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41章 美酒银樽

第541章 美酒银樽

  老太监听到这话,瞬间也是犹如雷劈,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把目光转向顾清风求助,顾清风直接看都不看他拒收。

  老太监只好可怜兮兮地站在那里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百里尊不耐烦地又转头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老太监直接吓跪了,颤抖地匀开圣旨,结结巴巴地开始工作,“奉……奉天……天……承运……皇帝……帝兆曰……”

  由于还需在南楚继续混,不能像百里尊一样,这么牛叉地开罪南楚王宗及,所以,听到老太监宣读圣旨的所有人,除了百里尊,都一一跪下,低着头听着。

  老太监见有许多人陪他跪着,心里舒服了一点,遂结巴稍微好了一些,接着道,“百里宰相,劳苦功高,在位期间,扶持三位出众帝王,遂……遂……赐美酒……美酒银樽一副,宰相大人务必在明日午时之前享用,钦此!”。

  百里尊挑起一边的长眉,斜视看向跪在老太监身后端着酒的小太监及宣完旨想叫自己接旨的老太监,好像说天气那么平常,随意地道,“放这儿吧!”

  他扬起下巴,给他们指了一下自己垫脚用的小长凳,因为桌子上都摆满吃的了,他没空给人人安置‘好友’新送来的‘礼物’。

  老太监闻言,正想站起身来,将圣旨给百里尊放到脚边,百里尊不悦地埋汰了一句,

  “叫你们起来了吗?只要本相是躺着的,你们都不许比本相高,免得本相和你们说话还要仰头脖子酸!”。

  顾清风虽然也跟着跪着,但是看到百里尊如此胆大妄为地戏弄南楚王身边的红人,心里都在发笑。

  这旨意宣得委婉,但都知道,赐死百里尊的毒酒来了。

  其实他挺羡慕百里尊的,哪怕要死了,依然还是这么地霸道,嚣张,完全不怕自己死后,会有人对自己的尸体不敬。

  也只有百里尊,有这样的资本,将皇家的颜面吊打。

  老太监知道宰相大人不好惹,遂只好忍着自己满腔的委屈,跪移过去,轻轻地把圣旨放到了凳子上,示意小太监把酒也放到凳子上时,百里尊开口了。

  “慢着!说说看,是给本相准备什么口味的好酒呀?是鹤顶红还是别的?”

  百里尊一出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问得也太直接了吧?让老太监怎么回答呢?人家也只是个跑腿儿的。

  顾清风对老太监的同情更甚了,但是也只能看戏好好当他的观众,其他事情,他也做不了。

  老太监闻言被吓得瑟瑟发抖,面色惨白,趴跪在百里尊的脚边,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百里尊见状感觉无趣得很,瘪了瘪嘴不耐烦地道,“算啦算啦,本相就不跟你们那种忘恩负义的主子计较啦!去帮本相选一套最好看的衣服吧!”

  百里尊说完,自然有侍女来带老太监去干活,小太监也跟着落荒而逃了。

  百里尊看到老太监远去的佝偻背影,冷笑了一下后,调整了姿势,以便躺着更舒服,脚边的圣旨直接被他压在了脚下。

  顾清风见状,正想起身呢,百里尊不悦地瞄了他一眼,又高傲地道,“叫你起来了吗?说说看,昨晚想来我家偷什么东西呀?为何彻夜不出?”

  顾清风闻言,瞬间风中凌乱,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王,哪里还有跪宰相的,虽然也有,但是也不是无缘无故地跪呀。

  听到百里尊的要求,他瞬间气得要吐血,但奈何确实不太敢与他对着干,只好风中凌乱默默跪了回去,思考着怎么回答百里尊的问题。

  想着他明天就要死了,那自己就为他受些委屈吧这样的。

  百里尊见顾清风很听话,脸上笑了笑,问话也是很随意,心情好了不少。

  顾清风想了想,不可能说自己想南宫弄阳了,想问问百里尊是不是已经有了南宫弄阳的消息,并且安置好了她的安全才一个人在这里善后的。

  但是这样的话,他怎么可能问得出来呢,所以只能话到嘴边就让舌头拐了一个弯儿瞎编乱造地道,“臣奉命保护宰相大人的安全,所以,臣昨夜才一直留守宰相府。

  因您吩咐下人不许打搅您休息,臣不敢靠近,只敢留在远一些的地方守着!还望宰相大人宽宏,理解臣下的难处!”。

  百里尊明知故问,傻兮兮地道,“好啊,那你倒说说看,你都有什么难处啊?需要本相宽宏理解?”

  顾清风瞬间就被问得哑口无言,半天无言以对,百里尊笑了笑,下榻站了起来,悠闲地赏着府里的美景。

  顾清风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像以前童进跟随在百里尊的身侧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百里尊见他起来,也没有计较,浅笑任由顾清风跟着,反正现在他也只是想找点新鲜儿的话题打发时间而已。

  但是找的那种又是不费脑子的,不然太累了他晚上没法工作,现在都换成晚上用脑,白天补眠了。

  今晚回住处接妻儿就要出发回家,路上需要精力的事情多着呢,最算自己对这里的一些人一些恨,别离将近,瞬间也变得不重要了。

  所以,随便找个话题聊聊也是好的,想到此,百里尊的心情很是轻松。

  但演戏要做全套,就笑着和顾清风闲聊,“你觉得用什么木做棺材比较配得上本相的身份?墓园要多宽多大?什么格调等,这些本相都还没时间思考呢!

  这样吧,顾大人帮忙想想,本相现在赶紧画个图,好叫之后南楚王安排人开工,按照本相的心意来!”。

  百里尊说着,还不待顾清风反应过来,就挥手叫婢女准备笔墨纸砚,他要开始舞弄丹青了。

  帅的人做什么都是很帅的,想必百里尊一会儿给自己画墓园,神态也会像画麻瓜一样闲适自得。

  连谈论自己的生死都像似聊家常便饭一样那般豁达,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看得开的人。

  要是别人顾清风一定会认为是脑子进水了,思想不正常正在胡言乱语呢。

  但百里尊看着不像是受到了刺激的人,脑子清醒得很,刚刚还想着折磨来宣旨的老太监呢。

  想到刚刚所有发生的情节,顾清风看着越行越远高大挺拔的背影,迟疑了一会儿,抬脚大步流星地朝百里尊的方向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百里尊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叫自己给他打下手的这种,他都已经习惯性地去听命于他,想想自己也是很卑微了。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