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36章 只想分你

第536章 只想分你

  接下来是到哄小云朵喝药的时间,刚刚因为小云朵的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所以现在,哄起小云朵喝药变得简单了些。

  只要告诉他,刚刚他的那些好奇心是怎么一回事儿,小家伙知道了答案之后,还是很愿意时不时喝一小口的。

  墨宜峰十分关心干儿子的心情,所以想办法提前叫百里尊回来。

  百里尊回来后,焦急的进房看儿子,得知小云朵生病,他在回来的路上担足了心事。

  南宫弄阳见到他出现,也着实松了一口气,有帮手了。

  小云朵见到爹爹出现,开心地叫唤着,“爹爹,爹爹,你过来,我把生病传染给你一起玩儿,你和我一起玩游戏哦。”

  南宫弄阳笑着看他们父子俩互动,趁小云朵张口的瞬间,给小家伙喂了一勺药。

  小家伙也不嫌苦咽下去了之后就伸手要爹爹抱,百里尊满眼宠溺大步走近,伸手往他两侧腋下一提,小云朵顺利扑到他怀里,由着他柔声哄着吃药。

  边哄小家伙吃药,边焦急地询问情况,娇妻一一告知,知晓小云朵无碍,很快就会好之后,微蹙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小云朵还是比较听他的话的,很配合,一会儿就把一碗药给喝完了。

  接着就到了父子俩的游戏时间,南宫东阳觉得有些累了,就坐到了一旁,笑看他们玩耍。

  小云朵看到爹爹出现,开心地在床上的被子下钻来钻去,生龙活虎地,一会儿就出了一身虚汗,非常助于他排毒。

  小云朵快乐地叫唤,“爹爹,爹爹,快把小云朵埋起来!不要让娘亲找到我!我不要传染生病分她玩儿,只想分你!”。

  百里尊诧异地看向娇妻,又笑着看了儿子一眼,配合儿子玩游戏。

  扯过被子把儿子盖在了被子下,留出一条缝来给他呼吸,小小的身影在被子下爬来爬去,一个人哈哈笑着玩得很开心。

  百里尊见状,只好坐在床沿守着,免得儿子看不清方向摔下床去,至于床上的其他地方,南宫弄阳都铺了软垫的,撞上去了也没事儿。

  玩着玩着小家伙累了,药效也上来了,很快,就在爹爹的温言哄睡下进入了梦乡,烫烫的小手紧紧拽着爹爹的手指,维持着打勾勾的姿势,父子约定,等小云朵醒来还要一起玩耍。

  百里尊轻轻松开儿子的手,抱到里侧躺平垫小枕头,给他盖被子,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深怕吵醒了他的宝贝儿子。

  南宫弄阳见状,笑得一脸满足,抓起桌子上冷掉的点心咬了一口,从白天下午忙到现在,还一口饭都没来得及吃,体力已经告馨。

  百里尊安抚好儿子走到她身侧坐下,看她吃冷点心果腹,心里颤了颤,感觉很疼。

  伸手揽她入怀轻声劝道,“冷了的食物就别吃了,伤胃!要不要尝尝为夫的手艺?给你煮面好不好?”

  南宫弄阳闻言诧异地抬头,正好看到他真挚的目光和青涩的胡渣,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胡子,笑着质疑,“你什么时候会做饭啦?十指从来不沾阳春水尊贵的宰相大人!”。

  百里尊笑了笑,箍紧自己手臂上的力道,把她揽得更紧了些,伸手捏了捏她精致高挺的鼻子反驳,“少揶揄我!你就说吃不吃吧?”。

  南宫弄阳闻言挣脱他的蹂躏,吸了吸鼻子笑着再次小声质疑,“你做的东西能吃吗?”。

  宰相大人无奈地挑了挑一边的长眉,不想说话,把她从自己的大腿上推下地站住,牵着她的手强行拽走了,边拽还边小声温柔地威胁,“你瞧好吧!要是敢说不好吃,今晚得晚睡哦!”。

  南宫弄阳嗅到了一丝丝阴谋,笑着想要挣脱他温柔的大手,与他保持距离。

  两个人拉拉扯扯地慢慢移出房间,像足了热恋期时,借幼儿园里小朋友玩的游戏来玩的小朋友。

  她手一挣脱正欲后退,他又长手一捞,南宫弄阳整个人又撞回了他怀里。

  走到房门口,南宫弄阳才觉得两人这样贴着走出去影响很不好,毕竟外面那么多单身狗,她又是个爱狗人士,遂在百里尊一手揽着她的细腰,一手准备开门时,把他的手抓了回来小声提醒,“这样出去太没羞没躁了吧?”。

  百里尊笑着打趣,“谁不知道我俩儿的关系,这算什么?”。

  话虽这么说,但别看他家丫头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一在众人面前秀恩爱她都会很抗拒,脸红拒绝。

  所以,怼她归怼她,扶在她细腰上的手也乖乖移开,换成牵着她,然后开门出去。

  百里尊和南宫弄阳一出门,伺候他们的下人就乖巧地移了过来等吩咐,百里尊平缓地道,“守好小云朵,本君要带夫人去厨房煮东西吃!”

  下人诧异地看向他们夫妇二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少主,您和夫人要吃什么,小的吩咐厨房尽快做了送来!何劳您和夫人到厨房去呀?”。

  南宫弄阳想想觉得也是,百里尊工作了一天,她也带娃带了一天,早就累得筋疲力尽,有人弄吃的赶紧吃了算数。

  虽然她很喜欢百里尊的浪漫,但在她印象里,百里尊是不会做饭的,都不知道要饿到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他做的饭呢。

  为了不被饿死,还是改天吃饱了饭再跟他去浪漫,等他做吃的吧。

  所以十分同意下人的观点,捏了捏他的手,正欲发表自己的观点,没想到百里尊牛气哄哄地道,“不必,吩咐下去,谁都不许打扰本君下厨!”。

  南宫弄阳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呢,就强行被他蛮力拽走了。

  南宫弄阳有些小忧伤地享受他带给的浪漫,一会儿若是饿了,厨房里有现成的黄瓜,胡萝卜,番茄什么的,先吃两个果腹吧,难得两人有时间相处,她也不好打扰宰相大人的热情。

  走着走着,她发现自己的脚悬空了,这魂淡,什么时候提起她她都没察觉,正想着怎么和他说说猗景瑞那边的事情,感谢流氏兄妹呢。

  结果走着走着,去往厨房路上的所有人都被他打发了之后,见四下无人,就直接提起她飞快地冲向厨房。

  煮个面条需要这么积极吗?南宫弄阳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好危险,啊呸,好尴尬,要真如她所想,事后儿她如何见人呀。

  遂问都不问缘何如此?就跟着自己心里所想,拽着他的胳膊和衣服表达自己的观点,“!百里尊,你的想法太疯狂了!”。

  百里尊见她又飚英语,笑得意味深长,没打算放过她,饭是要吃的,但该办的事儿还是要办!

  遂再次紧了自己手臂上的力道,免得她一会儿挣脱,按照他对她的了解,不出一会儿,她后知后觉知道自己的目的后,又要开始挣扎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