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40章 给本相跪着宣

第540章 给本相跪着宣

  顾清风看着这偌大的宰相府灯火通明地,但是却没有人,看着像个空房子,他心里不由揶揄了一下,房子建这么大真是浪费,就住百里尊一个人。

  连他一个大男人现在进来走了一会儿,腿都有点酸了,离百里尊住的临渊阁还不到一半的路程。

  在往前走一点,是南宫弄阳以前刚刚进府时,住的丹缇轩。

  丹缇轩这个院子是离宰相府正门最近的,也是离临渊阁最远的。

  所以南宫弄阳通常都喜欢跑出去玩,溜出去半天了不在家里写作业百里尊都不会发现,待要找她的时候,人不见了。

  再等她回来,得大晚上了,因为她还小,腿又短,家里太大,她走得似蚂蚁爬。

  顾清风看着自己眼前不远处是丹缇轩的院落入口,想着南宫弄阳以前小小个从里面跑出来,跳下台阶,然后抬腿就跑,一口气跑到大街上去找自己玩儿时,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刚刚虽然想着说进来窥探百里尊的秘密的,但是现在进来了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去窥探,难道直接闯进去乱翻乱找吗?被百里尊看到不被打折腿才怪?

  想起自己一时冲动,遂笑了笑,想着现在丹缇轩也没人,他就想借此机会进去瞅瞅以前南宫弄阳住的院子。

  虽然两人认识很多年了,之后也有为百里尊做事常常进府的,但是一直不清楚丹缇轩内部的构造怎么样。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的一点小事情,人都是这样的,想不断地去探索,去了解。

  顾清风正站在回廊里思考,府中巡夜的更夫路过看到了他,恭敬地打了招呼。

  顾清风也随口问了一下百里尊的情况,更夫说明百里尊今天身体不适,早早睡下了,吩咐任何人不许打扰,否则明天陪他练武。

  陪宰相大人练武最轻的伤也是需要卧床半月的,所以这段时间,这些下人没什么事情,都不会往临渊阁跑。

  顾清风对百里尊折磨下人的事情也有所耳闻,遂更加想进丹缇轩去转转了。

  因为顾清风到达宰相府的时候,已快近子时,所以在丹缇轩一待一回忆过去,幻想南宫弄阳以前在院里的每个角落玩耍,顾清风心情就十分美好,坐在石桌上以手支额笑着吹了一夜的冷风。

  明明都已经快接近真相,会对宰相大人的计划造成一点点的影响的,但因思想喜欢沉迷过去,生生错过了这个好机会。

  当百里尊知晓顾清风大半夜就来了宰相府时,非常不悦地叫人去请他来认错,看自己吃早餐,以作惩罚。

  于是,翌日清晨,百里尊又一副柔若无骨般,舒服地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边晒太阳边吃早餐,顾清风像个木桩一样,静静地杵在百里尊的面前听训。

  宰相大人今日的生活终于不再是千篇一律地折磨下人了,还有个半夜闯进他家的人被训,看来下人们的日子今天会好过一些。

  下人们知道顾清风正在被宰相大人教训的时候,心里很不厚道地高兴到飞起,终于有人帮他们分担一点点的折磨了。

  顾清风见到百里尊躺成那样子,面色也是一脸嫌弃,虽然是在自己家里,但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的君子之风,百里尊都不屑在人前维持了。

  以前一般见到他在屋外时,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他都是很注意形象的,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躺着。

  自从被南楚王宗及伤害到心灵之后,就全方位地性情大变了。

  顾清风虽然脸上一脸的嫌弃,但心里还是不得不承认,真是奇怪,要是这样的姿态,换成别的男人来做的话,会显得比较娘们儿,但是百里尊怎么一做,怎么觉得他周身的一切精美物什都瞬间变成了陪衬呢?

  修长均匀的身姿,倾国倾城的俊颜,美如画卷,看着多了几分潇洒恣意,完全察觉不到娘娘腔的范儿。

  顾清风也是站着无聊了,以为百里尊会训两句的,结果他一直在对美食评头论足,叫下人重做,自己站在他面前饿着一直站军姿,他却一句话都没和自己说。

  所以,顾清风才无聊到关注到百里尊的此刻的姿态是否娘娘腔这样的,难道百里尊对自己晚上一直留在他家的惩罚就是,让自己看着他吃早餐吗?顾清风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就在百里尊对刚刚端上来的紫薯粥,碰都没碰瞄了一眼就表示自己今天不喜欢紫色,重做时,解救顾清风的人来了。

  南楚王宗及身边伺候的红人太监领着两个小太监,亲自来宣旨。

  老太监一靠近,看着宰相大人面色,感觉百里尊今天心情不错,遂牟足劲儿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弯着腰驮着背慢慢靠近。

  老太监一靠近就笑着作揖行礼,“老奴见过宰相大人,今日带来陛下的旨意,还望宰相大人听宣!”。

  百里尊闻言抬眸,目光斜视,老太监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两步才站稳。

  老太监的心里也是憋屈得很呀,明明是来宣宰相大人明天死期将至的,可为何将要死的人,气场还那么强大?

  这份差事,他是推不掉,不然自己也不会亲自来的,他在宫中伺候多年,百里尊的丰功伟绩他自然也是知晓很多的。

  若是将来有人为宰相大人平反昭雪,知晓是自己这个太监来宣旨送他最后一程的,估计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要被人挖出来挫骨扬灰了。

  想到此,老太监也是很想哭晕在厕所了,奈何现在不办这件事儿现在就得死,办了这件事将来死得很惨,但蝼蚁尚且偷生嘛,能晚点死自然是狠下心来选择晚点死了。

  老太监被百里尊的眼神一扫,吓得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这么宣旨了,害怕地看向百里尊。

  百里尊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块板栗糕,塞进嘴里嚼着才懒洋洋地道,“站那么高干什么?本相听你说话还得抬头!给本相跪着宣!”。

  顾清风闻言瞬间一滞,同情地用余光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老太监。

  明明是百里尊要跪着接旨,他倒好,从太监进门尖着喊了一声,“圣旨到!宰相大人接旨!”时,百里尊都只是眯了眯双眸,闲适地享受自己的早餐。

  顾清风还想着,一会儿宰相大人会如何不配合呢,想来想去,都没想到这一出。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