  南宫弄阳和大司马闻声,看向可爱的小云朵,小小个光着脚丫站在内室门口,睡衣松松垮垮的,像个小邋遢。

  大司马守礼得很,一见到小主子醒了,且站着看向他们,就赶紧微微抱拳鞠躬行君臣礼,“小的见过小少主!小少主真可爱,和少主生得一模一样俊俏!”。

  小云朵不太明白人家说话的意思,但笑着对他说的,就当是夸他的话,瞬间心花怒放到要飞起,都快膨胀了。

  南宫弄阳诧异地看了自家小可爱一眼,不用看也能幻想得出小家伙抹黑从厚厚的被子里爬出,手脚并用的那个萌萌哒的姿态了。

  遂开心地起身朝小云朵走去,蹲下身抱起小家伙往居室隔间置有恭桶的侧间里走。

  突然小云朵开心地唤了一声“舅舅!”,南宫弄阳以为是小家伙想舅舅了,没理他,安慰着道,“先尿尿!天亮了娘亲再想办法找舅舅陪你玩啊!娘亲也和小云朵一样,想舅舅啦!”。

  小云朵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笑着看向骆斌不说话,大司马终于察觉到房间里有人,迅速抽出配剑,警惕地护在南宫弄阳母子身旁。

  骆斌和流觞这才慢吞吞地从黑暗中走出,骆斌温柔地唤了一声,“弄阳!好吗?”

  南宫弄阳心里腹诽了一下,‘这是三更聚会吗?这么多人前后来找她?’

  但表面上没有表现出很诧异,显得习以为常。

  看清是骆斌和流觞来了,她只好笑了笑,一下子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都不知道刚刚她们商量逃跑计划,两人听到了多少。

  骆斌她是不担心的,流觞他也很想去相信他的人品,可归根到底不是同一阵营的,到了要逃脱桎梏的情况下时,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小云朵小小年纪情商不错,见大家安静了不讲话,他存在感很好地以为,该轮到自己出场了,又开心地大声唤了一声,“舅舅”,笑得很开心,露出他那整齐短小洁白的小牙齿。

  南宫弄阳这才智商在线,淡然一句道,“自己人,别紧张,等我先带儿子撒个尿!”

  小云朵听到这句话晓得害羞了,伸小小手捂着自己的俊脸,呵呵地笑着用小脑袋去蹭他娘。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