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16章 见娇妻前的准备

第516章 见娇妻前的准备

  百里尊不管睡多晚,早上都是会早起闻鸡起舞锻炼身体的那种,所以一早上醒来看到黑鹰的留书,就兴奋得换了好几套衣服,等着南宫弄阳的到来。

  侍女们服侍他起居见状,也是不明白得很,但百里尊自从被囚禁,一直都有很多奇怪的举动的,遂此刻她们一点儿都不疑心。

  加上实在无聊,百里尊有时候一天换好几套衣服,或者是下好几十百回合的棋,画好几张一模一样的画,她们都是见识过的。

  所以看着百里尊换了白衣又换紫袍,换了紫袍又换蓝赏,蓝赏还不满意又换了黑装,又还不满意,最后穿了红袍,意味深长地站在铜镜前思考了好几十息,以为宰相大人又要再换衣服的众人,这才得以赦免。

  抬着百里尊的好几箱衣柜,腰带,发冠,高定鞋袜等,小心翼翼地鱼贯而出。

  终于被宰相大人折磨完可以松口气了,大清早的,穿个衣服就这么磨人,虽然被囚禁,享受的生活比帝王还奢靡。

  好的,伺候起居的终于艰难勉强地暂时躲过了一关,接下来到厨房做早餐的了。

  百里尊换了一拨又一拨早餐,都是吃了一口或者看了一眼就命令重做的,吃个早餐从早上起来,一直给他弄到午餐时刻来临,还是没有弄到合他心意的早餐。

  宰相大人只好勉为其难地开始了午餐,然后准备早餐的所有工作人员累趴休息去了,各给睡得跟死猪一样。

  好的,接下来到准备午餐和下午茶的,备书备棋给他玩的了,不出两个时辰,又一拨人被他搞累倒在岗位上。

  接下来到宰相大人的锻炼身体时间,守着他的所有侍卫都被叫来陪他玩耍,不出半个时辰,又一批人倒下,宰相大人还意犹未尽。

  已经没有玩伴了,其他守卫听到宰相大人叫他们去练武,都吓得赶紧躲远远的找活儿干,一看到百里尊的衣角边出现,一传十,十传百的赶紧玩命跑闪了老远。

  只有一直跟在身侧负责他茶水点心的婢女,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地跟着他。

  百里尊见时辰还尚早,且晚上越多人睡得像死猪的越好,他这样做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是为了晚上南宫弄阳来的时候,可以不用小心翼翼大动静都不敢出。

  许久不见那丫头,再次见面他很激动,想必他家的丫头也是这样子的,所以,想让她好好释放她的天性,不需要在自己家里说话还小心翼翼的。

  百里尊见跟着自己的婢女还有七八个,看到她们的同伴被折磨,遂现在都害怕得瑟瑟发抖地跟着自己。

  自己在宰相府里每日的一举一动,自然是需要他们汇报给靖王宗宇和现任南楚王宗及的。

  所以,他对宗家派来的人也就不客气了,能使唤的拼命使唤。

  至于自己为什么一直还安然无恙,估计是现在涵王宗及不忍心真的杀了自己,免得落人口舌。

  靖王嘛,想必是除掉了自己手里的权利,自己这边暂时还麻烦一大堆,无暇他顾,也已经和南楚王宗及交恶不会在助南楚王宗及的,所以他开始先执行自己的其他计划,搞南楚王宗及再说。

  趁宗及帝位未稳,此刻不乘胜追击,后续待宗及培养起自己的势力了,靖王就追悔莫及了。

  加上他之前对宗及和百里尊做的事情,若是现在自己不赶紧把君权拿到手,后面不管是百里尊还是宗及,随便来找他算总账,他都是难以应付的。

  遂,现在南楚王忙着稳固自己的帝权,靖王宗宇忙着搞小动作把皇兄撬下皇位,日子过得是起早贪黑,连抱婆娘的时间都没有,得势的他们小日子过得还没有失势被囚禁的宰相大人悠闲惬意呢。

  所以,念着天色还早,此刻依然还在享受惬意的宰相大人往院子里的躺椅上一躺,悠闲地叫着这些婢女给他表演曲目,不会的立马拉出去仗刑。

  婢女们吓得瑟瑟发抖,使尽浑身解数讨他开心,百里尊却百般刁难,一个一个的收拾。

  弄到最后,只剩一直站在他身后给他摇扇子的婢女害怕地看着他,等着自己的仗刑了。

  因为她什么才艺都不会,运气好留到最后,现在轮到自己表演才艺了,之前表演的姐妹们都被百里尊叫陪他练功伤着了还剩几口气的兄弟,边治疗边来抬人去仗刑。

  百里尊无聊得快要睡着了,眯着眼睛看了一圈,见还有一个,于是懒洋洋地道,“嗯?还不表演?本君都快无聊到睡着了!说说看,你都会什么呀?”

  给他摇扇子驱暑气的婢女吓得面如猪肝色,“砰”地一大声跪在他的脚边求饶,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相爷饶命呀!奴婢什么都不会,奴婢平时只是洒扫的卑贱丫头,从未学会才艺,不能讨相爷欢心的呀,求相爷饶命!相爷饶命!……”

  百里尊眯着眼皮,又抬了抬,懒洋洋地问了一声,“那你帮本相办点儿事情,本相今天就绕了你,如何?”

  那婢女求生欲望极强,想要拼命抓住宰相大人递出的橄榄枝,疯狂地点头让他赶紧吩咐,脖子上像似安装了弹簧一样,非常有规律且快速地一上一下点头。

  百里尊被她这一波操作弄得头晕眼花,更想睡觉了,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才吩咐道,“传我令,吩咐厨房,限一个时辰之内,备好满汉全席,本君要用晚膳;

  回宫禀告你们尊贵的皇帝陛下,本相劳苦功高,但是尔等伺候不力,给本相重新挑一拨人来伺候本相的起居,挑好看的,别影响到宰相府的门面!

  就这两件简单的小事,若办不好,明天的太阳你就别见了!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也很少!”。

  婢女领命,想要快速爬走离开这危险之地,百里尊又懒洋洋地唤了一声,

  “慢着,尔叫何名?家中人口几许?住在何处?详细写下来给本相,免得明天事情没办妥,本相找不到人惩戒!若敢写虚假蒙骗本相,诛,三族!”。

  婢女吓得脸色惨白,差点失禁,百里尊不轻易发怒,但他一发怒说出的那些话,谁人不知,他一定能做得到,本事大着呢,连历代南楚王都仰仗着他的扶持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别看宰相大人被囚禁,但明显看那样子,人家只是不想出门,免得沾染灰尘而已。

  那些个顶个厉害,精心挑选来包围宰相府的禁卫军,今天陪他下午活动筋骨,表现最好的那一位帅哥,也不过才接住了他两招就吐血倒地求饶了。

  别的更是一脚一个被他踢飞老远,和僵硬的墙壁亲密接触,然后落地咯血求饶。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