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26章 事态更僵

第526章 事态更僵

  百里尊一看身影就知道,是许久未曾见到的故人,只是,这位故人会站在他这一边,他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毕竟,和宗及相交甚好的人,应该是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百里尊自认为,自己和他们还是有些区别的。

  但有人帮了自己,出于礼貌,还是要说一声谢谢的,遂客客气气地笑着道,“多谢公孙君!不过,你多管闲事了,本君也不喜欢胸膛爆开的死法,内人喜欢本君的胸肌得紧,这个死法,也不甚美观,本君会自己避开重选的!”。

  公孙慕闻言,心里颤了一下,收回自己的应对招式,看了看身前的宗及,又看了看身后的百里尊。

  往日他们三人一起,玩得多开心呀,怎么今日却变成了这样子的?他不解得很。

  之前因为家里父亲离世,他回去料理后事和庄中各项事宜,没想到后面听到宗及对百里尊这样,听信小人谗言。

  他很是气不过,处理了自己家里的事情之后,就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地往这边赶,毕竟在他心里,他们三人的这一段兄弟情,对他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不可能说不要了就不要了。

  结果,赶来想着劝架的公孙慕,最先去了皇宫,发现宗及气呼呼地来了这里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他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这一下他就算近日奔波劳累得很,精力不足也是很能肯定,这架难得劝开了。

  都打起来了,打得宗及脸红脖子粗的,看他那样儿,恨不得把百里尊活剥生吞了。

  公孙慕从来没想过他们三人的感情又一天会混成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见状还是很生气的。

  现在看向宗及,他也是满腔的怒火,虽然他还没来得及仔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事儿是宗及理亏,受到严重伤害的是百里尊,怎么地现在他都应该站在百里尊这一边。

  宗及见公孙慕偏心百里尊,更加不悦,明明是他和公孙慕先认识,两人先成为好友后面才介绍他俩儿认识的。

  现在看到公孙慕与百里尊的感情深笃,他心里感到更加不爽,想着连公孙慕也一起揍。

  虽然宗及心里比谁都清楚,眼前只有公孙慕能与自己打成平手,百里尊不知道学的什么功法,查无可查,以前还能大概知道他的功底,现在刚刚那两掌,他就已经清楚知道,他的武力值和百里尊不是一个等级了。

  估计需要他和公孙慕联手才有可能制住百里尊,甚至还有可能只和百里尊打成平手。

  不管是脑子,还是武力值,百里尊的存在都让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慌和威胁,现在百里尊又亲口承认现下国内的动乱都是他所为,且不止一件事。

  那要是百里尊哪天喝醉酒,心情不爽,跑到皇宫去行刺自己,根本没人拦得住他,自己的小命也危已。

  宗及想到此,心情更加不爽,人在极尽愤怒的情况下,分析什么事情都是下意识地会往最不好的哪一方面去思考的,完全没往好的那一面去想,想着百里尊之前对他有多好,他这样做是不对的。

  好在百里尊平时修身养性,加上现在还有妻儿陪伴,他心情不错,脾气也很好,不然他也被宗及弄得脾气暴躁的话,后果实在更加难以预料。

  塑料兄弟情真的影响颇广呀,要不是现在闹到现下这个地步,之前宗及还自信地没觉得,自己的世界里非百里尊不可,一旦百里尊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想到此,宗及越发后怕,看向公孙慕和百里尊的眼神也凶狠了不少,从刚刚的愤怒,直接变成了凶杀之气。

  百里尊见到宗及眼中的杀气,就像看到一个卑贱如蝼蚁的动物对他不满一样,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牵了牵嘴角。

  显然,宗及已经不配成为他的对手了,他是理都懒得理的姿态,让宗及更加气血攻心。

  公孙慕看到宗及眼中的杀气,也是很生气,怒道,“你发什么疯?皇位居然能把你荼毒成这样是非不分,恩怨不明,劳资还是比较喜欢你以前当涵王的样子。

  收回你那恶心的目光去,否则本少爷今天在此,黄天厚土在上,定与你断绝所有兄弟情义,以后再无瓜葛!”。

  公孙慕威胁完宗及,就别开头去不看宗及的目光,转向百里尊笑着劝慰,“他脑子进水了,别跟他一般见识,带我洗澡换衣服吃东西去,饿死了!”。

  说着就想拽百里尊离开现场,让宗及一个人吹风冷静一下,待大家都冷静下来再说,现在多说无益。

  没想到百里尊笑了笑,自然地移开公孙慕的牵扯,朝前走去,公孙慕也笑着跟上百里尊,像百里尊的跟屁虫一样,兴高采烈,叽叽呱呱地和百里尊笑着话家常。

  宗及一个人被凉在院子里,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才让自己平稳下怒气。

  心里更加不爽地回味刚刚公孙慕说的话,原来公孙慕也喜欢以前他当涵王的时候,仰着百里尊的鼻息,一群人被他牵着鼻子走,真是没出息。

  他可不想像公孙慕一样,他一定要证明,自己并不比谁差,甚至比百里尊好很多倍。

  看着百里尊和公孙慕当他不存在远去的背影,宗及双眸微缩,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向全天下的所有人证明,没有百里尊的扶持,他一样可以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好。

  就在他暗暗发誓的空档,顾清风来了,现在顾清风一心一意地为靖王和新皇宗及办事,两面都不得罪。

  两边都不得罪,且不在听命于百里尊之后,他感觉自己的人生瞬间豁然开朗,很多事情都顺了不少。

  看到宗及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吹风冷静,他才慢慢靠近,毕恭毕敬地汇报,“禀陛下,国库那边的事情调查有些许进展,特来请陛下定夺,发布下一步的应对计划!”

  宗及看向对自己恭恭敬敬的顾清风,这才有种自己是帝王的感觉,对的,身边的人都应该像顾清风这样对待他才正常,不是这样对待他的人,都该被肃清掉。

  被愤怒迷乱了心智的南楚王宗及,已然看不出,顾清风在政坛上的作为,越来越高,很快脱颖而出成为政坛新贵,皆因他也变得圆滑了,不在像以前一样,满腔的正义事,事事必躬亲办得很认真,问心无愧,把自己的真心收了起来,很爱惜自己的羽毛。

  事实证明,能狠下心来改变自己的男人,都会有一番作为的,顾清风就是如此。

  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市侩,利益,再无其他以前本身拥有的珍贵财富,比如,真心待人接物的难能可贵等。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