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43章 衣帽楼

第543章 衣帽楼

  其他裙还好,觉得能为百里尊挑选寿衣是三生有幸,毕竟宰相大饶身份地位,按照以往,见他一面都是很难的。

  可前来宣旨的老太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百里尊一旦笑眯眯的,要么就是有好事儿发生,要么就是有坏事要发生,绝对不是不好不坏的那种,平常百里尊都是沉默寡言,面色很冷的一个人。

  很显然,百里尊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笑着,自然是坏事要发生的概率多一些。

  老太监想着,自己是皇帝陛下宗及身边的红人,一会儿少不了要吃尽苦头才能回去复工了。

  果然,百里尊一坐下,不问比老太监还熟悉他衣帽楼的婢女,直接笑着看向他问道,“公公可为本相挑好寿衣啦?哪一件比较合适呢?”。

  老太监明知道会被为难,也不敢造次,两股战战地走向前,勾腰驼背十分恭敬地道,“回宰相大饶话,老奴不太清楚宰相大人想穿什么样的款式的衣服,还请宰相大人示下,老奴好给出拙见!”。

  百里尊笑着伸手挑了挑额头前落下来的碎发,悠哉悠哉地道,“还是公公替本相选吧!本相相信公公的眼力,开始吧!”。

  百里尊的语气十分轻松,就像和身边的人今气一样地平常,完全都感觉不到他一个将死之人该有的惶恐,不甘,焦虑,惧怕等这些品质。

  老太监听完百里尊的要求,额上直冒冷汗,唉,宰相大人果然是人中龙凤呀,面对死这样的大事,依然很淡淡然,一点都没有挣扎的迹象,但刁难自己的迹象倒是很明显的。

  罢了罢了,顶多就是被折磨到明午时,自己这条老命总算还是保得住的,就是现在要累一些。

  老太监如是想,笑比哭还难看地开始给百里尊推荐服饰。

  公孙慕倚在门口,双臂环抱于胸前,默默地看着,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心里感慨,百里尊很是可怜。

  百里尊却过得惬意得很,还招呼他坐到他旁边一起喝茶聊,公孙慕看着他没有讲话,心里已经在计较该怎么在明午时之前,劝百里尊跟自己离开。

  连自己现在的这个等级的功夫,进出宰相府都来去自如,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的皇家禁卫军都难奈何他,就更不百里尊了。

  百里尊的实力是完完全全一个人就可以逃离出去的人,偏生骨子里的傲然作祟,一直等到宗及都下杀令了还不走。

  公孙慕在一侧看着百里尊在给自己挑选寿衣,表面上无甚表情似古井无波,实则心里很是着急。

  要是去对付别人还好,对付百里尊,实在是太有挑战难度了。

  实话,现在他的实力根本就不允许的嘛,这老爷总是喜欢开他的玩笑,拿一些他不擅长的事情,也很挑战的任务给他去执校

  公孙慕想着想着,忽然感觉自己头晕晕的,像似要中暑了。

  看向还在房间里活泛的下人们,都歪七八扭地连续倒地,公孙慕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朝百里尊而去,伸手想要尽最后的力气抓着他逃跑。

  一凑近,只见百里尊对着晕乎得眼花缭乱的他笑得一脸温柔,然后伸手扶了自己一下,之后公孙慕再也撑不住,睡着了。

  百里尊扶着他的肩膀轻声道,“保重!”,然后站直一转身,黑鹰,白虎,朱雀,玄武,青龙,童进,六人已经齐刷刷地站在了他的身后,随时待命。

  百里尊看着他们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样儿,很是满意,牵了牵嘴角……

  随着百里尊周身的活物慢慢晕倒,时间不停地飞快流逝,迎来了黄昏,百里尊看着不远处的夕阳,感慨在南楚拼搏奋斗的日子。

  人就是这样的,只有在你待得最长,经历最多的地方,才会留恋不舍。

  毕竟这里承载了他的所有青春,成长,辉煌,喜与优,舍与得,太多太多,现在要离开了,想法自然就会多一些。

  黑鹰见色不早了,还要去接夫人和少主,且还要在黑夜来临时,善后,所以声提醒了一句,“太子殿下,我们该走了!”。

  百里尊收回了自己眺望远方夕阳的目光,平淡地“嗯”了一声,转身离开,背影高大伟岸,潇洒不羁!

  其他人见状,默默跟了上去,对周围的一切均已不再留恋,毕竟他们不属于这里,若不是主子在这里,他们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离开郎安,漂洋过海到别的国家来旅游。

  酉时末,百里尊与南宫弄阳们准时汇合,云朵看到今爹爹回来得早,抱着娘亲刚刚给他做好的熊跑了过去,拽着爹爹的腰带要抱抱。

  百里尊宠溺地弯腰抱起自己的崽,满足他的要求,免得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当众扯下他的腰带,让他在众人面前失仪。

  云朵一被爹爹抱起,就乖乖地努嘴在百里尊的侧脸啵了一口,笑嘻嘻地分享他的新玩具,

  “爹爹你看,熊,娘亲,这个熊是云朵,等有时间了,再做一个熊爹爹,熊娘亲,我们一家人一起玩儿!爹爹好不好呀?”。

  百里尊还没来得及回答,南宫弄阳就弄了绑带过来,准备要把云朵绑了背背上,一会儿路上方便走路些。

  走近后就伸手扯了扯百里尊的衣角,百里尊瞬间明白,笑着哄云朵,“儿子,到爹爹背上玩熊好不好?”。

  云朵不太喜欢这样玩,遂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了一下,发表观点,“可是这样,云朵觉得不好玩儿?”

  宰相大人瞬间有些无奈,这种紧急状况下和家伙讲道理,哄骗他实在是很难让他快些上当。

  毕竟自己和他娘亲智商都不低,别看怀里的这个家伙还是个人儿,实则精儿着呢。

  但是他又励志做一个慈父,尊重孩子意愿的这种,就想从他儿子的时候就开始培养,以便增进父子间的感情。

  墨宜峰见自己的好友摸摸的,也不催促,反正在他这里看来,事情越难搞越好玩。

  百里尊越拖,之后大家受到的阻力就会越大,自己也是很乐意为他分担的,好久没和百里尊一起并肩战斗了,真怀念年少时两人在北疆皇城临洋相识的日子,有的时候真希望穿越时光,可以再回去体验一回。

  南宫弄阳却不想百里尊太辛苦,大家也因他们带着个娃跟着受累,所以还不等百里尊和云朵谈好判,就伸手到云朵的后脑勺,挠了挠云朵柔嫩的皮肤,云朵耸着脑袋开心地呵呵笑,被亲娘下黑手点晕了。

  百里尊只好伸手扶住他的脑袋心翼翼地让南宫弄阳帮忙把他绑到自己的背上,还是第一次背儿子呢,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百里尊这边一收拾完,就一手牵着娇妻,一手握着佩剑,与大家兵分四路出发了。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