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554章 三国太子夜会

第554章 三国太子夜会

  完全没意识到南宫弄阳对自己不满的百里尊,早已经在天崤太子府待了许久。

  猗景瑞大半夜还在拼命苦干,批阅奏折,莫名其妙迎来了不速之客。

  这事儿还要从凌晨寅时开始说起。

  以要和墨宜峰喝酒畅谈的百里尊,和参加酒宴的大家一起嗨到后半夜,见大家酒量都不如他,喝趴下了,就拉着墨宜峰坐小船离开上岸挑事儿去了。

  墨宜峰之前就计划去天崤皇宫捣乱一通,然后从天崤后方直接潜往两国交战的战场。

  只是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让天崤的政治首脑们知道他在天崤,不然被抓了那就不好了。

  战场上,兵不可一日无帅,更不可让敌方抓了去,不然本就焦灼难分剩负的战场,有一方会出现致命的倾斜,像天平的两端,突然有一大块石头砸在了另一方上面,稳赢了,这叫老天爷都赏饭吃。

  所以墨宜峰这一路上,比猗景瑞真正的仇家百里尊准备得还充分,和好友一起去打架是很刺激的,但权衡利弊,只能别人受伤,他可是一根头发丝都不能少的。

  偌大又混乱的北疆国还等着他去平息内乱,整个天下也等着他君临呢。

  在目标还没有完成之前,务必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这是墨宜峰参架的原则。

  所以,只能变身一根搅屎棍,借着百里尊要报仇的由头,在背后使阴招。

  本来不耍阴招,就已经是一个很难搞的对手了,要是在耍阴招,以和百里尊几乎同级的智商,这天下,还真没几个人招架得了。

  百里尊之前是没打算带墨宜峰一起的,听到墨宜峰说要和自己一起去,他就明白他想干嘛了。

  但后面想了想,这些年,妻儿受的罪,和他心里的怨,只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猗景瑞揍一顿,那好像得罪他的代价太轻了些,怕人家记不住教训。

  所以,看到墨宜峰很乐意化身搅屎棍跟着自己去搅乱天崤国的朝纲,也就笑着应允了。

  确实,他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去经历一些好玩到终身难忘的事儿了,大家都成家立室了,不再像年少时期那样,可以时常有时间一起玩,惬意到有时间无聊地随意打发这样的,不需要分秒必争地珍惜时间。

  两个别国的太子,就这样带着目的来找天崤太子。

  墨宜峰果然是个打架的好帮手,功课比百里尊做得足,百里尊是想着来了再说,见机行事即可,毕竟闯皇宫这样的小事,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简单。

  而墨宜峰呢,本着自己一根头发丝都不能受损的初衷,连猗景瑞每天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身边都有哪些人伺候,这些伺候他的人性格,实力如何等,全搞清楚了,准备工作比猗景瑞的冤大头百里尊还认真呢。

  遂,半夜三更的,墨宜峰的人就把太子府的所有活物放倒了,还想在人家身上补一刀的,被百里尊制止了,拉着墨宜峰提着灯笼,大摇大摆地按照墨宜峰弄来的地图走进仇人的家。

  一路上慢悠悠地欣赏着猗景瑞的品味,还会简单点评一下装修,花艺,亭台水榭的图案等。

  就像是大佬去买房,对不和他格调的房子评头论足一番,悠闲得像在自家家里的后花园散步,报仇简直不要太轻松。

  墨宜峰刚开始还提醒他,“哥们儿,我们是来干坏事儿的!”。

  百里尊依然悠哉悠哉地安抚他不急,慢慢欣赏,毕竟两人凌晨同行散步,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下来都是很难得的呢。

  墨宜峰想着也是,感觉和百里尊干什么事情体验都很特别,也就跟着惬意地享受了起来。

  当他们走到猗景瑞的房间门口时,整个太子府只有他这一间房还有灯光再亮了。

  猗景瑞也是个很喜欢工作的工作狂,可惜了,这么认真搞事业的人,他们也玩不到一起去。

  墨宜峰嘀咕了一句,“我刚刚叫下属留意,别把他迷晕了的,不然揍起来不好玩,也不知道他有没晕呢?”。

  百里尊完全忽略了墨宜峰的问题,一脚就踹开了猗景瑞的房门,大跨步走了进去。

  墨宜峰见状哈哈大笑,乐道,“也对,直接进去看不就晓得晕没晕了嘛!尊啊,要不要蒙面?都到人家房间里啦!”。

  百里尊还没来得及回话,瞬间就有密密麻麻不下五十枚的暗器朝他们扑面射来。

  百里尊微微一侧身想一脚把墨宜峰踹到安全的地方,墨宜峰已经自己闪开了。

  两人刚刚还并排站在一起的,瞬间就离了两丈距离左右,偷袭他们的暗器全都悉数躲开,非常符合墨宜峰的要求,一根头发丝都没伤到。

  三国太子终于成功夜会!

  墨宜峰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袂,朝百里尊走去,乐颠颠地随意说了两句,“果然没晕!这才好玩嘛!……猗景瑞,你可认得我吗?”。

  墨宜峰好像深怕猗景瑞日后想报仇找不到人一样,傲娇地询问猗景瑞是否知晓来人是谁!

  猗景瑞手上早已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配剑,随时可应敌,大半夜在家里办公被打扰,心情也是差到爆,瞬间降至冰点。

  听完墨宜峰的挑衅之后,不慌不忙地向他们投去杀人鞭尸般的目光,咬牙切齿地道,

  “百里尊,墨宜峰,大半夜叨扰本太子,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不如,让今日变成你们明年的忌日,本太子送你们一程!”。

  百里尊听完挑了挑眉浅笑了一下,伸手拖了张椅子就大大咧咧地坐了上去,这才嚣张地抬头斜视,用儿子的语式发言,“猗景瑞,你可知错?”。

  若是换做以前,还未为人父之时,他对不喜欢的人说话是没有这么客气的,句句毒舌,刀刀见血。

  小云朵的出现,对他的影响很大,哪怕对自己最讨厌的人和事,也温柔耐心了许多。

  不然刚刚直接进门做客,被主人用暗器招待,他肯定先给人家两脚,让人家动弹不得趴在自己的脚边,老老实实地与自己交流了。

  墨宜峰见百里尊悠闲着呢,很提高自己的身份档次,瞬间也照葫芦画瓢,一屁股坐到了百里尊侧边的桌子上,也是一派闲适壮。

  两人好似摆好姿势准备拍帅帅写真的模特,墨宜峰嬉皮笑脸地打趣,“哟哟,我好怕怕哦,尊,你一会儿可得保护我!”

  猗景瑞见自己都是备战状态,随时蓄势待发的,这两个人居然比他这个主人还主人,气得肺都要炸了。

  (未完待续)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