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35章 小云朵生病了

第535章 小云朵生病了

  伴着小孩子的嬉闹声,很快就到了傍晚。

  不知为何,许是小云朵一天玩水又跑来跑去,身体忽冷忽热的,大人没及时给他换衣,感冒了。

  他们这里可没有大夫,急坏了所有人,墨宜峰也放下自己手里的要事,与骆斌简单商量紧急部署计划,去绑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前来诊治。

  说干就干,由骆斌亲自带队绑大夫去了。

  墨宜峰一边看着小云朵受罪,也是揪心得很,早已把小云朵也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对待。

  大司马用她所知的所有经验与南宫弄阳从现代带来的经验,先帮小家伙物理降温。

  小云朵浑身难受,没有力气玩闹,又玩什么游戏都不利索,气得他一直哭哭闹闹,不配合治疗,哄什么都听不进去。

  南宫弄阳也是很崩溃了,不知道该拿小家伙怎么办才好,心疼得快要窒息,只好抱着小云朵在屋里走来走去哄着,又是说故事又是唱歌的。

  平时玩耍开心,加上每天百里尊回来他就睡了,所以一直都没见着亲爹,也把亲爹给忘了。

  但现在所有人都哄他哄得心烦,小家伙也是有脾气想要静静的,遂想起了之前有个不爱说话,什么都顺着自己长得很好看的一号人,名叫爹爹。

  于是扯着嗓子哭喊,“不要你们陪小云朵叽呱叽呱,吵得小云朵脑仁儿疼!我要爹爹,我要爹爹,呜呜……我要不喜欢说话的叫爹爹的人来陪小云朵玩儿……我要爹爹……”。

  南宫弄阳听到小云朵要爹爹,也才想起来她是有男人的,一直以来,小云朵发生什么事儿都是她和身边的人在弄,百里尊的身影都没见着。

  听到小云朵哭闹,她心态也有点儿蹦,抱着小云朵在房里走来走去哄着,让其他人都先出去。

  小云朵说了,不喜欢听叽叽呱呱的声响,她也只能耐心抱着他,等大夫的到来。

  小家伙的体温好惊人,哭闹蹭到她的脖子或脸蛋,都让她吓得不轻,担足心事默默抱着他颠来颠去落泪。

  小云朵见召唤不到爹爹,娘亲也默默抱着自己不说话,和他一样哭了,气得他一手掌拍过去,南宫弄阳的发簪掉了,诧异地看向气呼呼的小云朵。

  小云朵撅着嘴巴,吸着鼻子,很不舒服地质问,“娘亲为什么要学小云朵哭了?……不许学,只能看着我哭!”。

  说着,伸出他的小烫手去擦他娘亲的眼泪,努着小嘴吹南宫弄阳的眼睛,像似要把眼泪吹回去一样。

  南宫弄阳瞬间被小家伙这波操作雷到了,坐到了旁边的矮榻上,接受小家伙的蹂躏。

  小云朵见娘亲笑了,眼泪也被他擦得所剩不多,不再模仿他的时候,也就吸了吸鼻子,接着张开小嘴巴准备继续嚎。

  “你再哭,爹爹就不回来了!乖,忍忍,娘亲知道你难受,很快就好了哦,乖,小云朵只是得了风寒而已!”。

  小云朵是位很好的倾听者,听到娘亲温柔地和自己说话,就暂时停止了哭闹,竖着小耳朵听了一下,若有所思汪着眼睛发呆了一会儿。

  挣开娘亲的怀抱,爬到矮榻里侧,像只小青蛙一样靠坐在那里,一本正经地道,“原来生病了让小云朵这样难受呀,生病这个游戏一点儿都不好玩!”

  南宫弄阳知道他还心智不全,自己教的东西,他都是记得很零散,甚至窜记,他现在生病着呢,所以也就不打扰他。

  脱了鞋也准备爬上去哄他的时候,小云朵秀眉微蹙,傻乎乎地道,

  “娘亲别打扰小云朵生病!风寒会传染的,是吧?今天娘亲不乖,小云朵不想把生病这个游戏传染给你,分你玩儿!

  等小云朵心情好的时候,再传染给你,带你一起玩儿吧!”。

  说完,就傲娇地扬起他的小脑袋,拉出矮榻上的玩具,隔在了两人中间,嚣张地道,“诺,河楚汉界!不带你玩儿!”,楚河汉界都被他讲颠倒了。

  南宫弄阳闻言,再次瞬间雷倒,笑哭了。

  这小家伙,果然没白生,虽然事情都分不清楚,但此刻此举,很暖人心肺,谁说只有女儿才是小棉袄,乖巧懂事的儿子亦然。

  南宫弄阳停止了动作,跪坐在他对面,俩母子大眼瞪小眼,倒不是怕被他传染,是尊重小家伙现在的心情,反正他不哭不闹了乖乖等大夫来就好。

  半晌。

  被扛来的大夫刚开始非常害怕,但一听说要给小云朵看病,接触到病人之后,就非常认真了。

  大司马为人谨慎,大夫来前她软磨硬泡让南宫弄阳换了状,安全谨慎放第一位。

  至于小云朵那一张脸,无法弄,也就那样了,想必不太会引人注意的。

  不仔细一想,谁会注意到是百里尊的崽呢,殊不知,大夫一来诊治见到病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少爷和相爷是亲戚吗?乖乖,长得真像!”。

  众人闻言皆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司马和墨宜峰直接起了杀心,南宫弄阳忙打圆场道,“不是,大夫快快为我儿诊治吧!”。

  大夫也就边治边嘀咕,“夫人好福气,小少爷好福气!当真生得很像南楚政坛上神级般人物存在的宰相,以后长大了肯定也是人中龙凤无疑呀,无疑!”。

  小云朵不知道这老头嘀咕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老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好奇地动来动去扯大夫的胡子玩!

  病着的他,因为好奇心,心情好了不好,大夫也是一脸慈祥地哄着他配合,很快就诊治好了离去。

  纵观全程,大夫还是很敬值的,所以,离开时,南宫弄阳特地嘱咐留人一命,其他人不敢反驳她,墨宜峰却点评了一句,“妇人之仁!”。

  骆斌只好为难地把大夫带走了,但南宫弄阳心里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位大夫被绑来之时,第一眼看到他们都害怕得抖如筛糠,可一看到病患,立马就进入了大夫的角色,详细诊治,这样的医德和职业素养实属难得,所以南宫弄阳没觉得自己做得不对。

  骆斌也是个办事儿靠谱的,蒙眼送走大夫之后,将大夫打晕在一处安全地方,留金银和威胁信就离开了。

  反正大夫并不清楚他们住的地方,短时间之内,大家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加上南宫弄阳们没打算长待,确实没必要伤人一命。

  这么好的大夫就这样挂了确实也可惜,他也不认同墨宜峰和大司马的观点,比较喜欢南宫弄阳的。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