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06章 别离将近

第506章 别离将近

  待南宫弄阳回来之后,小云朵就一直想从娘亲的怀抱里挣脱,张开小小手要舅舅抱。

  好几天没能和舅舅玩,现在一看到熟人自然是欣喜若狂。

  骆斌见到小云朵的举动也是笑得一脸温柔,若有冰雪,冰雪都能被骆斌这温暖的笑容融化了吧,遂也靠近他娘俩儿,想从南宫弄阳怀里拽出小云朵。

  南宫弄阳见两人喜欢待一起,也就大大方方地成全小云朵的思念。

  小云朵成功扑到舅舅的怀里时,高兴地呵呵笑,大半夜的,瞌睡全醒了,不哭不闹,精神头好得很。

  因为大人要谈事情,南宫弄阳和小云朵打了招呼,不要太吵,小家伙不悦地努了努小嘴巴,不情愿的乖乖点头。

  骆斌见小家伙委屈的那样,暖言哄了两声,流觞见自己很没存在感。

  从进来时南宫弄阳对他一笑之后,谁都没和他说过一个字,只有小云朵玩着的时候也不忘朝他笑了笑。

  遂,现在他们另一个阵营的谈事情,他识趣地躲开了,躲到南宫弄阳的内室里乱翻东西捣乱。

  南宫弄阳没说什么大家也不管他,只是大家边聊着的时候,流觞窜出来了一下,好像自己玩腻了想到南宫弄阳没吃药,就把药给她放到了杯碟上。

  弄了那么久,熬了好几个夜,开动他那聪明的小脑筋,终于把药给研究出来了。

  正开开心心地与骆斌来看她和她的崽,以为两个人在睡觉,没想到屋里还亮着灯。

  一走近流觞鼻尖眼尖,发现空气散有淡淡的蒙汗药的味道,守着南宫弄阳的侍卫都倒了。

  两人担心南宫弄阳的安危悄悄靠近才发现,南宫弄阳好着呢。

  刚开始一下子因为刚刚的紧张,关心则乱,后来一见面确认南宫弄阳无事后又是如释重负般的舒然,所以一下子把研究出了解药的高兴劲儿忘了。

  现在想起,自然是赶紧给南宫弄阳服下,流觞打从心里不希望南宫弄阳走的,但是他更不希望南宫弄阳成为他的表嫂,那样的话,他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南宫弄阳回到百里尊的身边,他也更没有希望,但是南宫弄阳会开心,比在这里开心。

  因为爱,所以成全,相信最美爱情,就是祝福她,希望她一切顺遂。

  所以刚刚他很没礼貌地窜进南宫弄阳的内室,就是帮南宫弄阳收拾行李去了。

  磨磨蹭蹭研究逃跑之后,他发现计划很好,但是一步一步去实施好麻烦,还不如直接走。

  连要逃跑的人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现在要逃跑的,别人又怎么会被这猝不及防的举动惊讶到呢,加强注意呢。

  所以,流觞决定,今晚助他们逃走,不用研究什么的了,执行计划需要环环相扣,一扣出现问题后果都不可预料,还不如像赌徒一样,干脆一点。

  行礼收拾好了想起南宫弄阳还没吃药,把药给南宫弄阳之后,掏出自己弄了多日的黄金软甲,从骆斌怀里拽出小云朵就给小家伙换衣服去了。

  骆斌见状,只好去帮忙,流觞弄护身软甲他是知道的,一直按着小云朵的size弄。

  原因只因小云朵三岁生日的时候,他送小云朵的风筝小云朵不喜欢,比较喜欢骆斌给小云朵做的滑轮,他就下定决心要超过骆斌送的礼物,讨小云朵欢心。

  骆斌知道流觞很疼小云朵,也觉得有软甲护着小云朵,在加上大人的保护,小云朵的安全问题加倍防护,更加安心。

  对于小云朵好的事情,所有人都乐见其成,小孩子再聪明伶俐,毕竟还是个孩子。

  南宫弄阳见流觞拿出小孩子的size软甲,朝流觞的背影说了声“谢谢”之后就不管他们了。

  流觞因为一手抱着小云朵,一手拿着软甲没空理她,也就很没形象地扭了扭屁股,表示收到南宫弄阳的感谢,就钻进了内室。

  骆斌后脚跟上,三人前后脚遁进了内室,消失在她们的视野中。

  古代的女人都很保守,大司马是妈妈辈的人,就更保守了,看到有男人自由进出南宫弄阳的内室,虽然南宫弄阳是个囚犯,但她对这样的现象还是有些接受无力。

  南宫弄阳见大司马比自己还尴尬,就简单解释了一句,他们三个人,亲如兄妹,小云朵是大家的宝。

  大司马只好笑了笑,不予置评,也不敢评,尽量表现得友好些。

  毕竟对主子的生活再有意见也是不能有意见的,这样不会讨主子欢喜的同时,还会因为自己的失礼,让主仆之间不深厚的情谊瞬间崩塌,难以修复。

  大司马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南宫弄阳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但也不打算和人家计较。

  在这样弱肉强食的古代,能有这么忠心的下属,实属难得!

  还是第一次见面呢,就如此诚恳地效忠她,一心一意毫不藏私的君子之风助她脱困,遇到如此好人,都让她忍不住一直在心里拷问自己,自己何德何能?能得到如此好的路人缘?

  事情必须分轻重缓急,想不明白的天上掉馅饼儿似的恩情,留待日后偿还吧,现在还不是感怀人生,享受世界美好的时候。

  要想自己的世界更美好,逃脱眼前困境,奔向未来再说,美好一定不在这里,只会藏在等着自己去发现的未来。

  现在的日子自己也在过着呢,过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然比谁都清楚,更多的美好并不在这里,还等着自己努力去到未来,发现并收藏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好在南宫弄阳和大司马也没尴尬多久,流觞和骆斌就出来了,流觞抱着小云朵走前面,骆斌提着行李走后面。

  小云朵换了一身稀奇的内衣软甲,正高兴地隔着外层柔软的布料抚摸,小小手都不带停的。

  流觞一出来就一本正经地看着南宫弄阳,严肃认真地问道,“她,可信吗?”。

  流觞伸出一手指了指大司马,又收回自己的手,两只手一同托住小云朵。

  南宫弄阳被他怎么一问,狐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让流觞放心的同时,还能让大司马听着高兴不觉得伤到自尊心。

  骆斌一言不发地走近,把南宫弄阳桌上的东西都给她收到了另一个袋子里打包起来。

  南宫弄阳不舍地看向流觞,虽然流觞没说什么,但是看到骆斌和小云朵,她就明白了,流觞是想今晚助他们逃出去,趁大家都不注意,来一个猝不及防地突击。

  南宫弄阳担忧地看向流觞,生怕流觞事后会收到重罚,遂看了大司马一眼,就默默走向流觞……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