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24章 相爷背锅

第524章 相爷背锅

  百里尊笑了笑,往自己的嘴里丢了一颗花生,嚼完才慢悠悠地笑道,“卖药材的,带着妻儿回家买药,天天养生,长命百岁!”。

  墨宜峰也笑,也往自己的嘴里丢了一颗花生后,伸手捶了自己的好兄弟一拳,“说人话!难道连我都没资格多了解你一些吗?一直神秘兮兮的!”。

  百里尊这才收起自己的嬉皮笑脸,整理衣冠站起身,表示自己要回去接着享受他的奢靡宰相生活了。

  墨宜峰以为百里尊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了,看着百里尊离去的伟岸背影嚷了一句,“路上小心!”。

  然后只见黑暗中黑鹰他们迅速飞了出来,跟在百里尊的身后,百里尊身边的侍卫,武功都很强呀,不亚于自己这个皇室子弟。

  墨宜峰正感慨好友的保镖规格,百里尊平缓有力的话语传来,“兴许和你一样,回家继承家产!回聊!”

  明明看着百里尊慢悠悠地一步一步离开的,却很快就闪了老远,彻底消失不见了,许久未见,看来百里尊的功夫,又精进了不少。

  墨宜峰表情无悲无喜地看着百里尊消失的方向,盯了好一会儿才回房休息,他也该补眠了,不然没有精力处理公务。

  一会儿他干儿子小云朵清晨醒来上厕所找不到人,又该闹了,要是像上次一样,把他的桌子上的文案都招待一番,影响他的处理时效,那就不好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墨宜峰伸手去百里尊的“钱袋”,南楚的国库里掏钱装麻袋的同时,也帮自己的好友想辙戳戳南楚王宗及的锐气,为百里尊出一口气。

  于是,靖王殿下,宗宇拿来准备对付自己的皇兄宗及的火药,又在百里尊提供的地图下,被墨宜峰盯上了。

  别人家的事情,墨宜峰是不耐烦管的,其他国家的内政越乱越好,对他来说好处多多。

  待收拾完天崤国,接下来的所有国家,除了百里尊不知道在哪里的母国郎安以外,其他的他都没打算要放过,他要统一五国,君临天下,这是他毕生的目标。

  遂,大家都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自己的事情,等待百里尊被南楚王要求自戕的那一天到来。

  墨宜峰盯上了靖王宗宇的火药之后,忙得不亦乐乎,但是除了他的贴身暗卫们和百里尊,他没把这事儿分享给更多人知晓。

  本来百里尊他也是没打算告诉他的,想着给百里尊一个惊喜,可百里尊说过,老百姓是无辜的,尽量要给后代多积点儿福。

  所以他需要和百里尊沟通一下,怎样才能尽量减少伤亡,最好是零伤亡,吓一吓宗及,达到自己警告的目的就可以了。

  百里尊被他这样的计划弄得哭笑不得,十分嫌弃墨宜峰给自己准备的这份贺礼,想要他收回去,可墨宜峰表示花俏了些,但是也可以作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庆祝,帮好友好好庆祝久别重逢。

  百里尊也就不理他了,安心去解散黑甲军,本来就故意要让南楚王宗及知道的。

  所以,很快宗及就发现,黑甲军出现内乱,不怎么听他的管理的同时,有些还莫名其妙地遁走,想抓人来治罪都不知道从哪里抓。

  黑甲军中也迅速出现,誓死为百里尊之命马首是瞻的的倾向,气得自己这个黑甲军的拥有者脾气火爆非常。

  后续又出现,国库出现了贼人搬东西,且加强布防还是没有抓到小偷,怕国库的东西被偷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自己英明神武的帝王形象被影响的宗及,只敢悄悄调查,不敢明目张胆交给吏部去处理。

  靖王宗宇这边,本来弄来的火药就是要对付南楚王宗及的,现在察觉到自己的火药又像上次一样。

  南楚王还是涵王的时候,在百里尊的指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了自己的火药,气得一下子气血上涌,差点没猝死在自己的家里。

  既然自己藏火药的地方又再次被发现,那他现在就只能好好地筹划甩锅再说,免得到时候这批火药出现什么问题,一下子查到他这里来就不妙了。

  本来他现在和南楚王的关系就很微妙,再妙一点儿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遂,靖王宗宇不打算隐瞒南楚王自己私屯火药,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表示是准备用来给南楚王制作兵器和新年伊始,初登大宝的献礼制彩花用的。

  把锅甩了的同时,还给自己在南楚王面前表了一把忠心,南楚王宗及城府本身就没有靖王宗宇的深,所以靖王宗宇三两句挑拨离间,意有所指的情况下,南楚王宗及关注的重点和怀疑对象,自然就移到了百里尊这里。

  他和百里尊相处多年,知道靖王宗宇说得不错,现在整个南楚上下,有此本事霍乱黑甲军,调空国库,转移火药欲行不轨,只有百里尊有这个实力。

  哪怕南楚王宗及隐隐预约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且百里尊多半是被冤枉的,但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百里尊的能力确实让他后怕,加上两人关系闹僵之后,南楚王宗及就更加寝食难安了。

  常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想着百里尊会因此事记恨自己而筹谋报复,对昔日好友也越发看不懂起来。

  殊不知,百里尊曾给他很多解释的机会和时间,也不打算跟他计较的,却因他自己的小人之心,深深错过了可以和平解决的时机。

  百里尊智商一直在他之上,两人也曾相处那么久,自然能猜得出南楚王宗及是怎么想的,遂,心寒之下就打算,既然你是怎么想我的,那我就这样做给你看,不辜负你的内心的期许这样的。

  毕竟心寒了气儿堵在心里闷闷的不舒服,也是需要发泄出来的,不然积压体内日久会变成毒素,腐蚀自己的身躯,那才叫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划不来呢。

  亲兄弟明算账,本来打算就一笔糊涂账盖过去,当是祭奠自己与宗及这段半路翻船的友谊的葬礼,现在却因他想早日离开南楚回家而开始打算简单算一下总账了。

  南楚王宗及接收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深怕自己的皇位坐不稳,完全忘了是谁扶持他一步一步登上帝位的,舔着脸终于舍得亲自来看看被他囚禁多时的好友,百里尊。

  百里尊知道他会来,早早就在家里补眠等候,没有去弄其他的事情,谁叫他是一个认真生活的人呢,告别不好的一段情谊,自然也配他分出一点时间来招待的。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