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12章 友谊翻船

第512章 友谊翻船

  南宫弄阳们这边暂时一片祥和景象,可他心心念念牵挂之人现在却腹背受敌,体验人性极尽丑恶之苦。

  人世间无论何种感情都是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经营,也只有在切身利益不相冲突的情况下,大家的感情才能维持日久天长。

  百里尊因为追寻娇妻,前前后后离开南楚的时间相加将近三年的时间。

  时间能带走人的青春年少,带走人们的噬心之痛等等许多,自然也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上日积月累有心之人的挑拨,曾经自认为很美好很靠谱可以仰赖一生的兄弟情义,在重大利益面前,也不过是一场笑话!

  百里尊离开南楚的这些年,靖王宗宇的势力越发庞大,涵王宗及在没有百里尊的相助之下,让善于谋略的靖王宗宇迅速成长成与自己实力相当,可以抗衡的角色。

  靖王宗宇擅长权谋,蛊惑人心,加上得到顾家兄妹的协助,事业一飞冲天,深得民心。

  而涵王宗及向来都是个火爆脾气,百里尊不在之时,在赢民心上做得不如靖王,加上靖王还有母族妻族的势力相帮,自己这边百里尊培养出来的顾氏兄妹反水叛变。

  一下子让他们的计划出现了很严重的纰漏,本来在百里尊的计划下,只要涵王宗及按照他说的去做,自然是天衣无缝,保他无虞的。

  赢民心非在一朝一夕,最主要的是先拿到君权,前面的一切都很顺利。

  可快要够到君权的时候,靖王巧舌如簧的舌头,通过这么多年时不时地挑拨离间,终于让涵王宗及对百里尊生出了嫌隙之心,坚固的友谊迎来滴水石穿的功效,没能逃过时间的桎梏,彻底报销。

  百里尊一直相助于他不假,他也一直把百里尊当成自己最好的兄弟,可靖王宗宇说得没错,百里尊毕竟是外人,不姓宗,很有可能是别国的奸细。

  加上之前先王的决定,许宗卉与百里尊为妻,而宗卉却做出有损男人最伤尊严的事情,给百里尊带绿帽,整个云空大陆,人尽皆知。

  这是百里尊这一生的耻辱,永远难以抹去,百里尊对宗家,是恨多于忠。

  且百里尊身世成迷,跟他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大家都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之前一直因为他在政坛上的地位,无人敢说什么。

  可后来因为自己的私事,丢下国家大事不管不顾,找夫人去了,这在所有人看来,这个男人也是不堪大任的。

  消失的这一段时间,百里尊游走中山国,百越国,一切都顺风顺水,当地国君和皇室贵胄与他相交甚好。

  他经过的国,别人都只知南楚有明相百里尊而不知南楚王宗氏。

  以百里尊的谋略和手段,这一期间若是在国外部署或者谈了什么秘密协议,而涵王宗及又是不知道的,那若是有一天爆发出来,涵王宗及该如何收场!

  就算百里尊没有谋反之心,可他有谋反的能力,之前明面上虽然说帮涵王宗及,所以养了黑甲军。

  作为一国宰相,私自屯兵本就不对,拥有的兵力和财力,都是可在南楚国翻云覆雨的。

  这样的一个实力,论他在哪位君王身边效力,该位君王都是无法消受这样优秀的人才在自己的身侧为自己所用,必定寝食难安,惶惶度日。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怎么论,靖王宗宇和涵王宗及都要亲一些,好歹同一个老爹呢。

  那囊外必先安内,百里尊回来之时,做事懈怠,自己在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回来涵王宗及问时,也只是寥寥数语就打发了,这样的行为举动,难免不让人心生怀疑。

  殊不知,百里尊一直君子如风,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涵王宗及的事情,却因靖王宗宇拿着自己的事情这么一说,涵王宗及动心了。

  也对,将来要是百里尊造他的反,他根本没有办法反抗,现在靖王宗宇都承诺,甘愿辅助于他,不于他相争帝位。

  靖王宗宇演技颇精,三言两语一分析,舌苔莲花一步局,再以自己晓以大义,身体孱弱难为人帝为由助攻,表明愿帮助兄长除去异己,从此南楚的天下便只是宗家的天下,别人也不在识得南楚相而不知南楚王。

  百里尊对自己的好友宗及是百般信任,回来之后强掩自己的心伤,一心一意助好友夺帝位,没想到等待他的是变质的兄弟情。

  因对涵王宗及不设防,助涵王宗及成功登基上朝五日后,靖王宗宇就搜罗了一些自己在中山国和百越国与皇室贵族谋划一些不为人知的“罪证”,罪证上面一切都指明,自己会对南楚不利。

  涵王宗及刚开始不忍心这样对自己的好友,但后面想着无毒不丈夫,趁现在百里尊精神恍惚,无心朝政不除掉他手中的权利,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

  所以,他只好强忍着自己未泯的良心,艰难地配合靖王宗宇的计划,殊不知,靖王宗宇之前和他说,只取百里尊手中的权利,不取性命的。

  没想到靖王宗宇当着所有大臣的面过分发难,若百里尊对这些事情不做出解释,且找出有利证据为自己开脱,否则难以服众,势必需要给全天下的南楚百姓一个交代。

  百里尊刚开始只是以为靖王宗宇兵败,除不掉涵王宗及就想除掉涵王的得力助手,自己这个宰相的。

  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那天上朝听到这些言论,所有大臣都站出来指责他的时候,他只冷笑了一下,一言不发。

  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却在这么多人面前,为自己辩护一句都不曾,哪怕他是全天下最清楚不过,这一切都是栽赃嫁祸于他。

  而他抬眸看了一眼已经坐在帝位上的好友宗及时,好友却躲闪他的目光,结结巴巴地回应众臣,“此……此事……虽证据确凿,朕也相信宰相的为人,不可能做此宵小之事,弱宰相可……可有什么话解释一二?朕……”

  宗及还没朕完,百里尊就轻蔑一笑,潇洒走了。

  聪明如他自然明白,狡兔死,走狗烹,帝王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己又一直不掩锋芒,踩到人家尾巴了,这下场,来得不冤,他高估了人性。

  本来是炎热的夏季,在外待半个时辰不到都会热得汗流浃背,可那一刻,百里尊心寒如严冬霜雪,周身散发出犹如修罗地狱般骇人的气场,生人勿近之态走出了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政治中心。

  牵了牵嘴角,心里揶揄,皇权,不过如此!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