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34章 骆斌的心

第534章 骆斌的心

  宫婷觉得待在这里和顾清风聊天实在恶心,就尽量和颜悦色地拿孩子当借口,“天色已不早,孩子需要休息了,那我们大家走吧,别打扰顾大人当差了,顾大人一有小姐的消息,肯定会大方地分享给我们的,顾大人,容民妇先告退了!”。

  说着不待顾清风回答,就转身离去,菲菲也跟着福了个礼,随便说了两句客气话,伸手拽着路子,就追宫婷脚步而去。

  顾清风微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面色渐渐变得不屑,双眸中溢出了嫌恶的眼神,站了一会儿,觉得咽不下刚刚那口气,朝苗儿他们消失的方向而去。

  黑鹰做事比苗儿稳妥些,加上是常年跟在皇帝身边做护卫的,小心谨慎的素养从骨子里就刻得很深。

  所以,完全没猜到顾清风会尾随的他,还是带着苗儿往之前的涵王府走去,皇后娘娘的亲眷进皇城来省亲,被安排在之前的涵王府是很说得通的。

  所以,黑鹰带苗儿往这个方向绕,苗儿正气着呢,想找人打架发泄,或把仇恨带回去分享给大家,后续撤退时,多搞点儿大动静让楚都晓得惹恼他们的后果。

  遂黑鹰的提议也引起了她不快,埋汰黑鹰小题大做,黑鹰不想和她解释,强行就把人拽走。

  从小到大,师妹不听话的时候,他都喜欢用强的,多半苗儿也配合他,不耐烦反抗。

  反正与师哥在一起没有危险,吃的喝的玩的还有他买单,心情不好了他还能听自己吐槽,冷冰冰安慰两句,在她心里,他们早已亲如一家人,作为孤儿的她,很享受被关怀的温暖。

  所以,性格活泼的她,乖乖跟着黑鹰走的时候,还与黑鹰打赌,这一次会不会被人跟踪。

  从小大司马的工资就高得很,给的零花钱自然也多,所以他们打赌的赌资随口一说就是五根金条。

  但两人脸上完全看不出肉疼的神色,笑嘻嘻地应了约,悠哉悠哉地朝涵王府方向走去。

  半晌,黑鹰嘴角一笑,捏了捏苗儿的手,苗儿似有所觉,抬头笑着看了他一眼,两人很有默契地不往身后看去,笑嘻嘻地往前走,一副兄妹情深的模样,其实早已准备好随时抽武器应战。

  黑鹰低头在师妹耳边嘀咕了一声,‘泄气就行,不可恋战,免生枝节’,苗儿眨巴着好看的双眸点头应了。

  可两人都已经故意放慢脚步往前走了,顾清风还是默默地跟着不搭理他们,气得苗儿多次忍不住用与师哥嬉笑打闹转圈圈的方式往后瞄。

  黑鹰见状,笑着看着她胡闹,乖乖拿着老娘交代出来买的东西,也在思考,顾清风为什么一直不上来找他们麻烦?

  走着走着,黑鹰带苗儿已经走到了涵王府的后门,顾清风还是没动手,他只好抱着苗儿翻墙进院。

  反正富家子弟偷跑出去玩儿,有功夫的都懒得撬门,直接翻墙的,顾清风不可能不知道富贵人家的基本共性中的德行。

  两人进院之后,悄无声息把周身的侍卫放倒,又悄悄趴到墙上看顾清风。

  只见顾清风看向他们刚刚翻墙的位置,犹豫了一下,就大步流星地走了,他的前方不远正是顾府。

  原来是顾清风在涵王府附近买了院落,不想在家门口打架怕给家人招麻烦呀,苗儿见状,十分无趣郁闷地“哼”了一声。

  待顾清风彻底消失不见,两人翻墙出来离开,大晚上的也该回去了,大司马还等着他们呢。

  翌日。

  骆斌看完亲人回来,简单和南宫弄阳聊了一下情况,自己当初死了的消息传回南楚,作为家里的独子,自然是骆父骆母的心头血。

  所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导致骆父无心朝政,直接给儿子办完后事就辞了官,夫妇二老把骆府卖了,在闹市区盘了一家门面过活。

  多年俸禄工资犹在,养老本儿充足,盘门面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间的同时,还能打听点儿关于儿子的消息。

  因为后来与骆斌同去的那帮人,也给家人传了死讯,朝廷还发放了抚恤金,没想到后面他们却陆陆续续回来了。

  所以骆家夫妇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死了,固执地认为是和同伴走散了,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知晓这一情况后,原本打算离开楚都回老家安享晚年的二老,就一直在南楚等儿子的消息,一等就等了这么多年。

  南宫弄阳听后很是感动,问骆斌接下来的打算,骆斌是南楚人,等他们这边的事情一了,他势必不会举家带口儿地跟着他们四处奔波,前往不知是什么样的国度郎安了。

  骆斌看着小云朵和墨宜峰在院子里嬉笑打闹玩游戏,小小个的身影跑来跑去,笑得很灿烂,心生不舍。

  默了许久才缓缓道,“真舍不得侄儿,若是以后能成为邻居就好了!

  可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称心的好事儿?弄阳,此间事了,我想陪父母回故土,娶妻生子,了度余生!届时留地址给你们,若将来有空,可到家里来玩儿!”。

  虽然现在还没有别离,但是听到骆斌说这么伤感的话,她心里也是难过非常。

  百里尊他们做的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所以,劝骆斌不要掺和进来,免得给自己惹麻烦,毕竟以后他们还在南楚的国土上生活。

  那在他们没离开南楚之前,就好好与小云朵玩耍好了,骆斌笑了笑,也没说什么,领受了。

  百里尊们的事情,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帮衬,找到双亲之后,迟迟不愿走也只是因为,这里还有他还心心念念的人罢了。

  他之前就已发现,不是自己不喜欢女人,只是自己身边之前都没有像南宫弄阳这个小妹这么可爱的女孩儿。

  加上小云朵的出生,让他体验了一把实习奶爸的幸福,他也慢慢接受了两性相合,延续生命这样神圣亘古不变的使命。

  其实现在他和南宫弄阳已经没有亲戚关系了,但还是想以亲人的身份待在她的身边。

  看着院子里跑来跑去叫嚣的小云朵,又看了看小妹低头弄小云朵衣服的生活状,随口问了一句,“弄阳,你以后再叫我姐夫,怕是不合适了吧?”。

  南宫弄阳闻声抬头,愣了一下,笑着道,“我缺个兄长,从小就渴望有兄长的守护,小云朵也很喜欢你这个舅舅,莫不是姐夫想与我们这些危险人物撇清关系不成?”。

  骆斌闻言,俩兄妹相视而笑。

  骆斌心里微疼,默默说出真心话给自己听,“弄阳,你从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有多想在你的生命里占据一席之地!

  但百里尊比我更适合你,能给你更多!此生,有幸默默祝福你!足矣!若有来生,盼老天垂怜!让我能光明正大拥着你,与你说笑,看云卷云舒!”。

  骆斌默完自己表白的话,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起身朝小云朵的方向而去。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