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19章 你知不知错

第519章 你知不知错

  不过苦的是别人,南宫弄阳这一回的游行开心得很,举着夜明珠窝在百里尊的怀里,半丝力气都不需要使,任由百里尊把她带出去。

  回到客栈墨宜峰想和百里尊千杯不醉,叙叙旧的,南宫弄阳也乐得成全,奈何墨宜峰事儿忙,百里尊也急着和自己的孩子培养父子情,两人换了个时间约。

  所以,因为百里尊的到来,他们住的地方瞬间戒备加强了三级,南宫弄阳不悦地酸了两句,为啥自己在的时候,没有这样的保护力。

  百里尊只好宠溺地取笑她小气,揉了揉她的脑袋没与她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自从大司马他们找到自己之后,都是以现下他们拥有的实力,用皇家最高的护卫站岗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的。

  现在事情太多,他还没打算告诉南宫弄阳自己的真实身世,想着让她暂时误会自己是有钱药商的儿子,待日后带她和孩子回去见爹娘的时候,再说与她知晓不迟。

  毕竟自己也不是很喜欢自己作为郎安国这个陌生国度储君的身份。

  遂打哈哈跳过了南宫弄阳的疑心,跟她回房看熟睡的儿子,他一出现,骆斌简单行了个礼就出去了。

  这是骆斌的房间,小云朵今晚交给他舅舅照顾,所以睡在了骆斌的房间。

  可百里尊想要今晚留宿这里几个时辰,待天亮再回府,所以把小云朵抱回了南宫弄阳的房间。

  南宫弄阳跟在他身后,乖巧地去叫人给他们准备干净的衣服,然后闪身进房,趴在百里尊身侧与他一起欣赏儿子的睡颜,小声交谈。

  百里尊看着小小一个孩儿躺在床上,他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这个睡得很熟的肉球就是他的孩儿。

  初为人父的喜悦,让他难以形容,看着小家伙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就算现在要他拿现有的一切去换与妻儿平凡相守,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交换。

  他的丫头真是会给他惊喜,他从来不知道为人夫为人父,还能有这么满足的体验,好像自己工作再累,再外面经历多少的辛酸都值得,与此刻的幸福爆棚感相比,微不足道。

  怕吵到儿子睡觉,又想了解关于小家伙的更多,所以夫妻俩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聊着聊着,南宫弄阳忍不住偏心百里尊,准备欺负小云朵。

  “百里尊,你是不是很想听儿子叫你一声爹爹?”南宫弄阳笑着诱惑,百里尊确实很想,遂点了点头。

  南宫弄阳笑嘻嘻地示意他等着,然后爪子伸向小云朵的鼻子,百里尊生气了抢回她的爪子瞪着她,用眼神示意不许。

  南宫弄阳努嘴甩开他的手,表示就欺负小云朵一次,百里尊护崽护得像什么似的,南宫弄阳生气了,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严重下降,遂生气地瞪着他。

  百里尊只好一脸无奈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声与这小祖宗讲道理,南宫弄阳经不住他的哄骗,没多久就憋不住气笑开了。

  两夫妻正想继续窸窸窣窣地交谈,南宫弄阳与他分享小云朵的趣事,以为小云朵睡得沉,不会被吵醒,没想到还是吵醒了,不悦地翻个个身,撞到了百里尊的胸膛。

  闭着眼睛伸出小手推了两下,推不动,好吧,小云朵都不耐烦睁眼看一秒,接着又翻了个身,撞到了南宫弄阳的怀里。

  伸手摸了摸,是他熟悉的娘亲怀抱,遂眨巴眨巴小嘴巴蹭了上去,舒舒服服地曲着小短腿小短手靠着睡觉。

  百里尊见状吃醋了,惊讶得长大了嘴巴,伸手想给小家伙一巴掌,居然敢占他女人的便宜。

  南宫弄阳见状,伸手制止了,笑着告诉他,“百里尊,他把你当成墙了,哈哈哈!以往我陪他睡的时候,他撞到墙都是推两下发脾气,推不动就接着再翻个身,总能回到娘亲的怀里!”。

  于是还在吃自己儿子的醋的百里尊,听到南宫弄阳说小云朵把他当成墙,气得伸手想拍儿子的小屁屁。

  南宫弄阳笑着又阻止他,两夫妻手在小云朵的小身体上交战,小云朵不悦地呓语了一声,南宫弄阳笑得一脸宠溺地看着小家伙的睡颜,见小家伙没醒,她小声叫百里尊不要发出比刚刚更大的声响来。

  百里尊却恼了,羡慕小家伙能够扑她娘怀里,舒舒服服地安眠,还把他这个老爹当成墙,气得他轻轻伸手一揽小云朵的小肥腰,想要把小家伙揽到自己的怀里抱着睡。

  小云朵虽然没醒,但身体本能反应感觉到拽力,瞬间手脚并用地抓紧娘亲的衣服,小短腿卡在了南宫弄阳的腰上。

  南宫弄阳见他俩父子闹成这样,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虽然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一笑就颤抖的身体,还是影响到了小云朵。

  小云朵非常不高兴地呓语出声,“娘亲……你吵到小云朵睡觉了!知不知错?你和小云朵说过,吵别人睡觉是不对的,不可以这样子!”。

  小云朵带着刚刚睡醒奶声奶气的嗓音,微蹙着他的小眉头埋汰自己的娘亲。

  百里尊见状,靠了过来睁大眼睛看着小家伙,惊喜地道“我儿子的声音是这般好听?”。

  说着就伸手去摸小云朵的小脸,小云朵不客气地一小手掌拍开,乐得南宫弄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的,小云朵终于被这对爱坑娃的亲爹娘弄醒了,张开他那黑白分明好看的小眼睛,诧异地看着百里尊,顶着自己的双眉,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打扰小云朵睡觉?娘亲说,打扰别人睡觉是不对的,你知不知错?”。

  南宫弄阳看到他们父子的第一次对话是这样子的,瞬间笑得打颤缩成团,眼泪擦了又擦。

  因为她爱起夜睡在外围,他父子俩睡里侧,笑得太夸张一激动,差点掉下床去,还是百里尊眼疾手快捞住了她。

  然后一脸无奈地看向儿子,又看向南宫弄阳求助,南宫弄阳与百里尊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百里尊这么无助,终于又多知晓百里尊的一个弱点,以后可以用小云朵来制住他了。

  南宫弄阳笑够了之后,这才坐起身来,和小云朵诚恳地道歉之后,才敢与小祖宗讲道理,哄他叫爹爹。

  小云朵傲娇地很,一直往她怀里钻,就是不愿叫人,南宫弄阳只好一次又一次把他从怀里掏出来哄骗,以玩具利诱。

  小云朵这才笑嘻嘻地看向百里尊,站了起来,朝坐在另一边与他有二十公分的陌生男人走过去。

  挺着自己的小圆肚站得笔直,一身小元宝图案的睡衣十分可爱,遗传到南宫弄阳,又是个小财迷,只见小家伙一本正经地道,“爹爹,我是你的崽,小云朵!爹爹抱抱!亲亲!”。

  小云朵说完,就大跨步扑进了百里尊的怀里,小手捧着百里尊的俊颜,张开小嘴巴,湿哒哒地在他的鼻尖落下一吻,以示友好。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