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10章 北疆政坛走向

第510章 北疆政坛走向

  小云朵见娘亲在给自己泡奶粉,开心地嚷着道,“舅舅,小云朵要下飞机喝奶奶去咯,舅舅,小云朵要喝奶奶!”。

  骆斌只好把小家伙放下,小云朵一落地站稳就像一小只脱缰的野马朝他娘的怀里扑去,然后抢过自己的奶瓶狠命地摇晃,开心得手舞足蹈。

  南宫弄阳笑得一脸宠溺,身后拍了一下他的小屁屁之后,骆斌早已坐到了她身旁,端起自己的吃食,大口地吃了起来。

  南宫弄阳端起小云朵的小碗,把他的肉都弄碎了之后,小口小口给他喂到嘴里,小云朵张开小嘴享受娘亲的投食,吃得一脸满足。

  骆斌吃完就换南宫弄阳,大司马她们有心想伺候,但又不清楚南宫弄阳的生活习惯,就只好默默地吃自己的午饭了。

  大伙吃完午饭灭了火苗,就高高兴兴地再次出发。

  小云朵醒了,就想和娘亲同骑一匹马,南宫弄阳只好把他放在自己的怀里,并附上绑带,这才出发。

  大司马和骆斌护在她的左右两侧,其他女孩儿们前后都分配了人跟着,将他们母子护在了中间,免得有什么毒蛇猛兽伤到人这样的。

  既然一切都简单安排好了之后,南宫弄阳们逃跑逃得很开心,一路上有说有笑,还有心情教小云朵唱歌。

  小云朵一醒来不得了,到处都是他的笑声,就像初春的暖阳一样,听到之后,熨得人浑身舒舒服服的。

  小云朵一天学一首歌,当他学会了近二十首歌时,一行人已到了北疆国与百越国的边境交界处。

  出来这么久,在百越还是待了很长时间的,虽然百越不是自己的母国,没有那么多的故国情节啥的。

  但南宫弄阳还是想和百越这片陌生的国度疆域好好告个别,只要不是她客死异乡的国,她觉得临走之前,都应该好好道个别,是一个特别注重生活仪式感的人。

  因为她总觉得,自己能到达的地方,不管这里有多好多坏,虽不是生离死别,但是自己以后肯定是很难再来经过这个地方了。

  哪怕到过的那个地方,只有那个地方的空气曾和自己表示善意,临别时都应该说声再见的。

  所以,大中午的,明明可以进入北疆的疆域去找客栈投店,不用在野外受苦了,但南宫弄阳还是停下了脚步。

  大司马正不解地问,“夫人,前面就是北疆国的疆域了,现在时辰尚早,可赶到附近的城镇投店,夫人为何突然停止前进?莫不是前面有甚不妥?”

  大司马问完,又看向自己派上前探路回来的下属,探路回来的女孩儿表示前面一片祥和太平,并无不妥。

  南宫弄阳却笑了笑,表示要在郊外过夜,大司马还是一脸的不解想要劝说,骆斌已经笑着下马,伸手从南宫弄阳的怀里掏出小云朵。

  小云朵成功下地之后,南宫弄阳才慢悠悠地下马,老神在在地道,“本夫人我要和百越国道别,今晚在野外过夜!安排吧!”。

  南宫弄阳之前是想像朋友那样去和大司马们相处的,可相处了几天下来,发现她再怎么热情,她们都是客客气气的,把自己的身份尊严定位得很低。

  一直在抗拒南宫弄阳的友好接近,好像时刻在说,南宫弄阳的友好会折了她们贱命的寿,南宫弄阳只好很无语地端起夫人的架子,对她们颐指气使了。

  大司马收到命令之后,虽然还有疑问,但多年的戎马生涯让她十分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加上短短相处几日,南宫弄阳的机灵,大到反击猗景瑞,严密分析制定逃跑路线,小到生活上的吃饭睡觉,在艰苦的野外环境,她都表现得很聪明,应对得十分轻松,就像吃饭喝水那么平常,一脸地享受,没有觉得风餐露宿,日晒雨淋有多辛苦。

  之前还以为她是娇滴滴的闺中少妇,没想到相处下来彻底刷新了大司马的三观,这位主子,很特别,很能干,甚至觉得,她应该配得到更多更好的这样的。

  所以南宫弄阳一吩咐,她没有表现还有疑问,就高高兴兴地找地儿布置去了。

  南宫弄阳唤来大司马和骆斌,因为眼前也就只有这两人的脑子能用,可以和她讨论到一起去。

  三人坐在石头上,简单交谈,小云朵在南宫弄阳的身侧扑着蝴蝶玩耍,一片祥和景象。

  南宫弄阳以手抵鼻尖沉思了一下问道,“北疆现任君王是墨常策对吗?

  现在的朝局是,太子墨宜峰前线打战积累军功,为登皇位做准备,家里一直不甘心自己的哥哥太过优秀,也垂涎皇位的墨铭城在背后协助久病的北疆王监国使坏,挑拨他劳资和哥哥的关系?”。

  大司马只奉命寻找南宫弄阳,并没有了解太多北疆这边的朝政,只知道现在的北疆和天崤国因矿产资源的原因,打得不可开交!

  平时不做功课,现在南宫弄阳一问,大司马自然是不能贡献出自己的智慧了,比较沉默。

  反而是骆斌,因为之前有寄信回南楚,也因为是男孩子,所以对政事是比较关注的,不管哪个国家。

  之前帮助猗景瑞做事情的时候,也是简单知道了一些当今时下云空大陆所有政坛的一些粗浅表面现象。

  现在南宫弄阳一问,他自然是答得上来的,两兄妹就在哪里侃侃而谈。

  大司马实在不清楚,南宫弄阳为什么会对北疆国的政事感兴趣,只当她是无聊了随便找个话题聊天。

  加上她一个外来的妇人,也不可能干涉到别人家的国事里面去,估计就是想着多了解一下,好方便逃跑这样的。

  南宫弄阳又道,“北疆皇城临洋,离这里有多远?从临洋轮渡回南楚是靠岸哪个码头?从码头回楚都又要耗多少时间?我想知道个大概值!你们知道吗?”

  大司马听到南宫弄阳这个问题,有点小窃喜,因为刚刚她还思量南宫弄阳关心北疆皇城的政事,就是想多了解怎么回去的呢,现在南宫弄阳这么一问,果然应证了她的猜测。

  但是这个问题大司马也不清楚,然后就笑嘻嘻地表示,她会安排人去核实这件事情。

  南宫弄阳又看向骆斌,骆斌耸耸肩膀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不知道,大司马就执行命令去了。

  南宫弄阳无聊地看着大家搭棚除草,埋锅造饭,就掏出路上骆斌给她摘的青橄榄吃了起来,现在也只有这一款零食能解解无聊了。

  南宫弄阳递给骆斌示意他也吃一点,骆斌吃不来青橄榄,忍受不了那涩味,遂挥手拒绝,帮着做饭去了。

  南宫弄阳只好悠闲地吃着橄榄,守着小云朵,谁说她闲着没事儿干?带娃呢?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