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50章 选择困难症

第550章 选择困难症

  大家在甲板上陪小云朵玩了一会儿之后,因为风大,天色也渐渐黑了需要停船休息,待天亮在起航这样的。

  所以南宫弄阳就把小家伙哄回屋里洗漱吃晚饭,做个睡前游戏终于把小家伙哄睡着了。

  正欲伸个懒腰,想着先把自己为路子和菲菲策划婚礼的细节简单记录一下,方便后续完善,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

  想是这样想,都还没伸完懒腰走到办公桌前开工,就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清冽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对着她耳朵轻声说话,“儿子睡啦?”。百里尊和墨宜峰谈完事情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挣脱他的束缚,绕过屏风往书桌边走去,百里尊知道她的意思,这里不方便交谈,会吵到儿子睡觉,所以摸了摸儿子的睡颜,就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走到外室,百里尊又再次心疼她柔声道,“累不累?要不要我抱你?”。

  南宫弄阳看了一下这狭小的船仓房间,不由被他逗笑了,正想揶揄他,却还没来得及说就已经被抱在了怀里,两人坐到了书桌前,他一手扶着她的细腰,一手摆弄书桌上的笔墨纸砚。

  白天她与他说的小事,他只要答应了都会记得抽时间陪她一起完成。

  南宫弄阳乐得有帮手,就舒舒服服靠在他的怀里等着,百里尊却有些伤感地感慨,“丫头,有时间让我多抱抱你,抱不了几十年我就老了,抱不动了,毕竟比你年长太多!”。

  南宫弄阳不曾想,平时看待什么事情都是很乐观的他,今天居然会莫名其妙地伤感起来,不过她心里也是开心的,这个男人愿意只在她面前露出这一面,说明自己在他心目中已经变得至关重要,被人放在心尖儿上信任的感觉,真好。

  她不希望两人难得的独处时间还被伤感的氛围笼罩,就笑着打趣,“才12岁,相差很远吗?一眨眼就过去了!”。

  百里尊闻言低头看她,见她笑得眉眼歪歪,无奈一笑,以前没觉得,现在倒老是希望自己与她年龄相仿,也有如今的成就,这样陪她和孩子的时间就可以再多几年。

  南宫弄阳见他笑得勉强,只好岔开了话题,“我们开始吧,早点弄完早点睡觉,我觉得,在船上举办婚礼会是一个很特别的婚礼。

  一般人都是在陆地上操办的,而且还是固定的一个府邸啊什么的,若是他们愿意在旅途中完婚,也会是一个很独特的回忆,对吧?相公你觉得呢?”。

  发表完自己的意见,就笑嘻嘻地抬头看她的夫郎,百里尊听完,思绪却全部回到了他们俩儿的问题上,答非所问咨询她的意见,

  “我们的婚礼呢,要怎样才够特别,够我们都记一辈子,好好想想,回郎安在补你一场婚礼,之前的那两场,我倒还好,你的状况真的是一言难尽!”。

  南宫弄阳见他的思想走偏了,气得她哭笑不得,伸手捶了他一拳叫他别胡闹,小手就被他抓在了手心里捏着玩。

  想到之前两次婚礼她都是命在旦夕,一下子思想也成功被带偏,之前日子安宁,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胡思乱想的,现在一提及她之前在婚礼上的状态,她就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处境。

  来这里太久了,慢慢融入了这里的世界,都快忘了自己是来自现代的人,从被猗景瑞抓了之后,她就一直没有时间和精力在去折腾留意可以回现代的任何信息。

  后来回到南楚也是事情一大堆,现在稍微心思安定了些,完全沉浸在相夫教子的乐趣里,忘了自己的初心。

  现在回想起来,每次自己遇险到性命垂危的时候,都会零零散散地梦回到现代,还能听到养父和别人交谈的声音。

  虽然思想混沌,但多次下来,她已经肯定,那一刻,她是真真切切听到了养父和医生的交谈,且模模糊糊看到了他们的背影的。

  就是自己的眼皮一直沉重得像上面被压上了一层水泥般,睁都睁不开,四肢僵硬得像被牢牢绑在床上动弹不得,连咽口水都觉得费劲儿,更不说可以说话。

  至今为止,她也遇到了很多次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总结下来,她脑子里害怕地闪过一个念头,估计在这个世界真正死去,才能彻底在另一个世界活下来,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想到此,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就泄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现在已经舍不得离开了,有牵挂了。

  百里尊见一提到之前他们的事情她就不太开心,担忧地看着她,小声问道,“丫头,可是哪里不舒服?”。

  一有心事,人总是容易魂不守舍的,且会将负能量传染给身边的人。

  百里尊就算了,是她最亲密的人,可在小云朵的面前不能这样,毕竟小家伙还太小,什么都不知道,自然是不能让自己不好的情绪影响到他,要给他一个很正面很有正能量的一个教育。

  所以,她想现在尽快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让百里尊开解了,免得明天还闷闷不乐的,又要陪小云朵,怕把不好的情绪给到他,对他影响不好,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发现,每次性命攸关之际,都能接触到我之前的世界,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我想回去,但是我舍不得你和孩子!”。

  百里尊闻言蹙眉,今天要是她不说,他都早忘了以前南宫弄阳和他说过,她来自一个很遥远的世界,那个地方没有战争,没有杀戮,人人生而平等,是民主社会,不像他们这里是君权社会。

  现在一听到她说知道怎么回去了,他心里狠狠颤了一下,生怕人真的不见了,箍紧自己手臂上的力道,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她栓牢一些,害怕地问,“怎么回去?”。

  在她身上,又一次体会到很深刻的害怕,就像之前她被抓走的那几年,自己寻遍千山万水皆不获,都以为就要这样寻找一辈子,好在后来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可现在一听到她说找到回家的路了,他怎能不紧张,她要是回去了,他和孩子怎么办?可若是自己和孩子跟着她一起回去,那他的父母怎么办?

  他也是第一次即将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从小就缺少的父爱母爱,他渴望了这么多年,打算回家后,一辈子都不出来了,好好侍奉双亲,陪伴妻儿,安度晚生便罢。

  在外这么多年,也实在是看了很多了,也懂了很多,彻底明白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了。

  南宫弄阳看到他眼中的惧意,一下子鼻酸,两个世界都有牵挂,她也很矛盾,她的选择困难症又犯了,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才好,两边都是她的家人呀。

  (未完待续)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