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08章 过街老鼠

第508章 过街老鼠

  南宫弄阳总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的,因为昨夜她屋里亮灯很多人都看见了。

  加上南宫弄阳走后,流觞还帮他们善后,巧妙地解了侍卫们的迷药,还加了迷乱心智的药物成分在里面,然后把他们都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待醒来后,三天内对于黑夜中突然晕厥这件事,只是迷迷糊糊地以为是自己睡着了,哪怕有些是被揍晕的,也只会想着说是瞌睡倒地时不小心磕到了什么地方撞疼了的。

  所以,南宫弄阳的房间,一直都快要接近中午的时候,侍女们才端着热水和早餐,慢悠悠地来请人家起床。

  南宫弄阳不是他们的真主子,现在猗景瑞是看重南宫弄阳,且准备要娶她为妻了,但南宫弄阳还没成为他们的主人之一前,还是习惯性地怠慢。

  遂,大家都以为这是一个很平常如以往,怠慢伺候南宫弄阳的一天。

  当领头的婢女走到房间门前轻唤南宫弄阳时,守夜的侍女们一点都没察觉到不对劲儿,直接换班去吃饭休息了。

  因为南宫弄阳的原因,她们每天早餐都免了,只能吃午饭,晚饭,宵夜这样的,刚开始,大家都还挺讨厌她影响了她们的三餐。

  现在反而慢慢习惯了,因为现在一去休息,一直要到晚上入夜了,南宫弄阳平时睡觉的时候,她们才需要上工。

  就是平时是上白班的,因为南宫弄阳现在被猗景瑞重点看待,所以大家都调成了夜班,熬出了不少斑点和黑眼圈,这一点让人很不满。

  大家都带着对南宫弄阳的恨意,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带着不开心的情绪做事,自然就会对事情的突发性状况察觉的警惕性降低很多。

  被大家都不怎么关心的南宫弄阳,直到此刻都还没有被大家发现已经逃走。

  而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想去叫哥哥陪她去溪边抓水蛇来炼药的流珠,哈欠连连地来到哥哥的房间,发现流觞倒地晕厥了过去之后,大家才知道出事了。

  流珠从没见自己的哥哥受过这么重的伤,一下子慌了神,着急地边哭边急救,完全都忘记了喊别人帮忙,房间里只有她的哭声和翻弄药物的声响。

  流觞虽然是大少爷,但平时喜静得很,在家里都不太需要人伺候的,所以本次出国公办猗景瑞就没有给他指派丫鬟浪费人手。

  反正不饿着冻着自家表弟,让表弟无法工作就行,其他的事情,他不是很关心,男人嘛,就是要糙着养才比较有男人味,这是猗景瑞的观点。

  猗景瑞带领的团队,看似牢不可破,每个人都在拼命地各司其职,其实内部管理混乱,一盘散沙。

  大方向这些人不敢乱他的,小方向的话,他们从来都是跟着自己的欲望走的,完全没有很重视猗景瑞的事情。

  导致南宫弄阳们都逃了许久,流觞也受伤了许久,他们愣是在流珠发现自己哥哥受伤,和婢女去叫南宫弄阳起床时才发现不对劲儿,离南宫同学们成功逃脱整整花去了将近五个时辰。

  这样的一个重大发现,要追人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毕竟这里是百越,猗景瑞除了对自己以前求学的地方熟悉一些之外,其他地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详细了解的。

  加上在百越这里,他也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一旦透露出去,自己在百越的行动会大大受限,哪里有另一个国家的太子,一直在别国逗留许久时间的呢。

  若不是猗景瑞的师父是自己母亲那边的直系亲戚,人家都不敢收留他这么长时间的。

  在百越,要追逃跑的囚犯只能暗中调查,慢慢追,不能像他在天崤的时候,可以下封城令辅助什么的。

  所以,当猗景瑞还在悠哉悠哉地喝着早茶阅卷时,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懵了几息才开始炸毛,然后亲自勘察现场,带人追了出去。

  此刻,快近第二天的中午,南宫弄阳们早已离开了百越皇城,朝北疆而去。

  这个路线是临时计划的,他们逃离鹏城峰的时候,没有直接走正门,是从山庄的后山悬崖吊绳下山,所以下山的速度比走正面快了很多倍。

  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成功下山,然后骑走大司马早就准备多时的马匹,抄小路离开百越皇城。

  因为鹏城山庄在城外的远郊,所以他们并不需要从城门里出来,直接下山就可以跑得神不知鬼不觉。

  考虑到猗景瑞那个长有包的脑筋的分析能力,加上一旦核实是有人助自己逃跑的,那一定会首先想到第一时间需要护送南宫弄阳母子回南楚国,肯定会往南楚追。

  所以,南宫弄阳就想着走远一点的路程,绕个圈回去,反正她手上有百里尊的金卡,只要到有钱庄的地方,要多少钱她都可以套现,然后由百里尊支付账单这样的,路上的花销根本不用愁。

  加上北疆自己没有去过,猗景瑞肯定是怎么想都想不出自己会绕到一个自己都不熟悉的国度转程回家。

  南宫弄阳走北疆不是没有道理的,不单单是为了猗景瑞的猪脑筋考虑,免得直接回南楚的路上遇到他的纠缠,麻烦。

  而是大司马和她说了北疆这边的事情,百里尊在百越时,资助了好友北疆太子墨宜峰一大笔军用物资,攻打天崤国。

  现在整个北疆国忙着大战守住自己的矿产资源的同时,还关心着南宫弄阳的行踪呢。

  他们一旦到了北疆,就可以借助墨宜峰的势力,安然返程,且多了一重守护力,猗景瑞再张狂,也不可能公开明目张胆地与北疆太子对抗。

  虽然两个人都是贵为各自母国的皇储,但现在的墨宜峰,显然是比猗景瑞掌权多,也比他有实力的。

  墨宜峰的毕生理想和猗景瑞相同,就是君临天下,统一五国,要是猗景瑞敢落到墨宜峰的地盘去,肯定会被吊起来打的。

  鉴于猗景瑞这差到姥姥家的人缘,他到北疆,或者南楚,不是墨宜峰在等他就是百里尊在等他,抓到一定会吊起来打。

  走中山国,中山国未来的掌舵人项阡酋又是百里夫妇的好友,自己也讨不到好处,回天崤母国,自己的南楚的赌债事情还没处理好,回去他老爹也是要揍他的。

  真真是去到哪里都如过街老鼠,相当可怜,混得很悲惨了。

  明明手里握着一副好牌,之前实力还在其他国家的皇储实力之上的,现在能把自己从正数第一,凭本事混到倒数第一,可谓也是相当优秀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